回到首页>>

 

只谈风月

文/骆飞

    中国有座泰山,君临天下,登者如云。倘若你去过泰山,定然有颇多感触。然而,有一处景致,不知留意否?在万仙楼北盘路西侧石壁上刻着“ 二”二字。这两个朱红大字,连在一起组成词,真让人猛然不知所解。有心人驻足于此,慢慢琢磨,终于曲径通幽,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个字谜,取繁体“风月”两字的字心组成,谜底是“风月无边”。探得谜底者,无不拍案叫绝。说泰山风光优美雄奇者多矣。有称“五岳之长”、“五岳独尊”的;有赞“高矣,极矣,大矣,特矣,壮矣,赫矣,骇矣,惑矣”的;有曰“凭崖望八极,目尽长空间”的;有云“会当凌绝顶,一揽众山小”的……以上所言者,均非等闲之辈,其中有权倾一时的皇帝,也有名誉九州的诗人,可我以为,这出自济南名士刘廷桂的“ 二”最特别。
    风月,有风有月,泛指景色。可要说起风月,那真是很难一语道尽的。清风朗月是风月,晓风残月也是风月;风花雪月是风月,风情月语也是风月。若将其中一点掰开来说,又得很费些笔墨口舌。陆放翁“传呼快马迎新月,却上轻舆趁晚凉”是当时地方官的“风月”。“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是朱自清“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的知识分子的“风月”。有这样一位大诗人,他躺在草芽铺满的坡地上,仰望苍穹,忽然觉得“说不定躺着躺着,就能灵魂出窍”,这不也是一种“风月”?至于“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那无疑更是风月之说了。
    至于大自然之风之月,那更有无穷奥妙。风刀霜剑边关月,我曾领略过。月黑风高夜,那是许多人闻之悚然的。“月光有一种神秘的引力。她能使海波咆哮,她能使悲绪生潮。”徐志摩的感受又与众不同。这种感受可能与他小时候的记忆有关。他曾回忆说:“我小的时候,每于中秋节,呆坐在楼窗外等看‘月华’。若然天上有云雾缭绕,我就替‘亮晶晶的月亮’担忧。若然见了鱼鳞似的云彩,我的小心就欣欣怡悦,默祷着月儿快些开花,因为我常听人说只要有‘瓦楞’,就有月华……”。难怪他身处异国时会挥笔写下“秋月呀!谁禁得起银指尖儿浪漫地搔爬呵!”这可能有点雅了。
    在民间,流传较广的关于风关于月的故事也俯拾皆是。口语中用得最多的又有点“文化味”的一句要数苏轼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了,寥寥十字,无限深情。还有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和“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也意境深远;还有李煜的“花月正春风”;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欧阳修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特别值得一说的是,白居易的《春江花月夜》,则完全将“月”艺术化、拟人化、情绪化了。借月光统摄群象,铺展开一幅春江花月夜的水墨长卷,画意、诗情、哲理、人生,交融并汇,牵魂动魄。总之,以月寄情,托月传情,不一而足。
    风也值得注意么?是的!风,无形无色,但可感可知。风“随处飘然而来,随处飘然而去。不详之初起,不知其终结,萧萧而过,令人肠断。风是已逝人生的声音。‘人’不知风打哪里来,又向哪里去,闻其声而伤悲。”风是温柔可人却又暴烈凶猛的怪物。它将宇宙间生命物体的好与坏集于一身并毫不犹豫地发展到极致。大自然的每一个生命都在风中,或受风的爱抚呵护,或被风拷打摧残,或与风一起飞舞歌唱,或借助风狐假虎威,风会让美的更美丽,风也会使恶的更狰狞。《庄子》(逍遥游)篇有“夫列子御风而行,冷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其实,御风而行,是许多人的梦。在现实生活中,风无处不在,且影响万物。透过风,你能看到生命的顽强和脆弱,你能感受万物的收束和张扬。风中芦苇,像飘逸的金发,狂放不羁;玉树临风,如勇士傲然,矜持有度。你竭力从万物中捕风,于是,你看到了树,你看到了草,看到了流水,看到了飞沙。风就这样造就了动人的景。
    风尚且如此,月尚且如此,更何况,风月又不只是风和月而已。
    风月无边,精准绝妙。欲言无语,叹为观止。
    风月无边,风光无限!由此我想到风光摄影。
    风光是大自然的杰作。歌德说:“自然,她环绕着我们,把我们拥抱在她的怀里,我们既离不开她,又无力更接近她。当我们并未请求她,也未命令她,她却带着我们不停地跳舞而且舞步如飞,直到把我们弄得精疲力竭,倒在她的怀里为止。”“自然只存在于她的儿女身上,但这位母亲究竟在哪里呢?她是举世无双的艺术家——她用最简单的材料造出了一个大千世界,真正是无斧凿痕,美奂美仑,巧夺天工,且霓裳羽衣,袅袅轻装。她的每一件作品都体现出她自己的本质;她的每一个造型均独具一格,可是把她的所有造型结合起来也一体天成。”优秀的风景摄影又何尝不是如此!
    风景摄影,或曰风光摄影,来自大自然,是大自然对摄影家疯狂舞蹈的奖赏,它是有形的,却永远是无边的。所有人都在她之中,而她又在所有人之中。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自然没有语言,也没有文字,但是她创造了能够感受和说话的舌头和心灵,还有认读和记录的“第三只眼睛”。
当你睁开“第三只眼睛”注意地球,便会发现,地球每年围绕太阳旋转一周,但这种旋转是倾斜的,正是这种倾斜形成了四季。当你用“第三只眼睛”聚焦四季,又会发现,四季多彩,美不胜收。我欲因之说风月,远山近水皆有情。
不是吗?一代诗圣李白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你是否也在某处见过这等有性有灵、独解风情之月?“张三影”说:“云破月来花弄影”,皎月破云而出,无数根情丝撒下,就像无数双手拨弄花枝,花影婆娑,让人如醉如痴。你恐怕也在某时体会过这有情有意有眼有手更有心的“月”吧?一处景致,一个元素,在特定的时间、空间,用独特的方式去触摸,去感受,一定会“心有灵犀一点通”,听出奇妙,看出门道,悟出深奥,说出美好。尽管如此,我们定格的图像,也还只是或者说只仅仅是捕风捉月、追光逐影而已。大自然奥秘无穷,取之于自然的风景不尽。
    “大自然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拜自然为师,换一种心情看风月,找一种角度读风月,站一种高度说风月,用一种超然拥抱风月,我们就一定会有大智慧,会有新发现,会有好收成。

 

版权 中国摄影家协会 (英文缩写:CPA) 经营:英富世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和链接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C)China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ICP备案号:京ICP备06003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