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风月》亦无边
——骆飞谈李建惠《风月》画册


本网记者 丁秀娟

    8月,《风月》出版。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骆飞主笔,以一篇《只谈风月》为之开篇;又以《春,萌动的精彩》、《夏,热烈的魅力》、《秋,成熟的美丽》、《冬,含蓄的神奇》引领以四季为线索串联起来的图片。优美的散文与精彩的图片看似毫无关联,实则互相映衬,相得益彰。而图片说明,却只是短短几个字,只提供了拍摄的时间和地点。全书也只有在版权页上才能看到“作者:李建惠”的字样。全不似通常所见的冠以作者名的 “某某摄影作品集”那般浓墨重彩。它淡淡的,就走进了你的眼帘,甚至俘获了你的心……

    本想请《风月》作者李建惠先生讲一讲精彩图片背后的故事,未能如愿。幸而,曾与该书主笔骆飞先生有一面之缘;更幸,骆飞先生欣然接受采访,并畅谈对《风月》作者李建惠的摄影和《风月》画册的印象及看法。

CPAnet:看到这本画册之后,我也了解到您为不少的画册做过序或者说写过文章,这次《风月》出版,您更是一写就是五篇美文。能谈谈您这次为《风月》撰文的感受吗?或者说您觉得《风月》与其他画册相比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或者是不足之处。

骆飞:建惠的摄影作品,以前经常看。但是集中地看他的风光摄影作品这是第一次,看后确实为之一惊。我之所以决定给他写文章,并且用诗歌段落来介绍他这部作品,是出于很早就有过的一个考虑。就是我认为,中国的摄影要发展需要大家在一个问题上加以注意。这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文化的基础。我们中国的摄影缺少文化的感觉、缺少文化的意识,所以使得我们的风光摄影一直停留在技术的层面上。大家重复来重复去,猎奇、探险……跟摄影搅在一起,使我们的风光摄影给大家一种感觉,就是你到了那个地方就可以拍到照片,你有好相机就能拍到好照片,这种误解、这种错觉影响了中国摄影的发展。那么之所以我要推出建惠这些作品,就是我觉得真正的风光摄影应该像李建惠这些作品这样。

    我曾经主编过很多摄影画册,我也曾经写过很多的序言,包括给他们写里面的文章,也是有过的。但是这次我是带着感情来写的,发自内心的在写的。你可能也看了这个画册,我没有廉价的吹捧,不像通常的画册那样写一个序或者写一段文章来“吹捧”一下摄影者,没有。我们在用文字和摄影来共同研究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风光摄影向何处去?它本来的面貌应该是怎样的?它的本体的特征应该是怎么样的?怎么样拿出具有深刻文化底蕴的作品给大家来看,给大家欣赏和解读?

    所以后来我看了建惠的作品以后就有几个印象非常强烈。我觉得正好吻合了我原来的想法。第一点,他这些作品不是捕风捉影,不是见什么去拍什么,他是体现了摄影者很深的思考,带着摄影家的非常饱满的情感,所以他就不一样。所以我用了一句话,就是“他在对话”,他用他的镜头在跟大自然对话。他在交谈。他不是故弄玄虚,他也不来依图说文;他是很平等的跟自然在对话,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他在跟它们交谈;在解读自然中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的过程当中,他在理解自然。这里有很多作品,你可能都看过。我觉得他跟以前的风光摄影有很大的不同。我也写过很多风光摄影家的评论,其中也不乏大家。但是如此集中的,围绕一个很朴素的问题,来这么长时间的集中的来拍摄它,李建惠应该说是非常有特点的。特点在哪呢?先从这个画册的题目里,你就可以理解了摄影者的心态。 “只谈风月”,把风光摄影聚焦在风月这两个字,本身他就是有很多想法的,他不是故弄玄虚地说我搞大风光,搞名家摄影,而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摄影者对自然的非常非常真诚的一种表现。这种态度、心态非常好。那么最重要的,建惠是有很深的文化功底的。他对中国古典的文化有很深的学习和研究,特别是古诗词,他能脱口背出很多来,不仅仅是背出来,他理解了它,他怀着自己的情感去理解,他又把他的情感借助于这些美好的诗句拿到自然当中来找它们的对位,找他们沟通的桥梁。虽然这些作品没有一个标题,所有的作品没有标题,但是你可以读出标题,你可以读出一首诗,你可以读出一片情。第二点,我觉得他有他的不可重复性。他的很多摄影作品,用句最时髦的话,是原生态的。我们有很多摄影作品,是可以抄来抄去的,你这样拍他也这样拍,你今天这样拍过了,明天他去拍,同样也可以拍这样的。特别是我,看到很多这样的东西。那么为什么是这样的情况呢?就是头脑里有一个框框,并按照这样一个框架来复制作品、制造作品,那么我们的作品就变成了产品。所以就失去了摄影艺术的本身的魅力。

 
 
[1][2][3][4][5][6][7][8][9]
 

版权 中国摄影家协会 (英文缩写:CPA) 经营:英富世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和链接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C)China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ICP备案号:京ICP备06003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