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战车致敬(中)

 


被泥沙掩埋的战车

     “离开大庆,第一站到达伊春。那里的大平台冰天雪地,和可可西里的自然条件部分相似。改装的战车刚刚上路,需要冰雪的磨合和考验。两天的时间,战车在冰雪里摸爬滚打,但还是咬牙挺过去了。

     走过冰雪,战车继续踏上了征程。

     从大庆到昆仑山口,那是中国版图的两极——大东北和大西北。海拔也从140多米骤然飙升到4767米。一年的生活、拍摄和采访,需要的东西太多了 。这些重负都压在了战车的身上,再加上改装后增加的重量,战车足足增加了1吨的重量。前路漫漫,战车还是任劳任怨。走过长安大街、翻越黄土高坡、观壶口、跨边塞……3月底,战车已“西出阳关无故人”。

     车过日月山时,感慨万千。这个海拔只有三千多米的青色山梁虽然阻隔了长安和拉萨,但却隆升了一位女子的人生高度。

     大唐时期,藏王松赞干布派了使者向唐王求婚,唐王为搞好民族关系和沟通汉藏,决定将小女儿文成公主下嫁到西藏。公主上马离开京城时,唐王和王后将一面宝镜给了她,说:“儿啊!你这一走就是关山万里。这镜子叫日月宝镜,你若是想家了就照照,从镜子里就会看到你的爹娘了。”
上路的文成公主向西日夜兼程一直走到了青海湖。公主看到湖水已经干涸,成群的牛羊因为断水缺草倒在地上,心情十分焦急。她找到了一条大河,让宝镜帮忙造个山,挡住河水再流向青海湖。镜子说:“可以!可是造了山,你就再也看不到长安,看不到你的爹娘啦!” 。两难的文成公主想到要为这儿的人民造福还是毅然把镜子朝地上一竖。刹那间,银光闪耀,雷声轰鸣,一座挺拔、峻峭的大山,在青海湖畔竖了起来,就是现在的日月山。那条东流的大河,立刻掉转头来成了倒淌河,河水滔滔不绝流进了青海湖。宝镜拯救了所有的即将枯萎的生命,也让文成公主的爱心永远留在了这里。

     1356个年头过去了,晚报的战车又踏着文成公主的足迹。为了从青海湖畔已经消失了的藏羚羊。

     在海拔3520米的日月山口,我为文成公主、也为远行的战车扬起了心的风马。

     猎猎风中,五颜六色的风马飘向天空。那可是269万大庆人的拳拳爱心?

     沿着文成公主的心路,战车继续西行。因为海拔不断攀升,氧气的含量急剧下降,战车越来越慢,总是疲惫不堪、有气无力的样子。出发时,哈医大第五附属医院赠送了两瓶医用液态氧,为的是在高原出现不良反应时吸氧自救。人需要氧气呼吸,车需要氧气燃烧。没办法的办法就是在汽车的发动机进气管处引出一个小管,再导进驾驶室,然后接通液态氧。当海拔超过3000米时就打开氧气瓶人为给车吸氧。战车大口大口的呼吸充足的氧气,又恢复了往日的雄风。

     可可西里300个艰难岁月,战车贪婪的吸了14罐氧气。后来我把这一经验告诉很多前往青藏高原的司机朋友。大家都说我“太有才了”,应该申请专利!申请时就这样填写:项目,高原汽车吸氧;发明人,晚报记者。

     2006年4月1日,战车终于到达昆仑山口。

     昆仑山口位于青海西南部,是青藏公路、青藏铁路上的一大关隘,因山谷隘口而得名,亦称“昆仑山垭口”,海拔4767米。山口地势高耸,气候寒冷潮湿,空气稀薄,生态环境独特,自然景色壮观。这里群山连绵起伏,雪峰突兀林立,草原草甸广袤。“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山口雄踞着巨大的昆仑山石,旁边是高原骄子藏羚羊的雕塑,因为这里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东南的门户了。为保护藏羚羊而捐躯的藏族优秀儿子杰桑·索南达杰纪念碑也屹立在巍巍山口。

     这一夜,我将和我的战车一起挑战高原上最大的敌人——高原反应。

 

本站简介 | 联系我们
业务合作请联络:cooperate@cpanet.cn 或 010-65134004
版权 中国摄影家协会 (英文缩写:CPA)  经营:英富世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和链接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C)China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最佳浏览方式: IE4.0或更高版本 1024×768增强色 小字体】
本站ICP备案号:京ICP备06003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