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圣地(

 


    满怀信心的回到格尔木,又满怀信心的寻找管理局。因为这里是中国藏羚羊保护事业的大本营。

    格尔木本来就是个大屯子,五块钱打个出租可以游遍全城,但找到管理局还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找到管理局的大门时,心凉了半截: 这个多少回梦里依稀的地方,这个令多少人向往的地方,这个让多少盗猎分子心惊胆寒的地方竟然这般模样!黑黑的笨笨的木头大门紧紧的关着,看门的老头一脸的警惕。当听说是大庆晚报的志愿者时才吱吱打开大门。

    走进办公室的一刹那,书记才达一脸的惊讶。前段时间他们就听说有两个大庆晚报的志愿者要来,但左等右盼就是不见人影。后来大家的一致说法是:肯定走了。因为到达这里的记者很多,有淘金的有玩新鲜的但没有玩命的。一旦有点头疼脑热之类就立马走人。所以对他们来说没见面的记者比见面的还多。

    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书记大哥非常高兴。高兴的还有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刘忠,他是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人虽年轻,但已经是一个很资格的老可可西里了。书记是很开明的藏族人,曾经是曲麻莱县的父母官。后来组建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时他主动请战当了书记,他说他愿意和藏羚羊打交道。那还是1998年的事。当时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字虽然亮亮堂堂,但条件却实在寒酸。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没有车辆,也没有森林公安队伍,整个一个“三无”组织,被戏称为“叫化子军”。20多名反盗猎队员当时就挤在租来的两间破房子里。但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支官方的正规的反盗猎组织。

    走马上任的才嘎局长带领队员们于当年的2月租车借枪组织了第一次大规模巡山,向日益猖獗的盗猎分子打响了第一枪。

    1999年3月,为扼守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北大门,严惩盗卖、运输藏羚羊皮等高原珍稀野生动物产品的违法犯罪活动,同时为主力巡山队提供有力快捷的援助和接应,可可西里管理局在经费严重紧张的情况下“搭”起了“无人区”里第一个帐篷保护站--不冻泉保护站。全体保护人员自己掏腰包购置了必需的工作、生活用品。帐篷保护站夏季阴冷潮湿,冬季寒风刺骨。年轻的反盗猎队员们硬是在这种极为恶劣的环境下,坚持开展藏羚羊等野生动物保护工作。长期的高寒缺氧、孤独寂寞和风餐露宿的生活,使队员们个个都患上了高原中和症。关节炎、胃病、雪盲、咳喘等高原综合症困扰着每个队员。尼马精明强干,是守护可可西里的老队员了。我们一同征战卓乃湖时,几次陷车。挖车时他总用绳子死死勒住自己的腰眼儿,他说这样可以减轻胃痛。而管理局的50多名队员中,从局长到小兵,那一个没遭受过和正在遭受着病痛的折磨?

    坚持就是胜利。可可西里管理局在当地政府的支持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逐步建成一支组织规范、配备较好、素质较高的反盗猎阵容。目前,管理局共有反盗猎队员58名,其中森林公安民警13名。反盗猎队员巡山车辆8辆,宣传车1辆,并拥有较为先进的通讯设备。较好的配备增强了反盗猎队伍的战斗力和机动灵活性,有力地打击了盗猎分子的违法犯罪活动。

    目前可可西里管理局在保护区内已建成不冻泉、索南达杰、五道梁、二道沟和桌乃湖5个保护站。这些保护站海拔都在4600米以上。不冻泉保护站于2002年年底建起数字卫星站,使可可西里“无人区”首次拥有了数字信息;同时各保护站还建起卫星电视地面接收系统,结束了可可西里看不到电视、没有文化生活的历史。

    尽管如此,各保护站的生活、工作环境依然十分艰苦。十个月的采访我在每个保护站都停留过。住进索南达杰保护站的一个房间时,冷得让我牙都打颤。当天夜里,室外温度是零下28度,而屋里的温度是零下22度。难怪藏羚羊之父夏勒博士管这里叫“冰窖”。青菜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大难题。最近的保护站距离格尔木也要200多公里,这就意味着即使是吃一根青菜也得到200多公里以外去购买,比种菜快不了多少。再加上没时间没方便车去购买,所以十天半月吃不到一根儿青菜是常有的事。每个保护站都有一台战旗吉普车,好像都是南征北战时期淘汰的,两天不坏三天早早的。都是巡山用车,但每月的供油比产油还紧张。害得管理站的站长们厚着脸皮到处要油。这对一个康巴汉子来说也够没面子了。

   这些困难都是小菜一碟了,因为和“巡山”没法比。

本站简介 | 联系我们
业务合作请联络:cooperate@cpanet.cn 或 010-65134004
版权 中国摄影家协会 (英文缩写:CPA)  经营:英富世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和链接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C)China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最佳浏览方式: IE4.0或更高版本 1024×768增强色 小字体】
本站ICP备案号:京ICP备06003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