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要闻>>

彭怡平,带你参观世界各地“女人的房间”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zhenni      2016-06-13

6月18日至7月17日,台湾著名摄影家、作家彭怡平将带着她的摄影展《女人的房间》来到北京798映画廊。届时,将展出她的54件摄影作品以及21部影片,灵感皆源自彭怡平个人游历世界的真实体验与各国家庭生活的观照。
 
《女人的房间》为彭怡平1993年至2015年间,研究女性与家庭、社会、阶级、种族、历史、宗教、政经、文化之间的关联,并实地走访了五十多个不同的国度,探讨父权政治以及女人当家的空间结构与权力关系的成果展。亦是艺术家为映艺术中心/映画廊量身打造、融合影像文本与互动对话的实验展。
 
展场将规划为四个主题区:以18组三联画呈现《世界女人的房间》,9部纪录片诠释《台湾女人的房间》,同时设置电影区播出艺术家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以及《世界女人的房间纪录片》11部。

二十余年来,彭怡平从事女性主题的研究与创作。作品结合文学、摄影、纪录片、戏剧、装置艺术等不同展演形式。英国小说家吴尔芙于《自己的房间》书中的一段文字,让彭怡平留下深刻的印象:“女性若想要写作,一定要有钱和属于自己的房间。”然而,随着世界行脚的展开和各国文化的探查,彭怡平发现了一个普遍的事实—许多女性终其一生,都无法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有不少人终其一生甚至不曾意识到,拥有自我空间的意义和重要性!
 
彭怡平期望借由本展来反思,“女性”此符号,在社会中的象征意义,以及如何透过“空间”来建构自我形象,解构社会制约?“女人的房间”,不仅是女性权利与自由的象征,也是女性发挥异想的世界。
 
除展览之外,《从Herstory到Heroom谈女史的建立与影像书写》论坛也将于6月19日(星期日)14时在映画廊举行。届时,彭怡平将与观众和嘉宾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互动。


《女人的房间》部分摄影作品:
张姥姥,兵马司胡同居民,80岁,中国,北京,2006年
张姥姥,兵马司胡同居民,80岁,中国,北京,2006年
北京兵马司胡同张姥姥的家里,1970年代的热水瓶、贴着红色春联的木门,墙边木头架彩绘花纹的陶瓷脸盆,带铜锁头的樟木箱子,使张姥姥那一代妇女的生活透过空间的保存而不至于灰飞烟灭。



海尔格女士,女主人,68岁,斯里兰卡甘迪,2016年
在斯里兰卡,她很幸运地找到了传奇女性海尔格夫人。1995年,海尔格夫人继承了由母亲设计的房子,决定用画笔给房子涂上色彩,找回童年时家的感觉。



雅妮丝贝尔,女巫师,35岁,古巴千里达,2011年
刚开始我以为这间大厅便是雅妮丝贝尔行使神奇魔法的祭坛,她却笑着说:“我的房间是通往海神居所的神殿。” 雅妮丝贝尔点点头,却对她如何成为神殿女祭司的事笑而不答。她仅仅告诉我:“这是天意!神指示我成为祂的使者,我只是顺从天命。”



左:维卡·玻罗,娃娃化妆师,58岁,右:凯琳·玻罗,舞蹈老师,56岁,法国巴黎,2015年
维卡与凯琳住在以花园相连的两栋房子里,她们不仅姐妹情深,还拥有同样的嗜好──洋娃娃。自 10 岁起,她们以自学的方式开始制作洋娃娃的衣裳、发型,并为其上妆,她们活在独具一格的世界里,每天与这 些洋娃娃共处一室,对着他们倾诉心语,并日以继夜,以洋娃娃为主角,演绎罗密欧与茱丽叶或乱世佳人等爱情故事,却乐此不疲!



莎韵,织布工艺者,85 岁,台湾,泰雅族金岳部落,2015年
以泰雅族金岳部落最后一位娴熟织布技艺的 80 多岁的阿嬷,有着家喻户晓的名字莎韵,她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告 诉我们自日据时代至今,居住空间如何因政权的更迭而改变,也牵动着族群的兴衰与家族的记忆。

 

叶安娜,画家,53岁,古巴卡马圭,2011年
在这幅作品里,我让叶安娜穿上大卫像的围裙,却表现出玛丽莲梦露千娇百媚的姿态,表现在她女性的外表下,有着男人一样的意志与生猛的活力,并以她放置在切菜板上的四季豆做为新娘捧花,置身在这个她一手打造的厨房里,完成这张厨房剧场摄影。



伴户千雅子,花岚舞踏的舞者,38岁,日本大阪,2006年
38岁的千雅子是花岚舞踏的舞者,现在在残障中心当老师、教盲者舞蹈。千雅子对于童年时光的恋恋不舍不仅表现在她对日本人形的喜爱上,也表现在她的收藏品与嗜好。她拉开古董衣柜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套套以宣纸仔细包裹好的日本和服,每一件都是京都、东京着名的和服师傅精雕细琢的手工艺术品,不 仅价格不菲,与和服搭配的配饰如宽腰带、细腰带、背枕也一应俱全。



右:法蒂梅,护士,27岁。左:艾菈,经理,26岁。伊朗亚兹德,2014年
法蒂梅是一位十分虔诚的信徒,最重要的人生心愿之一是到麦加朝圣。六年前,她终于如愿以偿,回家后,舅舅送给她一只花圈表达他的敬意,这只花圈被当成重要的物品悬挂在墙上。现在的她,一心一意只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艾菈自电脑桌墙壁旁凹进去的那块平台上搬来这只花瓶,难掩得意地告诉我:“你瞧!这花瓶上的画是我的作品,上面的照片是我弟弟。这个漂亮的金框就是出自我的设计。因为花瓶实用,这件作品才得以被保留下来。”




展览作者简介:


 
彭怡平,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法国巴黎第一大学造型艺术所电影电视系博士,专攻剧本、纪录片拍摄与电影艺术的研究。并从事跨领域的艺术创作,兼具艺术家、摄影家、作家、策展人、纪录片导演等多重身份。

个人网站:www.pongyiping.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