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头条>>

文艺界代表委员热议“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

来源:中国艺术报       责编:怡梦 丁薇 张成      2016-03-10

文艺界代表委员热议“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
文艺事业要为国家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连日来,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在审查和讨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中碰撞出许多思想火花,大家结合自身文化视野与艺术实践,围绕“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等议题积极履职、提出了诸多意见和建议。
  “规划纲要草案把文化放在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这一条里,结合政府工作报告来看,我认为其中有一个核心,就是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凝聚人心,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核心非常重要,是真正的文化担当。”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文联主席许江表示。关于具体的工作,许江注意到规划纲要草案提到了几个重要的事业,“比如哲学和社会科学创新工程,国家对哲学社会科学历年都有相关表述,这里用到了‘创新’,虽然只有两个字,但非常重要。”许江说,“各文化艺术门类这些年都有了中国人自己的理论,像美术,我们强调视觉文化的东方学,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都以中国实践的特色融合中西内涵,这些新的内容应该在哲学社会科学的总结中有所体现,要在各个领域形成理论创新。”科学家为国家提供智力支持,文化人、艺术家也一样,许江认为,文化艺术是一种独特的“智性”方式,之所以把中国人看成中国人,是因为中国人有独特的生活方式、东方智慧,“智性”的培养至关重要。规划纲要草案中提到“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打造网络文化”,也令许江十分关注:“我多年前提过这样的建议:全球视野与本土关怀融合,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严肃的人文关怀与时尚潮流融合,这曾经是一个学术提法,如今纳入规划纲要草案,值得我们重视和关注。”
  规划纲要草案中强调要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其中共享的发展理念,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副主席施大畏深有感触:“文艺工作者要把自己的东西共享给别人,要把精神共享提到重要的位置,要把感情上真诚的爱和文化结合在一起,文化作品才能有温度。艺术家的中国梦要放在国际视野下来思考,要有文化自信,艺术创作要靠情怀来支撑,要有对生命的敬畏,才能创作出好作品。”
  规划纲要草案中提到实施重大文化工程和文化名家工程,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文联副主席姚晓英结合贵州省的实际情况,认为尤有启发,比如亚鲁王英雄史诗就面临着重大保护难题,作为传承者的三千多苗族“东朗”(苗语,歌师)正在老去,而年轻人正在离开村庄,亟须对其加大保护和挖掘力度。姚晓英说:“在民俗文化保护与乡村城镇化建设的选择中,应当正视乡村扶贫与民俗文化和村民的亲密关系,必须清晰认知民俗文化细胞的作为,用心保护民俗文化,一栋高楼建起来容易,文化空间的破坏却无法挽回。贵州,因为文化多元而贵;乡村,因为文化民俗而美,所以将贵州诸多民族、民俗文化遗产纳入重大文化工程非常有必要。”
  针对规划纲要草案中提到的“拓展文化交流与合作空间,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全国政协委员、书画家吴欢认为,树立中国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向海外讲述中国故事,可以团结海外的文化力量。西方一些国家尊敬的学者、教授中已有不少是中国人,他们有知识、有文化、有话语权,海内外的有识之士应该团结起来,向世界传达有中国特色的正能量。
  规划纲要草案中提出的“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引起艺术教育领域代表委员们的高度关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音协理事蒋婉求表示,我国在普及教育方面从幼教、小学、高中到大学发展是比较平衡的,但在艺术教育方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时代不一样了,人们物质生活有了保障,普通教育覆盖率也比较高了,应该大力发展艺术教育。要从小做起,而不是到了高考,临时学个乐器去应付考试。”蒋婉求认为,这种“急就章”对艺术不够尊重,也导致了很多学生在后来的艺术创作中没有什么创造性。“一位哲学家讲过,音符、文字和数字是开启人类智慧的金钥匙,艺术更多的还是灵魂的闪现,可以提升人的精神面貌,它不是一个工具性的学习对象。”蒋婉求说:“艺术不是孩子升学的敲门砖,而是对一个人灵魂的滋养,有时候还是需要‘指挥棒’来引导,招生的时候不是只看一两项素质就可以的,爱因斯坦是一位小提琴家,很多艺术考生也可以是科学、工程方向的人才,这样综合起来考察才是艺术人才培养之道,目前的艺术教育过于‘专业化’,这种局限性可能会让人掌握单一的技术,成为优质高产的机器,却不是一个丰富完善的人。”
  规划纲要草案对教育的规划概括起来是均衡性、高质量。关于基础教育,全国人大代表、绍兴文理学院院长叶飞帆关注更多的是教育均衡性。他表示,教育的均衡发展是保证教育公平的一种手段,“当今世界,普及基础教育是潮流和趋势,对于我们国家来说,也是建设创新型国家,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根本措施。我们要培养创新人才、增强创新能力,根本在于教育,要从小抓起。”具体到高等教育,叶飞帆关注更多的是高质量,“建设一流大学、一流学科,毫无疑问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一种途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同样也是为了提高质量,因为我们讲质量,就要和需求联系起来,高等学校人才培养只有和社会需求相对接,这个时候谈质量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它的实质也是一种供给侧改革,企业需要这种调整转型,高等教育也需要。”
  “规划纲要草案让我们看到,国家的发展大计是建立在科学的、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正是因为国家在制定发展计划上实事求是、科学规划、细致入微,在世界局势如此动荡的情况下,能够仍然保持稳步持续的发展,这是我们的骄傲。”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协副主席陈维亚说。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孝曾对此表达了认同:“作为公民首先要理解好国家制定出的政策和规划,作为文艺工作者要考虑好如何更好地落实和执行。党中央已经为文艺发展指明了方向,吹响了前进的号角,关键看文艺工作者怎么去做,我觉得首先要自律,从自身做起,尽自己所能,把本职工作做好,把学生教好,把我们自身从事的艺术发扬光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