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人物>>

名家专访|冯建新:摄影,从生活中突围(之一)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责编:zhenni      2016-06-15

——专访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冯建新
 

近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网专访了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冯建新,以他的摄影生涯为原点展开了发散性的对话,在作品之外的冯建新,是我们平日难以看见冰山以下的部分……

从独奏小提琴到乐队指挥再到摄影记者,音乐,到底与摄影之间有着怎样的秘密?
  • 您的小提琴是自学的吗?现在还可以拉曲子吗?音乐是否和摄影有一些内在联系?
冯建新:摄影专访一上来就提小提琴?很好。因为小提琴确实与摄影有关系。我的小提琴是自学的,在文化大革命后期,因为受“学习无用论”的影响,学校都不开课,大家没事干,很多同学都爱上了“文艺”,学习“吹拉弹唱”成为一种风尚。现在跳坝坝舞的很多老年人为什么比年轻人跳得好,我看,主要还是那段岁月练出来的。60年代末的一天,我舅舅送给我一把他拉过的小提琴,在那个年代,买把二胡都难,就别说买一把小提琴了。当然,我如获至宝,每天就在家中的晾台上练了起来,中学一开学就被学校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选中。由于我“根红苗正”,学习又很努力,很顺利地参了军,后来又被部队宣传队选中,由于要排练京剧样板戏《红灯记》全场,我们这些不会五线谱的,分期分批地被部队送往北京中央芭蕾舞团、中国京剧院及天津等地学习音乐基础和乐理配器知识。就这样,我学会了五线谱,从乐队最后一把小提琴进阶到首席小提琴,从独奏小提琴到用五线谱作曲配器,最后成为了一名乐队指挥。没想到,部队裁军,宣传队解散,我被调到机关宣传科改行当上了新闻干事,从此,“写新闻”“拍照片”成为我新的职业至今。
年轻时的冯建新在部队拉小提琴,宣传队解散,却和摄影结了缘
 
你问道现在还可以拉曲子吗?当然。吃到心里的活儿,没问题,只是拉独奏曲拉不完了,拉《梁祝》还能拉一半,天天不练基本功,是谁也不行。
 
说到音乐与摄影的关系,我认为不光有关系,还相当有关系。以我为例,有人说这是“天赋”,搞艺术的要靠天赋。是天赋吗?不完全,应是靠后天的学习和努力才有了我今天摄影的成绩。我认为,音乐应是各艺术门类中最抽象的艺术,你想,哆来咪(duo  lai  mi)几个音符不断地变换,就能叫你听得如痴如醉,以致泪流满面。摄影发展到今天,也被称其为艺术,是因为它也能让你拍的如痴如醉,看的泪流满面。摄影艺术是站在其他艺术巨人的肩上成长起来的,比如音乐的 “旋律”“节奏”“高调”“低调”等语言,摄影不是都在用吗?当然,抽象的情感艺术,摄影比音乐表现的更为直接和形象。比如我的《无名小站》,它虽然获得了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但你能说它不感人吗?如果我要用音乐来表现这个场景,一定是整个乐队骤停的瞬间,一把小提琴独奏的高音飘荡在空中,随后一把大提琴低婉的旋律交错其中……



冯建新至今还保留着中国摄协寄发的作品获奖贺信

军人、新闻人、摄影人,跨界中的变与不变
  • 作为军人出身,转业后您一直从事新闻工作,做了大量而卓有成效的事业,并且摄影这门爱好贯穿始终,是什么让您如此热爱摄影?
冯建新:我这一生,戎马生涯25年,胸前挂着1个二等功、3个三等功勋章,肩上扛着两根杠三颗星的上校秘书处长的肩章回到重庆,在重庆市委宣传部当新闻处长,由于开创的新闻管理8项制度被中宣部肯定并推广,使我成为全市知名的“新闻官”。再后来又到重庆广播电视集团当副总裁、副总台长,主要负责重庆广播电台5个频率、电视台11个频道的新闻报道,电视收视率做到了全国第三。现在还在做着新闻工作者协会常务副主席的工作,被中宣部确定为新闻观理论的4个专家之一,作为全国巡讲专家团团长率队去全国进行巡讲。在30多年的新闻工作中,虽然我的主要工作是新闻,但是我的爱好是摄影,我始终没有放弃对摄影的追求。在部队不说了,因为干的是专业的“随军记者”的工作;到地方后,变为新闻管理,坐办公室的时间多,拍片的时间少。怎样处理好工学矛盾?我的方法是:多看、多思、结合工作现场拍。多看——多看优秀的作品;多思——多思考为什么;结合工作现场拍——当新闻官就要负责重庆市整个新闻媒体的采访和报道,有时还要到现场进行指挥和调度。比如重庆直辖市成立挂牌日的当天,我们就搞了一个全国性的《重庆一日》6.18大型纪实摄影采访活动,我是总指挥,一台135小型胶片相机就随时挂在胸前,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抓住“决定性的瞬间”,我拍摄的《新的里程碑——中国第四个直辖市重庆挂牌瞬间》等一批作品被各大媒体转发。

我认为:摄影是我终生的追求。因为摄影是集美术、音乐、书法、文学等于一身的艺术门类,我也非常爱好美术、音乐、书法和文学,只是都浅尝辄止,于是将我的美术、音乐、书法、文学梦都转移到了摄影上。为此,我的摄影创作方向主要是纪实摄影,其次是观念摄影。我的观念摄影作品,有的被发表,有的被收藏,有的还到国外参加展览等。2009年《中国摄影报》还把我评为“特大胆”年度人物,我的观念作品《纠结——红绿灯》居然以半个版的篇幅上了《中国摄影报》头版。

 
冯建新,留驻胶片时代的军队影像
  • 军旅摄影家都有一些个人特点,您认为部队给您摄影工作留下的烙印是什么样的?
 
冯建新:我还谈不上个人的风格或者特点,我想,这个问题应该留给评论家去界定,但部队的锤炼的确为我的艺术观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比如看问题的角度,吃苦耐劳和细微观察性格的养成。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中,我的一组《和平年代的兵》获得了评委的青睐,也可以说这就是我在部队摄影工作的小结。一位军队的老摄影家看过这组片子后说:“感谢你真实地弥补了军队在那个时代的影像,因为没有”。的确,在那个年代,胶片很珍贵,很多新闻干事拍照片都是为了上稿,上不了稿的片子没有人拍。一位金像奖的评委事后对我说:“当时在现场看到你的这组作品时,让我非常震撼!我也是部队的新闻干事,在那时我就没有拍这些,因为觉得没用,看来还是你的思路要宽些”。学习新闻使我开阔了眼界,眼界的开阔又使我明白了人生。总结部队给我摄影工作留下的烙印就是:今天的历史是昨天的新闻,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

冯建新是军人世家,传承着军人精神,对部队有着特殊的感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