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人物>>

针孔摄影大师 Justin Quinnell 寄语年轻人要玩、别怕旁人的看法

来源:摄影札记       责编:柔石      2016-04-05

国际级针孔摄影大师 Justin Quinnell 早前来港首次举办了公开讲座,他曾有着名作品曝光时间长达半年的「Solargraphs」,也有以口腔作视点的「Mouthpiece」,及最新的诡异作品「Awfullogramme」等。我们早前有幸与他进行简单访谈,有关问答以英语进行,以下为内容翻译︰
 
 
问︰当你在世界各地举行分享会、工作坊时,期望向参加者传递怎样的信息呢?
 
答︰首要的是,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奇妙,是免费让人享受的,而针孔摄影不单让我们有能力去观赏,及捕捉环绕我们的世界,更不用被闪烁着的屏幕,和「更多像素 = 更好生活」的心态所干扰。
 
数千年来,在未有手机 App 之前,就是以一个小孔形成影像,启发了无数的人,只要光线继续直线前进,而人们有时间去发掘发现,这个世界的奇妙依然会继续。
 
 
问︰针孔摄影常常是实验性的,你曾否遇过一些学生,提出天马行空的想法,甚至让你也受到启发?
 
答︰与学生一起工作总是给我很大的启发。我大多数作品都是先以实验开始,最终演化成品的,例如「Awfullogramme」就是一个例子。当我在英国的大学教课,而当地经常下雨,学生会在潮湿的感光纸上印了手指模,那些啤酒罐相机的曝光时间,预计会变得非常漫长,所以决定试试用两支强力闪灯,来照亮主体,并最终成为作品。
 
Edward Jenner 发明了疫苗救了无数人,而我就发明了 Awfullogramme!虽然没甚么值得骄傲,但这作品令不少人会心微笑呢。
 
 
问︰如果年轻摄影师希望投身针孔及艺术摄影,你会有何建议,让他们找到灵感与启发?
 
答︰我会希望他们的摄影方向更为「意外性」和「玩耍」。一般传统 (及商业) 摄影,你需要有个预期结果,然后将之实现出来,但我更倾向不知道结果如何。假若结果如我所想的话,我反而会失望!而且我感觉摄影有太多「悲惨主义」(miserablism),其实完全享受摄影与生活,是绝对可以的。
 
很多针孔摄影师,尤其在互联网面世前已投身的,会尽力实践他们的想法,去达到我们所知针孔摄影的最极限处,而不会担心别人的看法。很多时我会告诉学生,摄影只有两条路︰全情投入,或敷衍了事,而由于我们终有一天会死,全情投入才是唯一选项。
 
 
问︰你觉得商业活动与针孔摄影有合作的空间吗?会有一些个案可供参考吗?
 
答︰虽然过往我有不错的成绩,不过针孔摄影的非商业性,才是其重大的强项,而制作针孔相机,更是特别的部份。Nikon 与 Canon 不会宣传针孔摄影,因为你能够用一个啤酒罐,就造出一部较 Nikon D5 便宜 HKD 60,000 的相机!最近我在设计一种给世界各地学校用的暗箱,能够以最低价格,启发不同的老师与学生。
 
 
问︰你认为数码摄影最终会完全取代传统胶片摄影吗?数码针孔摄影又会否是未来的方案呢?
 
答︰数码摄影越是强势,传统胶片摄影会变得稀有,但亦更显重要。人们很多时忽视了针孔摄影的困难性,因为在啤酒罐里是没有「程序」的,你必须自己学习相机的原理、它如何看事物、曝光了多少,也就是了解光线。而使用数码技术,例如用 DSLR 机身盖做针孔摄影,亦有不同的技术困难。但我并不反对数码摄影,事实上新旧技术的结合,总会带来全新方式来观看世界。(如 Tim Mcmillan, Aberlado Morell)
 
要找到胶片相关物料,是越来越困难,但是已发明的化学技术并不会消失,世上也会有例如 Lomo 等爱好者,让菲林格式保存下来。另一有趣是,数码相机并不像针孔相机那样「不怕烂」!
 
 
问︰在你经过长年累月的针孔摄影钻研下,现在的目标是甚么呢?
 
答︰最近我在撰写给学校老师的教学书籍,题目是「let’s talk about light」;也希望让针孔相机 I-scura 在市场发售,让各地学校也能买来使用。此外,我在四月会于英国举行针孔摄影展览,之后会设计、制作、使用、展览及进食一些「可食用相机」,并希望能不断地在英国不同大学,甚至全球教授针孔摄影。
 
以下为其他幕后照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