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索尼2014世界摄影大赛获奖作品选

来源:译言网   责编:King   2014-03-28

“国家奖”秘鲁头等奖:秘鲁首都利马,一位男子在墓地卖气球。(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Milko Torres Ramirez,)

“国家奖“中国第二名:中国广西容水的斗马。(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Ngai-bun Wong)

公开赛“旅行“头等奖:我的照片“雨中古城”拍摄于中国南方——凤凰古城,表现雨季人们雨中旅行的场景。背后是古老的民宅和桥梁。(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陈力)

“国家奖“波兰头等奖:乌克兰扎克村,村民塔提亚娜与她的爱马。(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Mateusz Baj)

公开赛“建筑类”头等奖:在科隆一座办公楼里面,我走到楼梯底层,立起三脚架,用10-24mm的广角镜头对准楼梯中间位置拍摄。(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Holger Schmidtke)

“国家奖”新加坡第二名:2013年9月,在不丹Bumthang扎西寺庆祝活动中,一位蒙面舞者在非常累人舞后休息,一个男孩试着戴上面具。(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Joyce Le Mesurier)

公开赛“全景项目”头等奖:2013年4月凌晨4点,在南撒丁岛Capo Spartivento灯塔上从南向北拍摄银河系弧状星系合成全景图。(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Ivan Pedretti)

公开赛“全景项目”头等奖:2013年4月凌晨4点,在南撒丁岛Capo Spartivento灯塔上从南向北拍摄银河系弧状星系合成全景图。(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Ivan Pedretti)

“国家奖”北欧第三名:经过一个小时的耐心等待,我抓拍了这张照片。突然之间,天空变成白色,这样的图像出现在我照相机的屏幕上。(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Lise Sundberg)

“环境类”青年头等奖:这张照片拍于达卡的Kawranbazar难民营,那里的人们就住在两条铁轨的两侧,没有火车时,铁轨就成了他们的公用场所。我知道这个地方很有看头。那天,我外出拍摄了整整一天,却没有拍下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回家途中,我突然看到两条铁轨之间一位小姑娘在给孩子喂饭。这一刻,眼前的铁轨告诉我就应该这样构图,我立刻按下快门。(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Turjoy Chowdhury)

.公开赛“自然及野生动物类”头等奖:我从汽车上下来,想在雪中拍张快照。乡间小路很滑。走过冰冷的雪地,我来到这只小马面前,却发现装错了镜头。我走了回去,换上镜头,结果发现离马的距离比我想象的还近。(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Gert van den Bosch)

“国家奖”西班牙头等奖:年轻的穆罕默德•萨拉姆——在前头突出位置——经常坐着铁矿石矿车穿越毛里塔尼亚撒哈拉大沙漠,从zouerat露天赤铁矿中心到在努瓦迪布商业港。这种旅行是十分危险而费劲,但自由的商品运输为萨拉姆和同事们同事提供了谋生的手段。这条被称为“撒哈拉沙漠快车”的铁路在毛里塔尼亚从法国殖民地独立3年后建成,是世界上最长的火车之一。列车长度超过2.5千米,每天从近700千米沙漠深处行到大西洋海岸大约需要17个小时。(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Rafael Gutierrez Garita

“国家奖”德国第三名:在印度Maha Kumbh Mela每12年举行一次的全球最大规模的精神聚会上,朝圣者与信徒走过浮桥。(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Wolfgang Weinhardt)

“国家奖”澳大利亚头等奖:中国广西兴坪附近,黎明刚过漓江上的鸬鹚渔夫。(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Neville Jones)

公开赛“低光模式”头等奖:布加勒斯特图尔达大道41路电车站。晚间,天气越来越糟糕,我还在犹豫该不该用照相机。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场景,行人迎着汽车灯光走在斑马线上。寒风凛冽,飞雪交加。汽车几乎动弹不得,灯光也变得模模糊糊。打伞的女人站来那里,呆的不知如何是好。我拿出相机,照了这张照片,记录了本年的第一场雪。(2014世界摄影奖Vlad Eftenie)

国家奖”阿根廷第三名:阿根廷布利诺斯艾利斯省的Epecue村。1985年发生的一次溃坝事故导致Epecuen咸水湖泛滥,该城被淹没在10深的水下。这个村子再也没有重建。(2014世界摄影奖Doralisa Romero)

“国家奖”法国第三名:瓦努阿图拉他普(Ratap)村萨阿部落的年轻成员们。(2014世界摄影奖Valerie Labadie)

“国家奖”荷兰头等奖:不幸的是,我们再也不会有17世纪那样的冬天了。2013年初,我有幸经历了很短的冬天。我一直想拍一张荷兰旧时风光照片,一直在寻找理想的位置。终于,我在找到了,那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小村子。为了寻找完美的金色光线,我等了好几个小时。我决定找到个较高的位置,便从当地人那里借来梯子,爬到一颗树上。最后一批滑冰者经过时,我觉得画面不错,是滑冰者让这张照片更加完整。(2014世界摄影奖Theo de Witte)

“国家奖”新加坡第三名:与新陈代谢主义者(tMetabolists)和粗野主义者(Brutalists,)建筑设计脉络一样,以前称为富氏综合大楼的黄金地段综合大楼,是新加坡一座新陈代谢风格的大厦,建于1973年。(2014世界摄影奖Daniel Chia)

“国家奖”土耳其第三名:刚从泥浴中出来,就纵身跳入湖中。(2014世界摄影奖Alpay Erdem)

“人物像”青年头等奖:这张照片是我与最好的朋友2013年在中国旅行途中拍摄的。当时我们晚间乘坐火车,在车上一直呆了24小时,时间和空间都受到限制。早上,我很得起来,从卧铺仓走出,希望捕捉在旅行者中可以找到那种气氛。这位小姑娘立刻引起我的注意。不知怎么地,她完美地传递了在众多火车旅行者当中存在气氛感。大家都急切地等待各自的目的地,许多人凭窗望外,看着被火车高速在乡间时所经过的世界,完全浸沉在一闪而过的景色中。(2014世界摄影奖Paulina Metzscher)

24.公开赛“瞬间”项目头等奖:这张照片是在马来西亚彭亨州关丹的一个村子拍摄的。利用自然光,我用高速快门拍摄。((2014世界摄影奖airul Azizi Harun)

“国家奖”香港头等奖:每年7月,肯尼亚都会重演惊心动魄的野生动物大迁徙场面。(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张志雄)

“国家奖”香港第二名:澳门火龙节。(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张志雄)

查看大图

“国家奖”秘鲁头等奖:秘鲁首都利马,一位男子在墓地卖气球。(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Milko Torres Ramirez,)

“国家奖“中国第二名:中国广西容水的斗马。(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Ngai-bun Wong)

公开赛“旅行“头等奖:我的照片“雨中古城”拍摄于中国南方——凤凰古城,表现雨季人们雨中旅行的场景。背后是古老的民宅和桥梁。(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陈力)

“国家奖“波兰头等奖:乌克兰扎克村,村民塔提亚娜与她的爱马。(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Mateusz Baj)

公开赛“建筑类”头等奖:在科隆一座办公楼里面,我走到楼梯底层,立起三脚架,用10-24mm的广角镜头对准楼梯中间位置拍摄。(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Holger Schmidtke)

“国家奖”新加坡第二名:2013年9月,在不丹Bumthang扎西寺庆祝活动中,一位蒙面舞者在非常累人舞后休息,一个男孩试着戴上面具。(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Joyce Le Mesurier)

公开赛“全景项目”头等奖:2013年4月凌晨4点,在南撒丁岛Capo Spartivento灯塔上从南向北拍摄银河系弧状星系合成全景图。(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Ivan Pedretti)

公开赛“全景项目”头等奖:2013年4月凌晨4点,在南撒丁岛Capo Spartivento灯塔上从南向北拍摄银河系弧状星系合成全景图。(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Ivan Pedretti)

“国家奖”北欧第三名:经过一个小时的耐心等待,我抓拍了这张照片。突然之间,天空变成白色,这样的图像出现在我照相机的屏幕上。(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Lise Sundberg)

“环境类”青年头等奖:这张照片拍于达卡的Kawranbazar难民营,那里的人们就住在两条铁轨的两侧,没有火车时,铁轨就成了他们的公用场所。我知道这个地方很有看头。那天,我外出拍摄了整整一天,却没有拍下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回家途中,我突然看到两条铁轨之间一位小姑娘在给孩子喂饭。这一刻,眼前的铁轨告诉我就应该这样构图,我立刻按下快门。(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Turjoy Chowdhury)

.公开赛“自然及野生动物类”头等奖:我从汽车上下来,想在雪中拍张快照。乡间小路很滑。走过冰冷的雪地,我来到这只小马面前,却发现装错了镜头。我走了回去,换上镜头,结果发现离马的距离比我想象的还近。(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Gert van den Bosch)

“国家奖”西班牙头等奖:年轻的穆罕默德•萨拉姆——在前头突出位置——经常坐着铁矿石矿车穿越毛里塔尼亚撒哈拉大沙漠,从zouerat露天赤铁矿中心到在努瓦迪布商业港。这种旅行是十分危险而费劲,但自由的商品运输为萨拉姆和同事们同事提供了谋生的手段。这条被称为“撒哈拉沙漠快车”的铁路在毛里塔尼亚从法国殖民地独立3年后建成,是世界上最长的火车之一。列车长度超过2.5千米,每天从近700千米沙漠深处行到大西洋海岸大约需要17个小时。(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Rafael Gutierrez Garita

“国家奖”德国第三名:在印度Maha Kumbh Mela每12年举行一次的全球最大规模的精神聚会上,朝圣者与信徒走过浮桥。(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Wolfgang Weinhardt)

“国家奖”澳大利亚头等奖:中国广西兴坪附近,黎明刚过漓江上的鸬鹚渔夫。(2014年索尼世界摄影奖Neville Jones)

公开赛“低光模式”头等奖:布加勒斯特图尔达大道41路电车站。晚间,天气越来越糟糕,我还在犹豫该不该用照相机。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场景,行人迎着汽车灯光走在斑马线上。寒风凛冽,飞雪交加。汽车几乎动弹不得,灯光也变得模模糊糊。打伞的女人站来那里,呆的不知如何是好。我拿出相机,照了这张照片,记录了本年的第一场雪。(2014世界摄影奖Vlad Eftenie)

国家奖”阿根廷第三名:阿根廷布利诺斯艾利斯省的Epecue村。1985年发生的一次溃坝事故导致Epecuen咸水湖泛滥,该城被淹没在10深的水下。这个村子再也没有重建。(2014世界摄影奖Doralisa Romero)

“国家奖”法国第三名:瓦努阿图拉他普(Ratap)村萨阿部落的年轻成员们。(2014世界摄影奖Valerie Labadie)

“国家奖”荷兰头等奖:不幸的是,我们再也不会有17世纪那样的冬天了。2013年初,我有幸经历了很短的冬天。我一直想拍一张荷兰旧时风光照片,一直在寻找理想的位置。终于,我在找到了,那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小村子。为了寻找完美的金色光线,我等了好几个小时。我决定找到个较高的位置,便从当地人那里借来梯子,爬到一颗树上。最后一批滑冰者经过时,我觉得画面不错,是滑冰者让这张照片更加完整。(2014世界摄影奖Theo de Witte)

“国家奖”新加坡第三名:与新陈代谢主义者(tMetabolists)和粗野主义者(Brutalists,)建筑设计脉络一样,以前称为富氏综合大楼的黄金地段综合大楼,是新加坡一座新陈代谢风格的大厦,建于1973年。(2014世界摄影奖Daniel Chia)

“国家奖”土耳其第三名:刚从泥浴中出来,就纵身跳入湖中。(2014世界摄影奖Alpay Erdem)

“人物像”青年头等奖:这张照片是我与最好的朋友2013年在中国旅行途中拍摄的。当时我们晚间乘坐火车,在车上一直呆了24小时,时间和空间都受到限制。早上,我很得起来,从卧铺仓走出,希望捕捉在旅行者中可以找到那种气氛。这位小姑娘立刻引起我的注意。不知怎么地,她完美地传递了在众多火车旅行者当中存在气氛感。大家都急切地等待各自的目的地,许多人凭窗望外,看着被火车高速在乡间时所经过的世界,完全浸沉在一闪而过的景色中。(2014世界摄影奖Paulina Metzscher)

24.公开赛“瞬间”项目头等奖:这张照片是在马来西亚彭亨州关丹的一个村子拍摄的。利用自然光,我用高速快门拍摄。((2014世界摄影奖airul Azizi Harun)

“国家奖”香港头等奖:每年7月,肯尼亚都会重演惊心动魄的野生动物大迁徙场面。(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张志雄)

“国家奖”香港第二名:澳门火龙节。(2014年世界摄影大赛张志雄)

 
    2014年3月18日,“索尼世界摄影奖”公布了2014年“公开赛”、“青年赛”及“国家奖”获奖作品。这些作品是从全世界专业摄影师及业余爱好者提交的7万件作品中挑选的。以上是本年度部分获奖作品。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