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卫报|每周野生生物佳作汇集

来源:译言网   责编:King   2014-03-05

中国青岛,一只海鸥掠过水面。图片来源:巴克罗夫特传媒

挪威多弗勒耶勒国家公园内,一只母麝牛在暴风雪中跋涉了三十多分钟,终于还是完全陷入了雪中。一只幼麝牛和一只小麝牛在-25℃的低温及强风中躲在母牛身后寻求庇护。野生生物摄影家罗伊·曼格斯内斯不畏艰难,在此地徘徊六天,拍到了这一画面。他说:“麝牛一直生活在这片保护区内。自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发现它们的骨化石后,人们才重新关注它们。现今这里仍然有大约300头麝牛。在知道它们四万年前曾和猛犸象一道游走在这片山区后,对我来说,它们就像是冰河时代的巨兽一般了。”摄影:Roy Mangersnes/雷克斯图片

由于极度的低温,白俄罗斯明斯克地区只剩下一处尚未结冰的水源。在这里聚集了五十多只天鹅和数百只野鸭。摄影:Anatoli Kliashchuk/迪莫提科斯图片社/科比斯图片

印度新德里,一群猴子一大早便聚集起来,等待人们给它们喂食。印度人认为,给猴子喂食能为自己带来哈奴曼神的祝福。摄影:Saurabh Das/美联社

2014年1月29日,英格兰萨默塞特郡兰波特附近的萨默赛特平原上,树影倒映在洪水中。天气预报显示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暴雨,该平原附近村落的居民只得再面对几星期的洪水了。摄影:Matt Cardy/盖蒂图片

空旷荒野中的欧洲马鹿。这张照片由德比希尔·哈瑞尔于1月5日拍摄,并入选了我社的新芽读者冬季摄影展。摄影:Derbyshire Harrier/Green Shoots/Flickr

墨西哥城霍奇米尔科湖的一条水道。墨西哥钝口螈体似蝾螈,又被称为“水兽”或“墨西哥爬行鱼”,它们可能已经在这已知的唯一的自然栖息地中灭绝了。生物学家称,近期多次的三个月活体捕捉都没有找到钝口螈。摄影:Dario Lopez-Mills/美联社

肯尼亚内罗毕国家公园内,一支由肯尼亚野生生物服务署带领的团队正在给一只雄狮测量犬齿的长度。他们正准备要给这只打过镇静剂的雄狮套上GPS定位项圈。肯尼亚野生生物机构正逐步给那些袭击过家畜的狮子套上GPS项圈。当这些狮子走出公园范围之外时,项圈会向园内的巡视人员发送警告短信,让他们得以迅速到达狮子所在地区并将它们驱赶回公园内。摄影:Ben Curtis/美联社

这片神似月面景观的痕迹是寄居蟹留下的,它正在寻找一个舒适的场所换壳或是到斯里兰卡米里萨的黄金海岸蜕皮。摄影:M.a.pushpa Kumara/欧洲新闻图片社

墨西哥米却肯州的黑脉金斑蝶。它们在墨西哥中部一处森林密布的地区越冬,但其种群数量已是历史最低值。专家们警告称,我们可能不久后就再也看不到它们那一年一度从加拿大和美国开始的浩浩荡荡的大迁徙了。摄影:Frans Lanting/阿拉米图片社

落日余晖下,一只短耳鸮正努力找食。这张照片由安迪·普理查德于1月19日拍摄,并入选我社的新芽读者冬季摄影展。摄影:Andy Pritchard/Green Shoots/Flickr

德国美茵法兰克福,一只欧亚红松鼠窥视着一个树洞。摄影:Daniel Reinhardt/科比斯图片

在一堆藤壶中发现的一只身长仅十毫米的哥伦布蟹。它们都在一个浮标上,上周被冲上了切希尔海滩(这里是多塞特郡的一处天然的海洋垃圾聚集处)。它们原生于百慕大的马尾藻海,顺着墨西哥湾暖流,最终伴随着美国和加拿大渔业的废弃物漂流到不列颠沿岸。摄影:Steve Trewhella/英国海岸野生生物组织

一群帝企鹅聚在一起保暖。研究显示,因为气候变化联动带来极端的环境条件,企鹅们现在已处于危险之中。两份新研究强调了企鹅们的这种困境,并尝试给出解决全球变暖在阿根廷和南极洲产生的效应的应变之法。摄影:David Tipling/NPL/雷克斯图片

罗马尼亚巴兹亚斯的多瑙河流段,洞中的一只蝙蝠。根据一份大范围的调查研究,欧洲的蝙蝠数量经历数年的递减,已经开始回升了。科学家们考察了包括英国在内的九个国家的十六种蝙蝠,发现它们的总数在1993到2011年间增长了40%以上。摄影:Daniel Mihailescu/法新社/盖蒂图片

查看大图

中国青岛,一只海鸥掠过水面。图片来源:巴克罗夫特传媒

挪威多弗勒耶勒国家公园内,一只母麝牛在暴风雪中跋涉了三十多分钟,终于还是完全陷入了雪中。一只幼麝牛和一只小麝牛在-25℃的低温及强风中躲在母牛身后寻求庇护。野生生物摄影家罗伊·曼格斯内斯不畏艰难,在此地徘徊六天,拍到了这一画面。他说:“麝牛一直生活在这片保护区内。自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发现它们的骨化石后,人们才重新关注它们。现今这里仍然有大约300头麝牛。在知道它们四万年前曾和猛犸象一道游走在这片山区后,对我来说,它们就像是冰河时代的巨兽一般了。”摄影:Roy Mangersnes/雷克斯图片

由于极度的低温,白俄罗斯明斯克地区只剩下一处尚未结冰的水源。在这里聚集了五十多只天鹅和数百只野鸭。摄影:Anatoli Kliashchuk/迪莫提科斯图片社/科比斯图片

印度新德里,一群猴子一大早便聚集起来,等待人们给它们喂食。印度人认为,给猴子喂食能为自己带来哈奴曼神的祝福。摄影:Saurabh Das/美联社

2014年1月29日,英格兰萨默塞特郡兰波特附近的萨默赛特平原上,树影倒映在洪水中。天气预报显示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暴雨,该平原附近村落的居民只得再面对几星期的洪水了。摄影:Matt Cardy/盖蒂图片

空旷荒野中的欧洲马鹿。这张照片由德比希尔·哈瑞尔于1月5日拍摄,并入选了我社的新芽读者冬季摄影展。摄影:Derbyshire Harrier/Green Shoots/Flickr

墨西哥城霍奇米尔科湖的一条水道。墨西哥钝口螈体似蝾螈,又被称为“水兽”或“墨西哥爬行鱼”,它们可能已经在这已知的唯一的自然栖息地中灭绝了。生物学家称,近期多次的三个月活体捕捉都没有找到钝口螈。摄影:Dario Lopez-Mills/美联社

肯尼亚内罗毕国家公园内,一支由肯尼亚野生生物服务署带领的团队正在给一只雄狮测量犬齿的长度。他们正准备要给这只打过镇静剂的雄狮套上GPS定位项圈。肯尼亚野生生物机构正逐步给那些袭击过家畜的狮子套上GPS项圈。当这些狮子走出公园范围之外时,项圈会向园内的巡视人员发送警告短信,让他们得以迅速到达狮子所在地区并将它们驱赶回公园内。摄影:Ben Curtis/美联社

这片神似月面景观的痕迹是寄居蟹留下的,它正在寻找一个舒适的场所换壳或是到斯里兰卡米里萨的黄金海岸蜕皮。摄影:M.a.pushpa Kumara/欧洲新闻图片社

墨西哥米却肯州的黑脉金斑蝶。它们在墨西哥中部一处森林密布的地区越冬,但其种群数量已是历史最低值。专家们警告称,我们可能不久后就再也看不到它们那一年一度从加拿大和美国开始的浩浩荡荡的大迁徙了。摄影:Frans Lanting/阿拉米图片社

落日余晖下,一只短耳鸮正努力找食。这张照片由安迪·普理查德于1月19日拍摄,并入选我社的新芽读者冬季摄影展。摄影:Andy Pritchard/Green Shoots/Flickr

德国美茵法兰克福,一只欧亚红松鼠窥视着一个树洞。摄影:Daniel Reinhardt/科比斯图片

在一堆藤壶中发现的一只身长仅十毫米的哥伦布蟹。它们都在一个浮标上,上周被冲上了切希尔海滩(这里是多塞特郡的一处天然的海洋垃圾聚集处)。它们原生于百慕大的马尾藻海,顺着墨西哥湾暖流,最终伴随着美国和加拿大渔业的废弃物漂流到不列颠沿岸。摄影:Steve Trewhella/英国海岸野生生物组织

一群帝企鹅聚在一起保暖。研究显示,因为气候变化联动带来极端的环境条件,企鹅们现在已处于危险之中。两份新研究强调了企鹅们的这种困境,并尝试给出解决全球变暖在阿根廷和南极洲产生的效应的应变之法。摄影:David Tipling/NPL/雷克斯图片

罗马尼亚巴兹亚斯的多瑙河流段,洞中的一只蝙蝠。根据一份大范围的调查研究,欧洲的蝙蝠数量经历数年的递减,已经开始回升了。科学家们考察了包括英国在内的九个国家的十六种蝙蝠,发现它们的总数在1993到2011年间增长了40%以上。摄影:Daniel Mihailescu/法新社/盖蒂图片

    暴雪中跋涉的麝牛母子、道旁等待行人喂食的猴群、对着树洞怅然若失的松鼠——本周卫报世界最佳自然图片,尽在自然世界野生生物图集。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