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艺术摄影>> 图集

从野外拾回的小诗——王苗作品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小A   2015-12-08

查看大图

王苗,1951年出生,北京人,著名摄影家,四月影会创始人之一。曾在中国新闻社做摄影记者,现为香港中国旅游出版社副社长、总编辑,vwin德赢理事。多次举办个人摄影展,出版摄影集《敦煌飞天》、《西藏神秘的高原》等。

王苗与许多同龄人一样经历过“动乱的年代”。上过山,下过乡,当过农民自学摄影,1972年走进专业摄影的大门,曾在文物出版社当过摄影师;在中国新闻社做摄影记者。参与创办民间摄影团体“四月影会”、“当代摄影沙龙”,任“当代摄影学会”秘书长、副主席。现为“vwin德赢”理事,香港中国旅游出版社副社长、总编辑。曾任《华夏人文地理》杂志主编。


从野外拾回的小诗
邵柏林

分明是照片,何言从野外拾回的小诗?所谓小诗,是说这些照片追求一种质朴、简约、抒情、和谐的诗美境界。举凡具有诗美特征的事物都可喻之为诗。象肖邦,人称“钢琴诗人”;苏轼谓王维的画为“画中有诗”;甚至法国数学家傅立叶的《关于热的分析理论》由于它的简洁、和谐与美,也被誉之为“数学的诗”!

王苗拍的《银饰》、《秘密》、《回忆》多象一幅幅染织于美术家笔下的装饰图案,表现着一种单纯、和谐、有序的音乐美。学画的人管装饰图案就叫“画中的小诗”。几片不声不响的小草经过冰霜的雕琢,竟发出象《银饰》一样的闪光。《秘密》想告诉我们的是,如此娇艳的颜色并不只是玫瑰所专有的。它不是什么奇花异草,不过是几株农家清供的洋白菜。

每逢春天,我常看到一些画家为了美化人们的生活,象蜜蜂一样飞到牡丹、芍药丛中,采集花粉,酿成蜜糖,奉献人间。可惜,我们周围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却常常被人忽略,听说蜜蜂发现了距巢较近的花丛,就跳圆圈舞告知同伴。如果较远就跳8字舞,如果是盛开的花且向着阳光,就头朝着上方飞舞。王苗就是“头朝着上方,跳着8字舞”激情地告诉我们:她在别人漫不经心地走过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如此璀璨的世界。她说:“阔大雄浑的名胜固然吸引人,但构成那美丽的大自然的无数小景却更使我迷恋!它们的生命存在于单纯、平凡、质朴中。这种自然美是在绘画式的风景中所难体味到的。清晨的迷雾,池塘的荷香,雨后的清新,秋天的金黄,这一切那么令人神往!我已经不习惯呆在家中,时时刻刻都想回到我所爱的世界——大自然中去,并力求把心底的那个美好而宁静,没有喧嚣与纷争的世界拍出来!”

如果把敖恩洪、黄翔、陈复礼、何世尧、袁廉民等同志称作“大好河山派”的话,那么在风光摄影这个分支中又多了一条涓涓细流——“大自然的追求者”。这岂不更好吗?岷江、汉水之增益,洞庭、鄱阳之汇聚,只会使浩渺长江奔腾不息。

《回忆》表现的是什么呢?远古时代飘过的云,瑶池仙草曾在这里驻留过的足迹,或许是原始人的象形文字,还是天外来客那不曾破译的密码?其实,它不过是作者会心地领略了大自然造物的美,对这天成的奇趣发出的赞叹!对于这种较为抽象的装饰美的欣赏,并不是西方的“舶来品”,我们龙的传人早就深谙其道的。象对太湖石、大理石石纹画的鉴赏,对书法艺术和文人画的精深研求,以及我们在孩提时代就痴迷过的万花筒、海边拣拾的贝壳、冬日窗上的冰雪花等……都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精神世界。

对于这样的摄影作品的欣赏,毋须从中找出个故事来,更不必把对一个宏大主题作品的要求强加在它难以负荷的有限容量里。如同“任何一幅高明的图画,都不可能一下子解决人的思想问题,都不可能把一个人动员起来去完成某项政治任务。但如果有崇高意境的作品多起来,就会对人起潜移默化的作用,使人思想、感情、意志、情操得以升高,从而经过无数渠道作用于人的社会活动,有利于他们所从事的事业,从而对社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我认为这就是山水花鸟画的社会功能。”当然,这也是同类摄影作品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为人民多创作一些情趣高尚,境界清新,丰富多彩的好作品,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最近看到一本专讲摄影艺术在美术领域里广泛应用的书。商品包装、广告招贴、书籍装帧等……对摄影的借助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摄影样式的多样化,摄影艺术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是颇令人大开眼界的,这真可谓墙里开花墙外红了。
回想当年“四人帮”肆虐影坛,这不许拍,那不能摄,连影展上仅有的几张花卉摄影也是独家经营的御花园。“女皇”拍了一张牡丹,还故作深奥,曰:一、牡丹的花,可供人民观赏。二、牡丹的根,丹皮可入药,可为人民治病云云。现在想来,令人啼笑皆非!今之视昔如同来之视今。但今天,我们仍不时地陷入是否把“纪实性”奉为一切摄影门类必须遵循的圭臬一类的纠缠中,作茧自缚,贻误前进。这实在是令人遗憾。我们应该取下镜头盖,揩去封尘,换上广角镜、望运境,这样,在我们面前展现的将是更加广阔、更加深远、更加明亮的前景。

王苗的这些作品既是探索,就不仅意味着可能踏上新路,开拓新天地,因而需要加以关心;同时也必然包含着不成热、不完善和可能的失误。这都该允许,还要允许人家批评。我看陈锦对《波光》的批评还是中肯的,某些议论一听何妨。健康的文艺批评是对创作的补充和完善。良好的学术空气应该成为我们创作生活中的一个美的组成部分。

读了王苗的这些作品,很象听谁唱过的一支歌。歌中唱道:“辽阔的原野上,白色的小花在开放,秋风为它播下种子,春天来了它又轻轻地歌唱。阳光给它生命源泉,风风雨雨使它更加芬芳。没有玫瑰那般娇艳,没有牡丹富丽堂皇。白色的小花却愉快地点缀着春光。”

这首歌子的名字叫《原野上的小花》,巧得很,它也是从野外拾回来的。



原文发表于《中国摄影》1982年第十期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