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艺术摄影>> 图集

《我与我》,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生活&摄影实践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小A   2015-11-11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江演媚的自拍

江演媚的自拍

江演媚的自拍

江演媚的自拍

在丽水的展览

在丽水的展览

在丽水的展览

在丽水的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查看大图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陈文俊与江演媚一起自拍的作品

江演媚的自拍

江演媚的自拍

江演媚的自拍

江演媚的自拍

在丽水的展览

在丽水的展览

在丽水的展览

在丽水的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陈文俊与江演媚的第一次展览


《我与我》是什么?
 
《我与我》是陈文俊与江演媚共同完成的作品,是我们从大学相识至现在,大概7年来的互拍和自拍。我们都是摄影师,也是夫妻,习惯把对方的生活状态,无论好坏都发布到网络社交平台上。刚开始的时候,这仅是一些无意识的照片,是我们对过去的总结,也许也是未来的一个转折点。渐渐发觉,这也是我们观照自身和探索我们之间关系的方式。
 
《我与我》怎么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照片当然是私藏的,仅在底片和硬盘中。后来微博、Instagram、微信来了,不知不觉就往上面放了,继而更是变成了一个习惯动作,让自己的照片融入海洋里面的感觉真好。
 
媚:2014年初,我觉得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很混乱,于是尝试自拍,想看看自己是什么。起初只是拍着玩,很幸运,沈玮刚好在北京举办关于自拍的工作坊,大概5天的时间。这个工作坊对我影响挺大,记得在课程结束,每个学员有20分钟的单独评点时间,沈玮老师对我说,如若我要这么做(自拍),就不要害怕,不要理会别人怎么说,去做就是了。
 
机缘巧合,后来我们在茶话一堂开了一个小小分享会,并幸运地获得真实视觉老板赞助展览的机会。《我与我》就这样诞生了。那时候自拍部分还没有放进《我与我》。我觉得它太隐私了,还没成型,便一直藏着不敢发出去。后来我们编辑《我与我》摄影书,在俊的鼓励下,自拍部分也加入了《我与我》。于是,《我与我》不只是互相观看,也是各自的自我观看。
 
俊:这种随手拍然后上传到社交网络的习惯动作,于我来说,一直是一种放松。2014年下半年,茶话一堂举行一个分享会,然后我们分享这些散布在网络的照片。还记得为了分享会,我在Instagram上海量的照片里拼命地截图,照片的内容是关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喜怒哀乐,吃喝拉撒睡,分享会后又获得了一个在真实视觉展览的机会。
 
由于要展览,我们把底片和硬盘翻了一遍,在铺满一地的照片中寻找思路。说真的,当时看到一地满是自己的照片,脑袋是空白的,继而这些照片贴在墙上,我是接受不了照片里面的我。
 
展览过后,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我觉得把这些照片编辑成一本摄影书,也许是对过去一段时间的一个小结,然后往前走吧~不过编辑这些照片的时候一直感觉不顺畅。另一方面,我们也开始尝试一起自拍,不过同样不顺畅,争吵不断,甚至觉得对方是自己创作上的障碍。不过,在这些折腾的日子里,我们似乎渐渐接受了之前照片里面的自己,也在一起自拍的过程中,似乎渐渐更清晰自己想要些什么,以及互相之间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也许这就是《我与我》对于我们的意义。
 
《我与我》在丽水摄影节做了些什么?
 
在丽水摄影节,我们在郁金香广场获得展出的机会,我们自己便是策展人。除了自拍的作品,也把时间轴和摄影书样书放在里面。(当然,收到其中一个反馈:墙上的内容和书里的内容是一样的~~)
 
《我与我》摄影书样书
 
也许当下最重要的,便是这本摄影书,因为我实在很想把它整理好,就继续往前走了~
(小编注:敬请网友们期待他们的这本摄影书哈!)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