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微摄影>> 图集

神思远:《在异乡的人— 没有发生的故事》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神思远   2016-08-10

我是苗玉溪,50多岁,温州人,在欧洲一座叫切法卢的小城做按摩生意。每天会在海滩上问老外是否需要“马杀鸡”(Massage,即推拿按摩),一次10欧元,20分钟。每天要在沙滩上从早走到晚。海滩上大概有五六个老乡也在做这行,我们关系不错。最近有两个印度人在抢我们生意,拿的牌子居然是“TAIWAN MASSAGE”!(台湾按摩)。他们要装也要装成是“泰国按摩”么!

我是Dong,大四的时候被交换到台湾,学习法律。没想到台湾的大学比大陆的要严格很多,我被论文和毕业的事情烦恼着,接下来的找工作更加让我困惑。 如果问我喜欢哪个城市?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北京。尽管台湾有温润的九份山城和帅哥,但北京有我的家人和从小长大的朋友,会让我踏实。

我是Du,双鱼座,O型血,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目前在锡耶纳从事艺术品修复的工作。意大利和法国都发生过大水灾,有的博物馆被淹,名画被泡,这也让我有了接触顶尖艺术品的机会。我爱我做的事情,生活重心也在工作上面,我希望自己30岁后能够回国,结婚生子。

我是Jay Jiang,媒体编辑。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在国外。这次来米兰是因为皇马对马竞的欧冠比赛报道。我跑了很多地方,采访了很多人,也喝了很多啤酒,得到了想要的稿子。说实话,意大利的啤酒不怎么样。 我喜欢自驾,遇到不同的人,和他们交流是有趣的事。我被骗过,国外的骗子不比国内少,有时也是防不胜防。

我是Katrina,住在意大利帕勒莫,从事和服装设计相关的工作。我是一名Lesbian(女同性恋),在国内活得不轻松——母亲能接受,父亲却感到有压力。逃避也好,厌倦也罢,我觉得国外的环境让我更加自在。去年认识了一名来旅游的泰国女孩,现在我们在交往。

我是Levis Wu,1976年生人,现居在非洲的毛里求斯。 我在这边有点孤独,努力寻找一些中国朋友。岛上华人不多,但是也有一家川菜馆。我常常把从海里钓来的鱼送给那边的川妹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去年我成立了一个公司,做鱼类贸易。

我是Linda Lin,在美国研究脑科学,现在的方向是睡眠。 我在北京失眠,到了纽约,居然不失眠了。我喜欢躺在纽约中央公园的草坪上放空,让自己进入一个异境,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像从二维进入了三维。

我是Otto Chen,17岁出来闯荡,就黑在了意大利。我今年36岁,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靠做赴意游客的“司导”为职业,也就是司机加导游。 意大利,很难让我简单地描述。在这里被本地人用屎砸过,也被邀请到家里吃过饭。意大利就是欧洲的中国,这里华人很多,大部分是温州人。我一般不会黑坑华人的钱,除了小钱。

我是Wang,天秤座,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艺术学院学习雕塑专业。这边的中国留学生不少,学校里的华人常聚在一起。这个城市至少有20家中餐馆,当然只有我知道哪家最好吃。至于黑手党,现在确实有,但基本上和普通人也差不多。西西里的较多,佛罗伦萨的比较少,他们主要做着垃圾回收的工作,和普通老百姓交集很少。

查看大图

我是苗玉溪,50多岁,温州人,在欧洲一座叫切法卢的小城做按摩生意。每天会在海滩上问老外是否需要“马杀鸡”(Massage,即推拿按摩),一次10欧元,20分钟。每天要在沙滩上从早走到晚。海滩上大概有五六个老乡也在做这行,我们关系不错。最近有两个印度人在抢我们生意,拿的牌子居然是“TAIWAN MASSAGE”!(台湾按摩)。他们要装也要装成是“泰国按摩”么!

我是Dong,大四的时候被交换到台湾,学习法律。没想到台湾的大学比大陆的要严格很多,我被论文和毕业的事情烦恼着,接下来的找工作更加让我困惑。 如果问我喜欢哪个城市?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北京。尽管台湾有温润的九份山城和帅哥,但北京有我的家人和从小长大的朋友,会让我踏实。

我是Du,双鱼座,O型血,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目前在锡耶纳从事艺术品修复的工作。意大利和法国都发生过大水灾,有的博物馆被淹,名画被泡,这也让我有了接触顶尖艺术品的机会。我爱我做的事情,生活重心也在工作上面,我希望自己30岁后能够回国,结婚生子。

我是Jay Jiang,媒体编辑。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在国外。这次来米兰是因为皇马对马竞的欧冠比赛报道。我跑了很多地方,采访了很多人,也喝了很多啤酒,得到了想要的稿子。说实话,意大利的啤酒不怎么样。 我喜欢自驾,遇到不同的人,和他们交流是有趣的事。我被骗过,国外的骗子不比国内少,有时也是防不胜防。

我是Katrina,住在意大利帕勒莫,从事和服装设计相关的工作。我是一名Lesbian(女同性恋),在国内活得不轻松——母亲能接受,父亲却感到有压力。逃避也好,厌倦也罢,我觉得国外的环境让我更加自在。去年认识了一名来旅游的泰国女孩,现在我们在交往。

我是Levis Wu,1976年生人,现居在非洲的毛里求斯。 我在这边有点孤独,努力寻找一些中国朋友。岛上华人不多,但是也有一家川菜馆。我常常把从海里钓来的鱼送给那边的川妹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去年我成立了一个公司,做鱼类贸易。

我是Linda Lin,在美国研究脑科学,现在的方向是睡眠。 我在北京失眠,到了纽约,居然不失眠了。我喜欢躺在纽约中央公园的草坪上放空,让自己进入一个异境,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像从二维进入了三维。

我是Otto Chen,17岁出来闯荡,就黑在了意大利。我今年36岁,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靠做赴意游客的“司导”为职业,也就是司机加导游。 意大利,很难让我简单地描述。在这里被本地人用屎砸过,也被邀请到家里吃过饭。意大利就是欧洲的中国,这里华人很多,大部分是温州人。我一般不会黑坑华人的钱,除了小钱。

我是Wang,天秤座,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艺术学院学习雕塑专业。这边的中国留学生不少,学校里的华人常聚在一起。这个城市至少有20家中餐馆,当然只有我知道哪家最好吃。至于黑手党,现在确实有,但基本上和普通人也差不多。西西里的较多,佛罗伦萨的比较少,他们主要做着垃圾回收的工作,和普通老百姓交集很少。



在异乡的人——没有发生的故事(手机摄影作品)

神思远 《男人装》杂志摄影师



我发现很多生活在异乡的人, 有着不同的职业和生活经历。我喜欢和他们聊天,他们的故事也许没有那么精彩,没那么富有戏剧性,甚至看起来很平淡,但给我带来很多生活的感触。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简单,每个人的选择也有着自己的理由。我一直试想着如果我是他们会怎么做,会选择哪个国家或地区,在异乡会怎么生活,这些给我带来的不止是一些思考的经验,而是一种新的生活的可能性,也是我希望带给观看者的。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