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微摄影>> 图集

“你好,我的样子!”—99个中国人肖像故事手机摄影展作品赏(2)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zhenni   2016-07-25

我是COCO,是一位手机摄影师。 频繁的差旅生活,让我偶然开始使用手机捕捉路上的见闻。装进我瞳孔的点点滴滴,让我欲罢不能。 美食、人文、人像,我的步子越迈越大,稚嫩的拍摄小装备,常会错过那些迅速消失的奇妙情境。 热爱是最高明的老师,艺术属于所有的执念与心境。

我是Park,是一名服装搭配师。 从少年时起,我有过一些梦想,但它们最终枯竭,干涸,无法延续。但服装与时尚,却一直占据着我的梦想。我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影响,对那些长袖与高领,洋红色和赫本裙,有自己的观点。 我会尽力为胖女孩做衣服,让丰腴的姑娘展示圆润的线条,看起来凹凸有致。手工可以让我沉静,皮具、布艺,都在我的手里有模有样。

我是土妞,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 。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想象时光流逝,回到大唐盛世,我必是绝代美女。眼下,只有高举45度角,才能为我成就展现自己的样貌,不是心宽体胖,应为体胖心宽。 妈妈、女儿、媳妇、我变换着角色,试图协调自己,让我的生活在无风浪里,同时存在情趣的小波澜,唯独不能抵挡美食的诱惑和旅行的召唤。我想,我胖故我在!

我是黑C,是一位艺人造型师。 在无人的日子, 空旷的房间, 我不会感到孤寂, 我可以悉心安排热衷的爱好 ,聆听小提琴与钢琴的协奏, 也能藏匿于人群之中观察人群。 我的九只猫咪在我的心里抚慰我光洁的皮肤, 我喜欢一切沾有香味的物品。作为有一头光泽秀发的女孩,骑在摩托车上,口哨声从身边掠过,我想自己足够拉风,我的美不需要用身材诠释。

我是丹姐,是一位化妆老师。 21岁我交了男朋友,短暂的甜蜜日子,紧接着掉进了深渊。 他的感情经历在我的心里烙下了伤疤,我是如此缺乏尊严,我带着满身伤痛,带着这个让我绝望的男孩儿,出门购置他前女友喜爱的食物。 分离与复合,我知道我无法用一种伤痛代替另外的,于是我有了双倍的伤口。我们再次相拥在一处,尖叫与哭泣。爱吗?我想是的,但爱也将我们撕裂!分手,我终于重获宁静。

我是李梓,是一位模特经纪人 钟爱彩妆、美甲、唱歌、看电影,现在我对自己的身材稍有释怀。 我热爱着品类繁多的美食,又嫉恨自己难以穿进的时装。是的,我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哭喊着的小矛盾体。

Metal I am Metal,a professional model manager. You Only Live Once? False. You Live Everyday. You Only Die Once.

我的故事 我是卢凯凯,本科学历,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在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可进了大学,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学的专业,那些课程枯燥无比,在那时候我喜欢上了摄影,安分熬到了毕业,我决定了,要做一名摄影师。

爷爷的故事 我是卢金狗,家有五亩田,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农闲时,在村口的油桶厂做工,后来厂老板生意没落,欠了工钱,我这人实诚,见老板落魄也就不追讨了。我从小食素,身体很结实,从没生过病,前不久头有点晕眩,便去医院检查,无大碍,应该是上岁数了。

奶奶的故事 我叫吴阿三,有一女儿、两个儿子,得过模范夫妻的表彰。娘家就在河对岸,早些年回去得走泥路,对岸的弟弟会开船,偶尔傍晚会撑船过来吃个便饭。后来人老了,路修通了,来往却少了。

姑母的故事 我是卢卫芬,家中长女。20多岁出嫁,生了一个儿子,在今年年初喜得孙子。年轻的时候,在工厂上班,后来效益不好,就去经商,年龄大了,跟不上市场经济的形势,卖掉了门市部。如今在侄子开办的工厂里做一名财务出纳。今年我帮两位老人报了个去北京的旅游团,北京对于那一代人来说都意义非凡。

父亲的故事 我是卢卫建,家里排行老二。我18岁就来城里打工,一年的工钱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22岁结婚,转行经商,几乎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家工厂,因为管理水平有限,很多事情还得亲力亲为。这几年时常抱怨,想早点退休,但为了这个家,扛过了一年又一年。

叔父的故事 我是卢卫忠,家中排行第三。入赘到隔壁王家门村,有个儿子,后来离了婚。做过水泥工,也出去搭过彩钢板,现在在哥哥厂里工作,今年买了人生中第一辆汽车。

外婆的故事 我是吴月英,有两个女儿,领养了一个儿子。女儿都出嫁了,小女儿志娟就嫁在同村,前门后门的距离。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趁着腿脚还方便,会去邻村烧香拜佛。老伴过世20年了,在凯凯出生的那年走的,他没有享到子女的福。

姨母的故事 我是卢志英,大女儿,有一个儿子,现在也是两个孙子的奶奶了。我高中毕业,在当年还是很稀缺的。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和妹妹一起去外地经商,一直到现在。现在有了两个小孙子,让我开始慢慢放下生意,腾出时间来照料他们。

母亲的故事 我是卢志娟,是家里的小女儿,年轻的时候在镇上的丝厂做出纳,工作成绩出色,还获得过先进个人。后来,迎来一波下海大潮,我辞去了稳定的工作,经商至今。在商场里打拼了20几个年头,回头再看当初的决定,未尝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未来的卢凯凯

查看大图

我是COCO,是一位手机摄影师。 频繁的差旅生活,让我偶然开始使用手机捕捉路上的见闻。装进我瞳孔的点点滴滴,让我欲罢不能。 美食、人文、人像,我的步子越迈越大,稚嫩的拍摄小装备,常会错过那些迅速消失的奇妙情境。 热爱是最高明的老师,艺术属于所有的执念与心境。

我是Park,是一名服装搭配师。 从少年时起,我有过一些梦想,但它们最终枯竭,干涸,无法延续。但服装与时尚,却一直占据着我的梦想。我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影响,对那些长袖与高领,洋红色和赫本裙,有自己的观点。 我会尽力为胖女孩做衣服,让丰腴的姑娘展示圆润的线条,看起来凹凸有致。手工可以让我沉静,皮具、布艺,都在我的手里有模有样。

我是土妞,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 。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想象时光流逝,回到大唐盛世,我必是绝代美女。眼下,只有高举45度角,才能为我成就展现自己的样貌,不是心宽体胖,应为体胖心宽。 妈妈、女儿、媳妇、我变换着角色,试图协调自己,让我的生活在无风浪里,同时存在情趣的小波澜,唯独不能抵挡美食的诱惑和旅行的召唤。我想,我胖故我在!

我是黑C,是一位艺人造型师。 在无人的日子, 空旷的房间, 我不会感到孤寂, 我可以悉心安排热衷的爱好 ,聆听小提琴与钢琴的协奏, 也能藏匿于人群之中观察人群。 我的九只猫咪在我的心里抚慰我光洁的皮肤, 我喜欢一切沾有香味的物品。作为有一头光泽秀发的女孩,骑在摩托车上,口哨声从身边掠过,我想自己足够拉风,我的美不需要用身材诠释。

我是丹姐,是一位化妆老师。 21岁我交了男朋友,短暂的甜蜜日子,紧接着掉进了深渊。 他的感情经历在我的心里烙下了伤疤,我是如此缺乏尊严,我带着满身伤痛,带着这个让我绝望的男孩儿,出门购置他前女友喜爱的食物。 分离与复合,我知道我无法用一种伤痛代替另外的,于是我有了双倍的伤口。我们再次相拥在一处,尖叫与哭泣。爱吗?我想是的,但爱也将我们撕裂!分手,我终于重获宁静。

我是李梓,是一位模特经纪人 钟爱彩妆、美甲、唱歌、看电影,现在我对自己的身材稍有释怀。 我热爱着品类繁多的美食,又嫉恨自己难以穿进的时装。是的,我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哭喊着的小矛盾体。

Metal I am Metal,a professional model manager. You Only Live Once? False. You Live Everyday. You Only Die Once.

我的故事 我是卢凯凯,本科学历,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在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可进了大学,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学的专业,那些课程枯燥无比,在那时候我喜欢上了摄影,安分熬到了毕业,我决定了,要做一名摄影师。

爷爷的故事 我是卢金狗,家有五亩田,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农闲时,在村口的油桶厂做工,后来厂老板生意没落,欠了工钱,我这人实诚,见老板落魄也就不追讨了。我从小食素,身体很结实,从没生过病,前不久头有点晕眩,便去医院检查,无大碍,应该是上岁数了。

奶奶的故事 我叫吴阿三,有一女儿、两个儿子,得过模范夫妻的表彰。娘家就在河对岸,早些年回去得走泥路,对岸的弟弟会开船,偶尔傍晚会撑船过来吃个便饭。后来人老了,路修通了,来往却少了。

姑母的故事 我是卢卫芬,家中长女。20多岁出嫁,生了一个儿子,在今年年初喜得孙子。年轻的时候,在工厂上班,后来效益不好,就去经商,年龄大了,跟不上市场经济的形势,卖掉了门市部。如今在侄子开办的工厂里做一名财务出纳。今年我帮两位老人报了个去北京的旅游团,北京对于那一代人来说都意义非凡。

父亲的故事 我是卢卫建,家里排行老二。我18岁就来城里打工,一年的工钱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22岁结婚,转行经商,几乎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家工厂,因为管理水平有限,很多事情还得亲力亲为。这几年时常抱怨,想早点退休,但为了这个家,扛过了一年又一年。

叔父的故事 我是卢卫忠,家中排行第三。入赘到隔壁王家门村,有个儿子,后来离了婚。做过水泥工,也出去搭过彩钢板,现在在哥哥厂里工作,今年买了人生中第一辆汽车。

外婆的故事 我是吴月英,有两个女儿,领养了一个儿子。女儿都出嫁了,小女儿志娟就嫁在同村,前门后门的距离。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趁着腿脚还方便,会去邻村烧香拜佛。老伴过世20年了,在凯凯出生的那年走的,他没有享到子女的福。

姨母的故事 我是卢志英,大女儿,有一个儿子,现在也是两个孙子的奶奶了。我高中毕业,在当年还是很稀缺的。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和妹妹一起去外地经商,一直到现在。现在有了两个小孙子,让我开始慢慢放下生意,腾出时间来照料他们。

母亲的故事 我是卢志娟,是家里的小女儿,年轻的时候在镇上的丝厂做出纳,工作成绩出色,还获得过先进个人。后来,迎来一波下海大潮,我辞去了稳定的工作,经商至今。在商场里打拼了20几个年头,回头再看当初的决定,未尝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未来的卢凯凯


蔡旸《胖胖的》
 
人们总说自己没有故事,但是我不相信,因为每个街道下面都流淌着一条神秘的河。也许多年之后我们回头观看,时间会让这些细小的影像,成为层峦叠嶂的景观。不是诗人同样可以读懂诗歌,不是作曲家仍能享用音乐,不是绘画者一样被色彩的变幻鼓舞。我们当然不是酒鬼,却在某一天的清晨,为田野外飘来五谷的清香所沉醉。故事无边界,影像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是回忆的麦浪,时间的化石,是燥热夏夜终于抵达的一场滂沱大雨。




卢凯凯《家》
 
家,既熟悉又陌生的词汇。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的9年,父母在外地做生意,而我则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初夏的水稻田,夜晚蛙声一片;金秋的麦场,稻机运转到深夜,那是我童年的全部。那时我对家的概念是物质的,也许它只是一座房子。随着年龄增长,异地求学,路途遥远,一去难归。家人日渐变老,老得我不敢直视。家,开始变得意义丰富,它绘刻出我们面孔轮廓的沟壑,也隐藏进DNA中,它无处不在,它比宇宙更大。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