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微摄影>> 图集

“你好,我的样子!”—99个中国人肖像故事手机摄影展作品赏(2)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zhenni   2016-07-25

我是COCO,是一位手机摄影师。 频繁的差旅生活,让我偶然开始使用手机捕捉路上的见闻。装进我瞳孔的点点滴滴,让我欲罢不能。 美食、人文、人像,我的步子越迈越大,稚嫩的拍摄小装备,常会错过那些迅速消失的奇妙情境。 热爱是最高明的老师,艺术属于所有的执念与心境。

我是Park,是一名服装搭配师。 从少年时起,我有过一些梦想,但它们最终枯竭,干涸,无法延续。但服装与时尚,却一直占据着我的梦想。我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影响,对那些长袖与高领,洋红色和赫本裙,有自己的观点。 我会尽力为胖女孩做衣服,让丰腴的姑娘展示圆润的线条,看起来凹凸有致。手工可以让我沉静,皮具、布艺,都在我的手里有模有样。

我是土妞,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 。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想象时光流逝,回到大唐盛世,我必是绝代美女。眼下,只有高举45度角,才能为我成就展现自己的样貌,不是心宽体胖,应为体胖心宽。 妈妈、女儿、媳妇、我变换着角色,试图协调自己,让我的生活在无风浪里,同时存在情趣的小波澜,唯独不能抵挡美食的诱惑和旅行的召唤。我想,我胖故我在!

我是黑C,是一位艺人造型师。 在无人的日子, 空旷的房间, 我不会感到孤寂, 我可以悉心安排热衷的爱好 ,聆听小提琴与钢琴的协奏, 也能藏匿于人群之中观察人群。 我的九只猫咪在我的心里抚慰我光洁的皮肤, 我喜欢一切沾有香味的物品。作为有一头光泽秀发的女孩,骑在摩托车上,口哨声从身边掠过,我想自己足够拉风,我的美不需要用身材诠释。

我是丹姐,是一位化妆老师。 21岁我交了男朋友,短暂的甜蜜日子,紧接着掉进了深渊。 他的感情经历在我的心里烙下了伤疤,我是如此缺乏尊严,我带着满身伤痛,带着这个让我绝望的男孩儿,出门购置他前女友喜爱的食物。 分离与复合,我知道我无法用一种伤痛代替另外的,于是我有了双倍的伤口。我们再次相拥在一处,尖叫与哭泣。爱吗?我想是的,但爱也将我们撕裂!分手,我终于重获宁静。

我是李梓,是一位模特经纪人 钟爱彩妆、美甲、唱歌、看电影,现在我对自己的身材稍有释怀。 我热爱着品类繁多的美食,又嫉恨自己难以穿进的时装。是的,我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哭喊着的小矛盾体。

Metal I am Metal,a professional model manager. You Only Live Once? False. You Live Everyday. You Only Die Once.

我的故事 我是卢凯凯,本科学历,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在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可进了大学,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学的专业,那些课程枯燥无比,在那时候我喜欢上了摄影,安分熬到了毕业,我决定了,要做一名摄影师。

爷爷的故事 我是卢金狗,家有五亩田,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农闲时,在村口的油桶厂做工,后来厂老板生意没落,欠了工钱,我这人实诚,见老板落魄也就不追讨了。我从小食素,身体很结实,从没生过病,前不久头有点晕眩,便去医院检查,无大碍,应该是上岁数了。

奶奶的故事 我叫吴阿三,有一女儿、两个儿子,得过模范夫妻的表彰。娘家就在河对岸,早些年回去得走泥路,对岸的弟弟会开船,偶尔傍晚会撑船过来吃个便饭。后来人老了,路修通了,来往却少了。

姑母的故事 我是卢卫芬,家中长女。20多岁出嫁,生了一个儿子,在今年年初喜得孙子。年轻的时候,在工厂上班,后来效益不好,就去经商,年龄大了,跟不上市场经济的形势,卖掉了门市部。如今在侄子开办的工厂里做一名财务出纳。今年我帮两位老人报了个去北京的旅游团,北京对于那一代人来说都意义非凡。

父亲的故事 我是卢卫建,家里排行老二。我18岁就来城里打工,一年的工钱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22岁结婚,转行经商,几乎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家工厂,因为管理水平有限,很多事情还得亲力亲为。这几年时常抱怨,想早点退休,但为了这个家,扛过了一年又一年。

叔父的故事 我是卢卫忠,家中排行第三。入赘到隔壁王家门村,有个儿子,后来离了婚。做过水泥工,也出去搭过彩钢板,现在在哥哥厂里工作,今年买了人生中第一辆汽车。

外婆的故事 我是吴月英,有两个女儿,领养了一个儿子。女儿都出嫁了,小女儿志娟就嫁在同村,前门后门的距离。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趁着腿脚还方便,会去邻村烧香拜佛。老伴过世20年了,在凯凯出生的那年走的,他没有享到子女的福。

姨母的故事 我是卢志英,大女儿,有一个儿子,现在也是两个孙子的奶奶了。我高中毕业,在当年还是很稀缺的。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和妹妹一起去外地经商,一直到现在。现在有了两个小孙子,让我开始慢慢放下生意,腾出时间来照料他们。

母亲的故事 我是卢志娟,是家里的小女儿,年轻的时候在镇上的丝厂做出纳,工作成绩出色,还获得过先进个人。后来,迎来一波下海大潮,我辞去了稳定的工作,经商至今。在商场里打拼了20几个年头,回头再看当初的决定,未尝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未来的卢凯凯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澳门彩票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12bet 真钱的棋牌游戏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nba英文官网 嘉年华官网 皇冠备用 火箭队官网 中国人论坛 bet 单双公式 博彩资讯网 w88优德 港京印刷图库 澳门足球盘 球盘 娱乐场 联众网站 沙龙365 7080棋牌游戏 真钱 澳门回归日期 大众娱乐网 卡宾官方旗舰店 mg电子 全亚洲首选288x nba即时比分 本港 中国足彩竞猜网 斗地主规则 七星彩论坛图规 网上赌博 单双规律 沈泳 华夏娱乐网 明升备用网址 梦网书城 盈禾国际 明升体育 博狗沃鑫 卡宾官方旗舰 信誉赌场 球探比分网 竞彩论坛空间 三亚娱乐 soutec 北京福利彩票 澳门彩票公司 北京pk10 凤凰 纸牌小游戏 皇冠现金代理 银河国际亚洲首选288x 三六八高手论坛 空中城市 赌球心得 188比分 让球规则 三星娱乐城 诺贝尔娱乐城 今天有nba直播吗 5060全讯网
查看大图

我是COCO,是一位手机摄影师。 频繁的差旅生活,让我偶然开始使用手机捕捉路上的见闻。装进我瞳孔的点点滴滴,让我欲罢不能。 美食、人文、人像,我的步子越迈越大,稚嫩的拍摄小装备,常会错过那些迅速消失的奇妙情境。 热爱是最高明的老师,艺术属于所有的执念与心境。

我是Park,是一名服装搭配师。 从少年时起,我有过一些梦想,但它们最终枯竭,干涸,无法延续。但服装与时尚,却一直占据着我的梦想。我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影响,对那些长袖与高领,洋红色和赫本裙,有自己的观点。 我会尽力为胖女孩做衣服,让丰腴的姑娘展示圆润的线条,看起来凹凸有致。手工可以让我沉静,皮具、布艺,都在我的手里有模有样。

我是土妞,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 。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想象时光流逝,回到大唐盛世,我必是绝代美女。眼下,只有高举45度角,才能为我成就展现自己的样貌,不是心宽体胖,应为体胖心宽。 妈妈、女儿、媳妇、我变换着角色,试图协调自己,让我的生活在无风浪里,同时存在情趣的小波澜,唯独不能抵挡美食的诱惑和旅行的召唤。我想,我胖故我在!

我是黑C,是一位艺人造型师。 在无人的日子, 空旷的房间, 我不会感到孤寂, 我可以悉心安排热衷的爱好 ,聆听小提琴与钢琴的协奏, 也能藏匿于人群之中观察人群。 我的九只猫咪在我的心里抚慰我光洁的皮肤, 我喜欢一切沾有香味的物品。作为有一头光泽秀发的女孩,骑在摩托车上,口哨声从身边掠过,我想自己足够拉风,我的美不需要用身材诠释。

我是丹姐,是一位化妆老师。 21岁我交了男朋友,短暂的甜蜜日子,紧接着掉进了深渊。 他的感情经历在我的心里烙下了伤疤,我是如此缺乏尊严,我带着满身伤痛,带着这个让我绝望的男孩儿,出门购置他前女友喜爱的食物。 分离与复合,我知道我无法用一种伤痛代替另外的,于是我有了双倍的伤口。我们再次相拥在一处,尖叫与哭泣。爱吗?我想是的,但爱也将我们撕裂!分手,我终于重获宁静。

我是李梓,是一位模特经纪人 钟爱彩妆、美甲、唱歌、看电影,现在我对自己的身材稍有释怀。 我热爱着品类繁多的美食,又嫉恨自己难以穿进的时装。是的,我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哭喊着的小矛盾体。

Metal I am Metal,a professional model manager. You Only Live Once? False. You Live Everyday. You Only Die Once.

我的故事 我是卢凯凯,本科学历,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在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可进了大学,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学的专业,那些课程枯燥无比,在那时候我喜欢上了摄影,安分熬到了毕业,我决定了,要做一名摄影师。

爷爷的故事 我是卢金狗,家有五亩田,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农闲时,在村口的油桶厂做工,后来厂老板生意没落,欠了工钱,我这人实诚,见老板落魄也就不追讨了。我从小食素,身体很结实,从没生过病,前不久头有点晕眩,便去医院检查,无大碍,应该是上岁数了。

奶奶的故事 我叫吴阿三,有一女儿、两个儿子,得过模范夫妻的表彰。娘家就在河对岸,早些年回去得走泥路,对岸的弟弟会开船,偶尔傍晚会撑船过来吃个便饭。后来人老了,路修通了,来往却少了。

姑母的故事 我是卢卫芬,家中长女。20多岁出嫁,生了一个儿子,在今年年初喜得孙子。年轻的时候,在工厂上班,后来效益不好,就去经商,年龄大了,跟不上市场经济的形势,卖掉了门市部。如今在侄子开办的工厂里做一名财务出纳。今年我帮两位老人报了个去北京的旅游团,北京对于那一代人来说都意义非凡。

父亲的故事 我是卢卫建,家里排行老二。我18岁就来城里打工,一年的工钱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22岁结婚,转行经商,几乎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家工厂,因为管理水平有限,很多事情还得亲力亲为。这几年时常抱怨,想早点退休,但为了这个家,扛过了一年又一年。

叔父的故事 我是卢卫忠,家中排行第三。入赘到隔壁王家门村,有个儿子,后来离了婚。做过水泥工,也出去搭过彩钢板,现在在哥哥厂里工作,今年买了人生中第一辆汽车。

外婆的故事 我是吴月英,有两个女儿,领养了一个儿子。女儿都出嫁了,小女儿志娟就嫁在同村,前门后门的距离。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趁着腿脚还方便,会去邻村烧香拜佛。老伴过世20年了,在凯凯出生的那年走的,他没有享到子女的福。

姨母的故事 我是卢志英,大女儿,有一个儿子,现在也是两个孙子的奶奶了。我高中毕业,在当年还是很稀缺的。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和妹妹一起去外地经商,一直到现在。现在有了两个小孙子,让我开始慢慢放下生意,腾出时间来照料他们。

母亲的故事 我是卢志娟,是家里的小女儿,年轻的时候在镇上的丝厂做出纳,工作成绩出色,还获得过先进个人。后来,迎来一波下海大潮,我辞去了稳定的工作,经商至今。在商场里打拼了20几个年头,回头再看当初的决定,未尝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未来的卢凯凯


蔡旸《胖胖的》
 
人们总说自己没有故事,但是我不相信,因为每个街道下面都流淌着一条神秘的河。也许多年之后我们回头观看,时间会让这些细小的影像,成为层峦叠嶂的景观。不是诗人同样可以读懂诗歌,不是作曲家仍能享用音乐,不是绘画者一样被色彩的变幻鼓舞。我们当然不是酒鬼,却在某一天的清晨,为田野外飘来五谷的清香所沉醉。故事无边界,影像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是回忆的麦浪,时间的化石,是燥热夏夜终于抵达的一场滂沱大雨。




卢凯凯《家》
 
家,既熟悉又陌生的词汇。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的9年,父母在外地做生意,而我则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初夏的水稻田,夜晚蛙声一片;金秋的麦场,稻机运转到深夜,那是我童年的全部。那时我对家的概念是物质的,也许它只是一座房子。随着年龄增长,异地求学,路途遥远,一去难归。家人日渐变老,老得我不敢直视。家,开始变得意义丰富,它绘刻出我们面孔轮廓的沟壑,也隐藏进DNA中,它无处不在,它比宇宙更大。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