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微摄影>> 图集

艺高人胆大 战斗机飞行员玩自拍

来源:网易   责编:小A   2015-01-15

瑞士空军 F-18 战斗机飞行员拍摄的自拍照。照片中主角的双臂展开,就像一个锚,在他的左右两侧是另外两架 F-18——完美地对称构图。而且,飞行员还把外面的雪景也拍摄到了镜头中。这张照片堪称完美的自拍照。

皇家挪威空军 F-16 飞行员的自拍照。由于戴着氧气面罩,所以我们无法看到这个飞行员的表情,不过从他的眼睛我们还是可以看出来他相当满意。由于 F-16 战斗机良好的可视角度,飞行员得以拥有非常好的视野。

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巴西空军的约翰逊·巴罗什中士证明,想要拍摄好看的飞行员自拍照不一定需要 GoPro。巴罗什中士在飞跃纳塔尔港口时,从幻影2000战斗机的后座上拍摄了这张照片。他使用的拍照设备是佳能 E0S 5D Mark II,相机上加装了鱼眼镜头。

新泽西空军国民警卫队 F-16D 飞行员的自拍照,照片中壮观的白色地平线将蓝色的水域和天空分开。根据飞行员头顶的彩带判断,这张照片是在空中加油机为 F-16D 加油的过程中拍摄的。

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这张自拍照不同于普通的正面自拍照,这张照片是自下而上的视角。不知是否有意为之,这张照片还把飞行编队也拍了进去。

以色列空军飞行员拍的自拍照。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来,这位以色列空军的飞行员拍摄这张照片时,飞机正在翻滚。为了打消人们的顾虑,以色列空军在 Facebook 主页上说明,这种飞机其实有两个飞行员,而自拍的这位飞行员当时没有在操控飞机。在机翼的右侧可以看到特拉维夫的主要建筑拉宾广场。

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巴罗什中士可能奠定了空军自拍界的传奇地位。这张照片于圣保罗的皮拉苏农加上空某处。在他的身后,是几架 T-27 啄木鸟飞机。从面罩上的倒影判断,这张照片还是由巴罗什的佳能 E0S 5D Mark II拍摄的。

皇家荷兰空军 F-16 飞行员的自拍。毋庸置疑,如果说飞行员最爱什么,那答案只能是“飞机”。他们要么坐在飞机里飞行,要么就是在盯着飞机看。比如,照片里这个飞行员就无法把视线从位于左侧的荷兰第一架波音-787飞机上移开。皇家荷兰空军在这架飞机进入荷兰领空后就开始为其护航,自然,这也是自拍的绝佳机会。

摘掉面罩的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正在承受地球引力的作用。

土耳其空军的 F-16 飞行员。这位飞行员在飞跃北塞浦路斯的凯里尼亚时释放出了几个照明弹。此举有可能是为了方便地面的观测人员,也有可能就是为了拍照而已。

美国空军第一战地摄影中队的资深飞行员马修·布伦赫(Matthew Bruch)身后就是内华达州的内里斯空军基地,而远处就是拉斯维加斯。这张自拍照拍摄于起飞后不久。F-15D 的涂装看起来跟沙漠的颜色是一样的。

美国海军的内特·巴顿(Nate Barton)中尉。2013年至2014年,内特·巴顿中尉是蓝天使飞行表演队的成员,2014年5月,他拍摄了这张自拍照。从面罩的反射中可以看出来,他拍摄这张照片时用的是 iPhone 手机。照片中的背景是马里兰海军陆战队纪念体育场。

皇家荷兰空军飞行表演队的杰伦·迪肯斯(Jeroen Dickens)队长。

以色列国防军的 F-15I 飞行员。考虑到以色列国防军很少公开飞行员的照片,这张照片还是很珍贵的。下方的区域是撒玛利亚朱迪亚山地,右上角是死海的一部分。

皇家丹麦空军的托马斯·克里斯坦森(Thomas Kristensen)。拍摄这张自拍照之前,飞行员刚发射了一颗空对空导弹。

皇家英国空军特技表演队的资深飞行员亚当·弗莱彻(Adam Fletcher),这张使用 Canon 5D Mark III 拍摄的照片赢得了皇家英国空军的摄影奖。

巴伐利亚之虎,德国空军。看看飞行头盔两侧的机翼,我们就知道为什么德国空军被称为“巴伐利亚之虎”。

. 皇家荷兰空军飞行表演队的杰伦·迪肯斯(Jeroen Dickens)队长。

解放军歼-15飞行员。歼-15自2013年起实现量产,并且成为了中国航母“辽宁舰”的舰载机。照片的右下角就是“辽宁舰”。

查看大图

瑞士空军 F-18 战斗机飞行员拍摄的自拍照。照片中主角的双臂展开,就像一个锚,在他的左右两侧是另外两架 F-18——完美地对称构图。而且,飞行员还把外面的雪景也拍摄到了镜头中。这张照片堪称完美的自拍照。

皇家挪威空军 F-16 飞行员的自拍照。由于戴着氧气面罩,所以我们无法看到这个飞行员的表情,不过从他的眼睛我们还是可以看出来他相当满意。由于 F-16 战斗机良好的可视角度,飞行员得以拥有非常好的视野。

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巴西空军的约翰逊·巴罗什中士证明,想要拍摄好看的飞行员自拍照不一定需要 GoPro。巴罗什中士在飞跃纳塔尔港口时,从幻影2000战斗机的后座上拍摄了这张照片。他使用的拍照设备是佳能 E0S 5D Mark II,相机上加装了鱼眼镜头。

新泽西空军国民警卫队 F-16D 飞行员的自拍照,照片中壮观的白色地平线将蓝色的水域和天空分开。根据飞行员头顶的彩带判断,这张照片是在空中加油机为 F-16D 加油的过程中拍摄的。

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这张自拍照不同于普通的正面自拍照,这张照片是自下而上的视角。不知是否有意为之,这张照片还把飞行编队也拍了进去。

以色列空军飞行员拍的自拍照。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来,这位以色列空军的飞行员拍摄这张照片时,飞机正在翻滚。为了打消人们的顾虑,以色列空军在 Facebook 主页上说明,这种飞机其实有两个飞行员,而自拍的这位飞行员当时没有在操控飞机。在机翼的右侧可以看到特拉维夫的主要建筑拉宾广场。

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巴罗什中士可能奠定了空军自拍界的传奇地位。这张照片于圣保罗的皮拉苏农加上空某处。在他的身后,是几架 T-27 啄木鸟飞机。从面罩上的倒影判断,这张照片还是由巴罗什的佳能 E0S 5D Mark II拍摄的。

皇家荷兰空军 F-16 飞行员的自拍。毋庸置疑,如果说飞行员最爱什么,那答案只能是“飞机”。他们要么坐在飞机里飞行,要么就是在盯着飞机看。比如,照片里这个飞行员就无法把视线从位于左侧的荷兰第一架波音-787飞机上移开。皇家荷兰空军在这架飞机进入荷兰领空后就开始为其护航,自然,这也是自拍的绝佳机会。

摘掉面罩的巴西空军约翰逊·巴罗什(Johnson Barros)中士正在承受地球引力的作用。

土耳其空军的 F-16 飞行员。这位飞行员在飞跃北塞浦路斯的凯里尼亚时释放出了几个照明弹。此举有可能是为了方便地面的观测人员,也有可能就是为了拍照而已。

美国空军第一战地摄影中队的资深飞行员马修·布伦赫(Matthew Bruch)身后就是内华达州的内里斯空军基地,而远处就是拉斯维加斯。这张自拍照拍摄于起飞后不久。F-15D 的涂装看起来跟沙漠的颜色是一样的。

美国海军的内特·巴顿(Nate Barton)中尉。2013年至2014年,内特·巴顿中尉是蓝天使飞行表演队的成员,2014年5月,他拍摄了这张自拍照。从面罩的反射中可以看出来,他拍摄这张照片时用的是 iPhone 手机。照片中的背景是马里兰海军陆战队纪念体育场。

皇家荷兰空军飞行表演队的杰伦·迪肯斯(Jeroen Dickens)队长。

以色列国防军的 F-15I 飞行员。考虑到以色列国防军很少公开飞行员的照片,这张照片还是很珍贵的。下方的区域是撒玛利亚朱迪亚山地,右上角是死海的一部分。

皇家丹麦空军的托马斯·克里斯坦森(Thomas Kristensen)。拍摄这张自拍照之前,飞行员刚发射了一颗空对空导弹。

皇家英国空军特技表演队的资深飞行员亚当·弗莱彻(Adam Fletcher),这张使用 Canon 5D Mark III 拍摄的照片赢得了皇家英国空军的摄影奖。

巴伐利亚之虎,德国空军。看看飞行头盔两侧的机翼,我们就知道为什么德国空军被称为“巴伐利亚之虎”。

. 皇家荷兰空军飞行表演队的杰伦·迪肯斯(Jeroen Dickens)队长。

解放军歼-15飞行员。歼-15自2013年起实现量产,并且成为了中国航母“辽宁舰”的舰载机。照片的右下角就是“辽宁舰”。

全球各地的飞行员将自拍现象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的的确确是新“高度”。由于配备了 GoPro 这样的照相设备和鱼眼镜头,飞行员可以在工作甚至演习的过程中进行自拍。而飞行员也用这些自拍照片证明了自己的拍摄技巧,不仅仅是简单的按快门拍照而已。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