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老山战场拍摄的生死瞬间——战地摄影师线云强(四)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顿河哥萨克   2016-08-11

001-1988年4月15日,我跟随特别行动小组在崎岖险恶的亚热带丛林山路上飞一样奔袭了8公里参加战斗,只顾拍摄却忘记带着枪。

002-1988年4月15日中午,老山前线第十五侦察大队四连帐篷营地的电台声响:敌人下来了!随着连长邱枢“紧急集合”的命令,战友们紧急整装待发。

003-整队登车出发这一刻,副大队长许军(左一)背着微型冲锋枪匆匆地加入了战斗行动小组。(1988年)

004-在战场上,战斗的胜利取决于指挥员机智高效果断的指挥,连长邱枢(左一)、副连长杜海权(左二)几秒钟的沟通就带领战友们出发了。(1988年)

005-我来不及带上枪支弹药,背上理光KR-10照相机加入了特别行动小组紧随战友们飞速向边境线奔袭,南疆的山路崎岖险恶,我们穿过雷区,连滚带爬,满身泥水,上气不接下气地足足“飞奔”了八公里。(1988年)

005-我来不及带上枪支弹药,背上理光KR-10照相机加入了特别行动小组紧随战友们飞速向边境线奔袭,南疆的山路崎岖险恶,我们穿过雷区,连滚带爬,满身泥水,上气不接下气地足足“飞奔”了八公里。(1988年)

007-为躲避雷区,战友们艰难地在山高林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穿行。(1988年)

008-长途奔袭,战友们苍白的脸色,疲惫的身躯,难忍的饥渴。这个时候的水,无异于甘泉。战士王胜利一头扎进水桶……(1988年)

009-那天,在闷热的险路丛林里,我105斤瘦瘦的身体浑身是劲,生怕掉队。到达作战地域,我居然跑到了最前面,拍下了连长邱枢带队伍冲出丛林的瞬间。(1988年)

010-最早到达作战地域的连长邱枢,一屁股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等待队伍汇合。(1988年)

011-长途奔袭的四班战士刘福发,像雕塑一样坐在石头上等待战友们汇合。(1988年)

012-在我们连队出现两个同名的李文学,一个是重机枪班的班长,连队的狙击手;另一个就是图片上的这位观察排战士李文学。他背着几十斤重的高倍望远镜,在奔袭途中小憩的时候,我把镜头对准了这个一脸稚气的战友。(1988年)

013-战斗就要打响前,特别行动小组在前沿阵地快速集合等待命令。(1988年)

014-长途奔袭到达战斗地域后,大部分人都瘫倒在地短暂休息,只有大个子一班战士杨忠奇、王占水站在那里喘息。(1988年)

015-战斗打响前,连长邱枢、副连长杜海权、排长李仲明在前沿阵地进行兵力部署。(1988年)

016-战斗打响了,我咬着牙和特别行动小组到达了战斗的最前沿,随着连长邱枢(右二)“重机枪占领阵地……” 的命令声,只见副大队长许军(右一)一下子蹿到了队伍的最前边,密切注视着敌情。这时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得令人窒息,我心跳加速上气不接下气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1988年)

017-战斗打响了,连长邱枢满身汗水,镇定自若在最前沿指挥战斗。(1988年)

018-战斗打响了,这里是离敌人最近的距离,战友们小心翼翼地爬上山顶,占领制高点。在枪炮声中,这动作,这神情让我窒息。(1988年)

019-战斗打响了,潜伏在丛林里的哨兵密切注视着敌情。他那警惕的眼神和沙哑的声音使紧张的战斗气氛无法言表。(1988年)

020-战斗打响了,天空下起了小雨,这小雨和炮火硝烟交融在一起,使整个战场阴沉沉的,战友们抬着担架穿行在硝烟笼罩的丛林里。(1988年)

021-战斗打响了,战友们在敌人阵地眼皮底下抢回了离别整整30天的二排长唐道权烈士遗体。看到残缺遗体的战友们悲痛万分,小心翼翼地把他抱上担架,我鼻腔闻到的是腥臭腐烂的人肉味。(1988年)

022-那天凌晨,侦察四连捕俘组与敌遭遇发生激战,战斗中二排长唐道权和捕俘组的战士吕敬海身负重伤。唐道权负伤后晕倒在草丛中,激战中战友们没能找到他,当他醒来时敌人已距他十几米远,为了能让战友们快速撤离不再为他牺牲;为了维护军人的尊严,他毅然拉响了“光荣手榴弹”,以身殉国。连长邱枢、指导员崔文先后组织了多次冲锋,想抢回他的遗体,但敌众我寡,没能成功。这场战斗结束后,敌人把他埋在阵地下方,用机枪昼夜看守,想用烈士遗体诱我连进入伏击区。 我们连为了能让烈士英灵早日安息,连续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手段,调动敌人的注意

023-凯旋归来,疲惫不堪的排长李仲明、重机枪班大李文学坐在地上一动不动。(1988年)

024-凯旋归来的特别行动小组疲惫不堪地坐在营区地上,那一双双雨水、泥土筑成的胶鞋,构成了一幅鏖兵图画。(1988年)

025-组织干事高久顺来迎接凯旋的战友们,他和我一起来到老山前线,严格执行我们师政治部主任蒋洪志、宣传科长徐梦成的嘱托“一定要把小线完完整整地给我带回来,千万不要让他踩着地雷……”这家伙磨磨唧唧整天看着我。出征前,他自己花钱买了台理光牌照相机用的不算太熟练,由于战区雨雾较大,心疼地整天用塑料袋包着,这台照相机为我留下很多珍贵战地影像。(1988年)

查看大图

001-1988年4月15日,我跟随特别行动小组在崎岖险恶的亚热带丛林山路上飞一样奔袭了8公里参加战斗,只顾拍摄却忘记带着枪。

002-1988年4月15日中午,老山前线第十五侦察大队四连帐篷营地的电台声响:敌人下来了!随着连长邱枢“紧急集合”的命令,战友们紧急整装待发。

003-整队登车出发这一刻,副大队长许军(左一)背着微型冲锋枪匆匆地加入了战斗行动小组。(1988年)

004-在战场上,战斗的胜利取决于指挥员机智高效果断的指挥,连长邱枢(左一)、副连长杜海权(左二)几秒钟的沟通就带领战友们出发了。(1988年)

005-我来不及带上枪支弹药,背上理光KR-10照相机加入了特别行动小组紧随战友们飞速向边境线奔袭,南疆的山路崎岖险恶,我们穿过雷区,连滚带爬,满身泥水,上气不接下气地足足“飞奔”了八公里。(1988年)

005-我来不及带上枪支弹药,背上理光KR-10照相机加入了特别行动小组紧随战友们飞速向边境线奔袭,南疆的山路崎岖险恶,我们穿过雷区,连滚带爬,满身泥水,上气不接下气地足足“飞奔”了八公里。(1988年)

007-为躲避雷区,战友们艰难地在山高林密的亚热带丛林里穿行。(1988年)

008-长途奔袭,战友们苍白的脸色,疲惫的身躯,难忍的饥渴。这个时候的水,无异于甘泉。战士王胜利一头扎进水桶……(1988年)

009-那天,在闷热的险路丛林里,我105斤瘦瘦的身体浑身是劲,生怕掉队。到达作战地域,我居然跑到了最前面,拍下了连长邱枢带队伍冲出丛林的瞬间。(1988年)

010-最早到达作战地域的连长邱枢,一屁股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等待队伍汇合。(1988年)

011-长途奔袭的四班战士刘福发,像雕塑一样坐在石头上等待战友们汇合。(1988年)

012-在我们连队出现两个同名的李文学,一个是重机枪班的班长,连队的狙击手;另一个就是图片上的这位观察排战士李文学。他背着几十斤重的高倍望远镜,在奔袭途中小憩的时候,我把镜头对准了这个一脸稚气的战友。(1988年)

013-战斗就要打响前,特别行动小组在前沿阵地快速集合等待命令。(1988年)

014-长途奔袭到达战斗地域后,大部分人都瘫倒在地短暂休息,只有大个子一班战士杨忠奇、王占水站在那里喘息。(1988年)

015-战斗打响前,连长邱枢、副连长杜海权、排长李仲明在前沿阵地进行兵力部署。(1988年)

016-战斗打响了,我咬着牙和特别行动小组到达了战斗的最前沿,随着连长邱枢(右二)“重机枪占领阵地……” 的命令声,只见副大队长许军(右一)一下子蹿到了队伍的最前边,密切注视着敌情。这时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得令人窒息,我心跳加速上气不接下气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1988年)

017-战斗打响了,连长邱枢满身汗水,镇定自若在最前沿指挥战斗。(1988年)

018-战斗打响了,这里是离敌人最近的距离,战友们小心翼翼地爬上山顶,占领制高点。在枪炮声中,这动作,这神情让我窒息。(1988年)

019-战斗打响了,潜伏在丛林里的哨兵密切注视着敌情。他那警惕的眼神和沙哑的声音使紧张的战斗气氛无法言表。(1988年)

020-战斗打响了,天空下起了小雨,这小雨和炮火硝烟交融在一起,使整个战场阴沉沉的,战友们抬着担架穿行在硝烟笼罩的丛林里。(1988年)

021-战斗打响了,战友们在敌人阵地眼皮底下抢回了离别整整30天的二排长唐道权烈士遗体。看到残缺遗体的战友们悲痛万分,小心翼翼地把他抱上担架,我鼻腔闻到的是腥臭腐烂的人肉味。(1988年)

022-那天凌晨,侦察四连捕俘组与敌遭遇发生激战,战斗中二排长唐道权和捕俘组的战士吕敬海身负重伤。唐道权负伤后晕倒在草丛中,激战中战友们没能找到他,当他醒来时敌人已距他十几米远,为了能让战友们快速撤离不再为他牺牲;为了维护军人的尊严,他毅然拉响了“光荣手榴弹”,以身殉国。连长邱枢、指导员崔文先后组织了多次冲锋,想抢回他的遗体,但敌众我寡,没能成功。这场战斗结束后,敌人把他埋在阵地下方,用机枪昼夜看守,想用烈士遗体诱我连进入伏击区。 我们连为了能让烈士英灵早日安息,连续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手段,调动敌人的注意

023-凯旋归来,疲惫不堪的排长李仲明、重机枪班大李文学坐在地上一动不动。(1988年)

024-凯旋归来的特别行动小组疲惫不堪地坐在营区地上,那一双双雨水、泥土筑成的胶鞋,构成了一幅鏖兵图画。(1988年)

025-组织干事高久顺来迎接凯旋的战友们,他和我一起来到老山前线,严格执行我们师政治部主任蒋洪志、宣传科长徐梦成的嘱托“一定要把小线完完整整地给我带回来,千万不要让他踩着地雷……”这家伙磨磨唧唧整天看着我。出征前,他自己花钱买了台理光牌照相机用的不算太熟练,由于战区雨雾较大,心疼地整天用塑料袋包着,这台照相机为我留下很多珍贵战地影像。(1988年)

作者简介
线云强1965年8月出生于辽宁铁岭,北部战区陆军《前进报》高级编辑,大校军衔。vwin德赢理事、艺委会委员。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曾参加老山自卫反击作战、1991年安徽、1998年松花江、嫩江抗洪抢险、“和平使命-2013”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等重大军事摄影报道,曾三次荣获(第三届、第七届、第八届)“中国摄影艺术创作个人成就最高奖——金像奖” 。是中国摄影协会首届授予的“德艺双馨”优秀摄影师。荣获纪念vwin德赢成立50周年表彰的为中国摄影事业做出“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称号。五次荣立二等功,享受国务院“新闻与出版特殊津贴”。2014年9月,参加中国文联赴美国纽约“视觉艺术策展人研修班”学习,第25届中国摄影艺术展览评委。

出版发行《战友——线云强军旅摄影20年》、《线云强俯瞰东北——空中看沈阳》等十几部摄影作品集。

摄影作品《军人》、《战友》、《大象无形——线云强俯瞰东北》、《天下》多次在北京、上海、沈阳、香港、平遥、大理、连州、凤凰古城等地展出。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