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手机摄影单元——手机摄影新锐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张双双   2018-04-25

李少贤——《婚礼,这里有很多幸福》——作品阐释: 抓拍于2018年1月中旬,弟弟阿龙婚礼。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肖圣岩——《冬之女神,以天为镜,冰为梳,木为发》——作品阐述: 在一个晴朗的冬日,车棚悬挂的冰凌和远处萧疏的树木,早已是冥冥中珠联璧合的一对。我用小小的镜头见证了这美妙一刻。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陈永辉——《走过》——作品阐释: 拍摄于广州。那天心情低落,走过一处街角看到这个画面,于是拿起手机拍下来。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徐诗瑶——《层林尽染色斑斓》——作品阐释: 深秋,地处皖南“川藏线”上的宁国市方塘乡青龙湾水库腹地,二千余亩落雨杉密集整齐地生长在水中,与宽广碧绿的水面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陈良——《荒诞世界》——作品阐释: 2018年1月7日拍摄于绍兴。一只玩具大鹅正好与朋友背影形成一个交错有趣的画面。

赵津——《留守》——作品阐释: 公交车里此情此景让我想到,城市小孩虽然物质条件与教育环境不错,但是缺少父母照顾与陪伴,同样是在留守的边缘。

胡雅丽——《雨中抢救》——作品阐释: 拍于浙江龙游湖镇,上班路上。

刘泽民——《日出与第三只手“自拍杆”》——作品阐释: 在泰山之巅,没睡醒的我,手机拍下一张张游客照。这张意外的照片,我保留至今。

郑昉璨——《亲情最珍贵》——作品阐释: 这张照片是我在公司下班之后,路过楼下儿童游乐区域时拍的。

王萨萨——《对话》——作品阐释: 观看者背影与久远时代的人物头像,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对话感。

何惠洁——《古镇“舞龙”》——作品阐释:         拍摄于位于广东广州番禺沙湾的“沙湾古镇”。小女孩玩出来的泡泡,形态就像舞龙一样。

汪仁骏《吴老师的掌力愈发厉害了》

谢宇——《这么近、那么远》——作品阐释: 我们在世界的两端,这么近,那么远。记忆里都是你的声音,岁月是一个封闭的容器封住了我也同样封住你。我们在世界的两端,这么近,那么远。我想我们是一对角度偏离很大的线,但却始终没有平行......

张春生——《热闹鞋店》——作品阐释: 2017年10月5日摄于广东中山的一个商场。器材:努比亚手机Z9。

李大山——《栖》——作品阐释:在一片拆迁区域,我看到两只麻雀落在印有一棵树的围挡上,感觉这两只麻雀是不是把这个当成了真树。

查看大图

李少贤——《婚礼,这里有很多幸福》——作品阐释: 抓拍于2018年1月中旬,弟弟阿龙婚礼。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焦会——《孤独城市》——作品阐释: 孤独,它是一座城市,栖居其间,没有规则;独处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幻想一个人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行走。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张开宇——《地下窗口》——作品阐述: 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用手机记录下那些有一面之缘的同路人。地铁的窗口,就如同电视的屏幕,播放着一场场小人物为生活而奔波的戏剧。拍他们,其实也是在拍我自己。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王璞——《小天使们,我的日常》——作品阐释: 我是个幼师,孩子是我生活的绝大部分。他们的天真可爱,调皮捣蛋,我都希望能定格留念。我的生活有他们陪伴,很开心。

肖圣岩——《冬之女神,以天为镜,冰为梳,木为发》——作品阐述: 在一个晴朗的冬日,车棚悬挂的冰凌和远处萧疏的树木,早已是冥冥中珠联璧合的一对。我用小小的镜头见证了这美妙一刻。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黄大将——《新十二生肖》——作品阐释: 芸芸街头,众生百态。在街头发现人们现在穿着的衣服图案很有意思,忽然想到十二个生肖是一个轮回,积累了些日子,就有了这新十二生肖。

陈永辉——《走过》——作品阐释: 拍摄于广州。那天心情低落,走过一处街角看到这个画面,于是拿起手机拍下来。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陆隽——《我的一天》——作品阐释: 作品模拟第一视角,记录了一天不同时间的10个场景,突出了纪实性和趣味性。

徐诗瑶——《层林尽染色斑斓》——作品阐释: 深秋,地处皖南“川藏线”上的宁国市方塘乡青龙湾水库腹地,二千余亩落雨杉密集整齐地生长在水中,与宽广碧绿的水面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陈良——《荒诞世界》——作品阐释: 2018年1月7日拍摄于绍兴。一只玩具大鹅正好与朋友背影形成一个交错有趣的画面。

赵津——《留守》——作品阐释: 公交车里此情此景让我想到,城市小孩虽然物质条件与教育环境不错,但是缺少父母照顾与陪伴,同样是在留守的边缘。

胡雅丽——《雨中抢救》——作品阐释: 拍于浙江龙游湖镇,上班路上。

刘泽民——《日出与第三只手“自拍杆”》——作品阐释: 在泰山之巅,没睡醒的我,手机拍下一张张游客照。这张意外的照片,我保留至今。

郑昉璨——《亲情最珍贵》——作品阐释: 这张照片是我在公司下班之后,路过楼下儿童游乐区域时拍的。

王萨萨——《对话》——作品阐释: 观看者背影与久远时代的人物头像,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对话感。

何惠洁——《古镇“舞龙”》——作品阐释:         拍摄于位于广东广州番禺沙湾的“沙湾古镇”。小女孩玩出来的泡泡,形态就像舞龙一样。

汪仁骏《吴老师的掌力愈发厉害了》

谢宇——《这么近、那么远》——作品阐释: 我们在世界的两端,这么近,那么远。记忆里都是你的声音,岁月是一个封闭的容器封住了我也同样封住你。我们在世界的两端,这么近,那么远。我想我们是一对角度偏离很大的线,但却始终没有平行......

张春生——《热闹鞋店》——作品阐释: 2017年10月5日摄于广东中山的一个商场。器材:努比亚手机Z9。

李大山——《栖》——作品阐释:在一片拆迁区域,我看到两只麻雀落在印有一棵树的围挡上,感觉这两只麻雀是不是把这个当成了真树。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