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一只导盲犬的成长之路》夏世焱作品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顿河哥萨克   2018-04-20

“累成狗”是人们常说的口头禅,但这句话只有真正是狗狗的我们才深有体会。训练完一回到岛上立马飞奔向水盆。

出来的时候天气非常炎热,在阳光下徒步了两三个小时的我们已经渴得不行,幸好有体贴的训导员给我们买来了矿泉水,手捧着喂给我们喝,感觉好温馨。

岛上有位艺术家,每次我们训练经过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停下来观摩一下。想知道他究竟画的是什么东东。

尽管现在还不能进到地铁上面,但我们可以在进站口的楼梯上进行训练。第一次走这么多台阶让我有些紧张,更何况旁边还有这么多围观的群众。

进到社区里面,社区的叔叔阿姨很是热情,硬要让我给对着他们笑一个。但我还是选择高傲地走过了。

路上经常会邂逅同伴,但是就算是我们心仪的对象也要做到心无旁骛。

每次外出训练,训导员都会给我们选择不同的道路,让我们尽量多的熟悉陌生的环境。

每个月训导员都会给我们洗一次澡,这是我们最享受的时刻。

每天傍晚,训导员都会带我们到指定的草坪上厕所,这其实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每天下午我和其他五只小伙伴就出岛训练,刚上岸的我们有些迫不及待。

虽然有时候我不太明白训导员在说什么,但是他们的抚摸能够告诉我们,我们刚才做得很好。

脱下了训练马甲的我们就是一只普通的狗狗,于是我们开始了最疯狂的时刻。

为了检验我们的训练成果,训导员有时候会戴上眼罩扮成盲人让我们带路。虽然有些压力,但是我们还是要自信面对。

我们每个狗狗都有自己的单间,但是听说要发晚饭了,有些急不可耐地蹦了起来。

训导员平时对我们非常的严厉,不过训练完以后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玩耍。瞧把我凶得,你嘴有我大么?

训导员在跟超市的老伴征求同意以后,我们才能进入店里。

一岁的时候,我被几名训导员从寄养家庭带到了“导盲犬训练基地”,我才意识到我一生下来就带着一种使命。那就是,我要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一只合格的“导盲犬”!

在路上每遇到一个台阶我们都要先停下来,待训导员发出指示以后才能继续前进。

在任何一个环境只要训导员发生“坐”的指令,我们都必须马上原地坐下,有时候一坐就是近半个小时,哪怕训导员不在身旁。

查看大图

“累成狗”是人们常说的口头禅,但这句话只有真正是狗狗的我们才深有体会。训练完一回到岛上立马飞奔向水盆。

出来的时候天气非常炎热,在阳光下徒步了两三个小时的我们已经渴得不行,幸好有体贴的训导员给我们买来了矿泉水,手捧着喂给我们喝,感觉好温馨。

岛上有位艺术家,每次我们训练经过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停下来观摩一下。想知道他究竟画的是什么东东。

尽管现在还不能进到地铁上面,但我们可以在进站口的楼梯上进行训练。第一次走这么多台阶让我有些紧张,更何况旁边还有这么多围观的群众。

进到社区里面,社区的叔叔阿姨很是热情,硬要让我给对着他们笑一个。但我还是选择高傲地走过了。

路上经常会邂逅同伴,但是就算是我们心仪的对象也要做到心无旁骛。

每次外出训练,训导员都会给我们选择不同的道路,让我们尽量多的熟悉陌生的环境。

每个月训导员都会给我们洗一次澡,这是我们最享受的时刻。

每天傍晚,训导员都会带我们到指定的草坪上厕所,这其实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每天下午我和其他五只小伙伴就出岛训练,刚上岸的我们有些迫不及待。

虽然有时候我不太明白训导员在说什么,但是他们的抚摸能够告诉我们,我们刚才做得很好。

脱下了训练马甲的我们就是一只普通的狗狗,于是我们开始了最疯狂的时刻。

为了检验我们的训练成果,训导员有时候会戴上眼罩扮成盲人让我们带路。虽然有些压力,但是我们还是要自信面对。

我们每个狗狗都有自己的单间,但是听说要发晚饭了,有些急不可耐地蹦了起来。

训导员平时对我们非常的严厉,不过训练完以后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玩耍。瞧把我凶得,你嘴有我大么?

训导员在跟超市的老伴征求同意以后,我们才能进入店里。

一岁的时候,我被几名训导员从寄养家庭带到了“导盲犬训练基地”,我才意识到我一生下来就带着一种使命。那就是,我要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一只合格的“导盲犬”!

在路上每遇到一个台阶我们都要先停下来,待训导员发出指示以后才能继续前进。

在任何一个环境只要训导员发生“坐”的指令,我们都必须马上原地坐下,有时候一坐就是近半个小时,哪怕训导员不在身旁。

每年四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三是国际导盲犬日。据了解,目前广东省约有75万视障人士,其中广州就约6万。国际通常认为,一个国家只有1%以上的盲人使用导盲犬,才能称之为导盲犬的普及。按此标准计算下来,广东省需要7500只导盲犬(广州需要600只)。而目前,广东省仅广州有一只叫“万福”的导盲犬。

去年七月份,华南地区首个导盲犬训练基地在海珠区丫髻沙岛建立。在这里第一批“预备导盲犬”正在接受紧张的集训,合格的导盲犬将被免费提供给有需要的盲人。

-------------------------------------------------------------------------

我叫Anson,一岁半,男孩。从我出生的那天起,妈妈就告诉我,我这辈子注定是一只不寻常的拉布拉多狗。我当时因为太小,并不明白妈妈的话,直到一岁的时候,我被几名训导员从寄养家庭带到了“导盲犬训练基地”,我才意识到我一生下来就带着一种使命。那就是,我要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一只合格的“导盲犬”!

这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石岗路码头对面的丫髻沙岛——我的新家。在这里我结识了20多只和我同龄的小伙伴。训导员说之所以选择我们是因为我们生性温顺,体态适中,不容易受外界的刺激,不随便离开自己的主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同伴都有机会留下来。在这里我们将迎来半年多最严格的训练,只有近百分之三十的我们能够通过最后的测试。

每天早上,当太阳从珠江水面上缓缓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暖地斜射在郁郁葱葱的小岛上的时候,训导员就将我们从甜美的睡梦中叫醒。于是,一天的训练就这样开始了。

首先是上厕所。别小看这个害羞的行为,这其实也是我们训练的一部分。我们要学会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上厕所。因为我们的主人很可能在办公室或者户外呆上很长时间,我们不但需要等待,还要学会憋尿,从小养成文明的好习惯。

上完厕所,我们就要马上穿上训练的服装。这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小坎肩,上面专门印有“导盲犬”的字样。以后所有的训练都是穿着它进行的,这就相当于我们的工作服,换上以后,我们就要立即进入工作的状态。

早饭前我们首先要完成一整套的规定动作——“坐”,“卧”,“定”。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就是这样的训练却要持续几个月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在完成这些动作的时候,我们的前面就摆放着一盆盆香喷喷的狗粮。就算是馋得口水掉了一地也要做到心无旁骛。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使命:就算面临极大的诱惑,也只能想到两个字——“服从”!

吃完早餐的我们,心情也变得大好。接下来是一个小时的环岛训练:直线行走和躲避障碍。训导员在路上设置了各种各样的障碍物,我们要学会不急不慢地绕开躲避。在没有障碍的路段我们要保持直线行走,做到不低头闻地,不被周围的事物干扰。然而就是这个看似简单的训练却让很多的小伙伴直接被淘汰了。来基地一个月的时间,训导员就会对我们进行评估,例如:是否愿意接受学习?是否紧张好斗?是否集中精力?是否能够保持长时间的安静?经过我不断地努力,总算顺利地通过了第一阶段的测试。看着被淘汰的小伙伴从岛上离开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不舍,但却并不遗憾,因为我知道他们将被好心的主人收养,或者去医院做陪护,成为一名合格的“狗医生”。一个月的训练足够让他们异于同类。

下午的训练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我们要乘船离开小岛到城市中去熟悉环境,体验生活。训导员有意识地把我们带到商店,菜市场,医院,银行,公交车站等地。一路上我们能够见到各种各样新鲜的事物,包括宽阔的街道,飞奔而过的汽车,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有与同类的美丽邂逅。而面对这一切,我们要时刻保持平和的心态,不能恐慌,更不能被喜欢的异性吸引,失去理智。遇到路上的每一个台阶,我们都要求立即停下脚步,待训导员给我们指令以后才起步继续前行。我们的职责就是不把主人带入任何一个危险的境地。在公共场合,我们能够自己静静地卧在原地进行长时间的等待。一下午两个半小时的训练是对体力的一大考验,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有时候我们又热又渴,只能伸长了舌头用力地踹息,却不能发出半点叫声。即便这样我们仍然需要坚持下去。一路上,很多热情的人们向我们投来赞许的目光,有的还拿出手机给我们拍照,这让我们也感觉非常得自豪。

一天的训练总算结束了,回到岛上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缓缓落下。训导员给我们脱下了马甲,一天的疲惫在那一刻瞬间消失了,我们一起冲进草坪里追逐玩耍,在草地上肆意翻滚——脱下了马甲的我们就是一只普通的小狗。

接下来还有近半年的训练,包括去到未来主人的家里,去熟悉他生活和工作的环境,学会接受他的指令,和他一起相处。尽管未来的路还有些漫长,但我一定会努力地坚持下去,因为这就是我的使命,成为一只优秀的“导盲犬”。

作者介绍:

夏世焱,vwin德赢会员,全国十佳摄影记者,广东新快报首席摄影记者。作品《垃圾焚心》获2009年度人民摄影“金镜头”自然与环保类金奖。组照《裸婚时代》获得第24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记录类铜质收藏奖。2014年获得中国新闻摄影盛典全国十佳摄影记者称号。组照《伴我独行》入选2014年第三届“徐肖冰”全国摄影大赛佳作,同时获得第二届“公益福彩杯”民生影像全国摄影大赛最佳照片奖。《流浪歌手“倒立哥”》获2014年度人民摄影“金镜头”文化及艺术新闻类单幅铜奖。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