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成长——一个打工者的城乡生活记录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顿河哥萨克   2017-06-07

2011年2月2日,潘庄.大年三十,汪四在一墙之隔的叔叔家里帮忙整理对联。在汪四在外打工的这几年,过年的时候是一定要回家的_

2011年5月1日,潘庄。晚上,屋头焊接的火花四射,盖房子的王四兄弟和帮忙的乡亲仍在忙碌。他们总共修建了四间正房、两间偏方,用水泥硬化了几十平方米平方米的院子,再加上修盖大门、院墙和拆除旧屋,这项工事仅用了一个半月时间

2011年5月2日,潘庄。清晨六点多钟,前一天盖房忙碌到深夜的王四兄弟在各自的临时床铺上沉浸在睡梦中。他们的母亲则早早起来了,整理一些零散的物品,等待新一天的开工

2011年6月5日,济南.干完活的王四在工地的消防栓前洗脸冲汗。干完活的时候是王四最轻松的时刻,不仅因为可以休息,更重要的是一天的工资到手了_

2011年6月5日,济南。王四和干其他活的工人因为抢用电源问题吵了起来,气氛虽然紧张,几句话过后一切怒气又烟消云散,各忙各的去了。汪四说,在外边干活经常会碰到这种情况,但是一般不会发展到打架那种程度,因为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的,尽量不惹事

2011年6月5日,济南。王四去找好朋友王哥“玩”。王哥在一家单位干保安,细数起来还算是汪四的老乡,空闲的时候他也兼职做零工。年长的王哥经常介绍活给汪四,在他盖房子的时候,王哥还借给了他8000块钱,这些让汪四一直心存感激

2011年9月 21日,潘庄。依照村里的习俗,婚后第三天,王四带着申小平来到自家祖坟的所在地上坟。王四说这主要是让祖辈的魂灵认识一下自家的新媳妇

2011年9月12日,潘庄。来串门堂嫂们在观看和评论王四在济南影楼拍摄的婚纱照。拍摄婚纱照总共花费了1300元,这是王四在找熟人介绍后拿到的优惠价格

2011年9月12日,潘庄。王四坐在还未撤去塑料包膜的沙发边角上,周围满是为结婚准备的新家具,为了散去杂味,衣橱门全部敞开着,装框的婚纱照被随意摆放在地上和新茶几上

2011年9月13日,潘庄。王四和王五借了一辆面包车开回家。母亲目送开车回济南的他们。五年后,王五自己买了车。

2011年9月16日,济南。王四和申小平在济南租赁了婚纱准备回老家假婚。他们试穿婚纱。

2011年9月16日,济南。闲在家里的王四走在出租房的天台。这个地方临近城市郊区,附近没有林立的高楼遮挡阳光,这为晾晒衣服提供了好条件。周围全都是当地居民在原来的平房基础上改建的楼舍,专门出租给像汪四这样来济南打工的人们,仅王四租住的这个小院就容纳了五户外来打工者,水管和厕所是他们共享的资源._

2011年9月18日,潘庄。婚礼前一天,王四和村里的亲友们商量婚车的路线,村里几个有车的朋友可以出车帮忙

2011年9月19日,潘庄。婚礼上,受众人鼓动的王四吻向羞涩的申小平。

2011年9月19日,潘庄。早上出发去城里的宾馆接新媳妇,王四却因为不会打领带犯了难,问了一圈没人会打,最终还是城里的堂兄帮他解决了问题

2011年9月20日 ,潘庄.王四一家在新房子合影,结婚的喜气依然留存在小院的角角落落_

2011年9月21日,潘庄。婚后,汪四在仔细的查看礼金账簿,他的母亲很关注的望着他,因为谁给他们随了礼金,他们也就欠下了谁的人情,这是要还的

2011年11月29日,济南。快到产期的申小平去医院做检查,王四在“男士免进”的妇科门口寂寞等待着

2012年1月8日,济南。身怀六甲的申小平注视着正在打台球的汪四。王四闲余时间喜欢打台球,按时间收费的台球实惠而文雅,申小平也喜欢跟他去台球室看个热闹

2012年1月8日,济南。挺着大肚子的申小平在某商场工作

2012年1月8日,济南。王四和申小平在出租房里的合影。汪四请我帮他们在出租房里拍张合影,这个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甚至支不开三脚架。这时的申小平已经怀孕8个月,电暖器的暖光正好照在她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2012年1月8日,济南。王四在街头骑着摩托车。为了工作便利,汪四花2600元买了一辆摩托车,这成为了他的主要交通工具。甚至有一次,他和申小平骑着这辆摩托车回到了100公里之外的村子

2012年2月22日,肥城。王四在给第二天上午要做剖腹产手术的申小平剪脚趾甲。县城的这家医院病房条件比较差,申小平的这张病床也是临时添加的,于是本来三人间的病房被安置了5张病床

2012年2月23日,肥城.申小平手术顺利,他们的女儿出世了。在送申小平回病房的电梯途中,为申小平高举输液的王四兴奋看着妻子,他的岳母怀抱襁褓里的婴孩_

2012年2月23日,肥城。申小平做剖腹产手术前的检查

2012年2月23日,肥城。他们的女儿正安静的睡在婴儿栏中,王四双手握着申小平的手,说着柔情话语,安慰着麻醉药效过后的申小平

2012年5月10日,潘庄。王四和村里的发小在一起。汪四村里的朋友们也大多也在城里做临时工,除了逢年过节,他们难得有机会相聚。这次聚首则是因为王四弟弟结婚,大家赶回来参加祝贺

2012年8月11日,潘庄。汪四的食指因为干活受伤被缝了四针,他对这点小伤视若无睹

2012年8月11日,潘庄。王四一家三口在老家的合影

2013年2月8日,潘庄。除夕前一天,快一周岁的女儿对一切充满了好奇,申小平小心照看着她,而她的婆婆和老公也在忙着其他的家务,准备过年。

2013年2月8日,潘庄。王四怀抱着女儿,一脸欢乐。门墙上还留有弟弟王五结婚时的喜联

2013年2月9日,潘庄。大年三十的晚上,王四和亲友在一起吃年夜饭,申小平要照看哭闹的孩子,不在席列。

2013年3月15日,肥城。病房里的母亲望着和弟弟打电话的王四。听说母亲身体有点不舒服,王四匆忙坐公共汽车赶了回来,他说因为母亲年纪大了,他很担心母亲有什么意外。

2013年3月15日,潘庄。黄昏,骑着摩托车的王四在通往村子的小路上,正如他所说的,老远看到村里的乡亲时就做好了怎么打招呼的准备,所以他不喜欢村子里的生活。但是,他终究还是这个村子里的村民。

2013年3月17日,潘庄。正在浇地的王四。王四的家里还有几亩弟,农忙的时候,他和弟弟得从济南赶回来帮忙。后来,他们把这些地索性全租了出去

2013年8月11日,济南。钰钰生病住院,两口子在病房照顾孩子

2014年3月23日,济南,王四骑摩托车载着妻女在路口等绿灯

2015年2月23日,潘庄。王四带着钰钰在胡同口玩耍(2)

2015年9月26日,潘庄。王四婶子的丧礼

2015年12月18日,济南。因为白天要上班,王四和申小平在晚上跟着中介看二手房。这间临街的顶楼房没有灯,他们只好拿手机照明。房子虽然破旧点,但是40个平方仅售价28万。

2016年1月1日,济南。王四、王五和同样来自潘庄的两位老乡一起在家中吃饭

2016年1月1日,济南。王四和朋友们喝酒挤满了整个屋子,申小平陪着女儿在屋外走廊里画画。

2016年2月4日,潘庄。农历腊月二十六下午,我和王四一起坐车回老家过年,到家已经天黑。下车时,他惊奇地发现,村里已经装上了路灯。王四提着行李大步前行,向后边的我喊着:“变化真大,不敢认了,山虎哥弄得真不孬!”山虎是潘庄支部书记王志银的小名。

2016年4月26日,潍坊。晚上,在山东工业技师学习的王四躲在实训车间的角落里和申小平发微信

2016年6月3日,济南。王四的钱包和钱包里的物品。王四买彩票多年,不避讳对暴富的幻想,他曾经买中过2000元的奖

2016年6月24日,济南。王四一家在屋顶露台吃完饭。为了露台照明,他专门买了条带灯。

2016年7月26日,济南。申小平工作的幼儿园不再需要她,申小平失业了,王四陪着她去向有关部门咨询申请失业金

2016年7月26日,济南。失业的申小平在王四的陪同下填写失业金申请材料

2017年1月25日,济南。王四和王五两兄弟在超市购买了年货装车,准备回家过年。

2017年1月28日,潘庄。除夕夜,王四带着女儿和小侄子玩焰火

2017年1月28日,潘庄。除夕夜,屋外鞭炮声响,申小平在屋子里帮堂嫂照看孩子,钰钰拿手捂住了耳朵

2017年3月6日,潘庄。王四收拾晾晒的被褥,准备带母亲去济南。前一天,收到母亲身体不适消息后,王四开着弟弟的车连夜赶回了潘庄

2017年4月17日,济南。王四一家三口合影。墙壁上贴着钰钰的奖状和画图,并保留着一些在她出生前就有的贴画。正在上幼儿园的钰钰有了自己的小书包,她明年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只是她的上学去向,还是个未知数。

查看大图

2011年2月2日,潘庄.大年三十,汪四在一墙之隔的叔叔家里帮忙整理对联。在汪四在外打工的这几年,过年的时候是一定要回家的_

2011年5月1日,潘庄。晚上,屋头焊接的火花四射,盖房子的王四兄弟和帮忙的乡亲仍在忙碌。他们总共修建了四间正房、两间偏方,用水泥硬化了几十平方米平方米的院子,再加上修盖大门、院墙和拆除旧屋,这项工事仅用了一个半月时间

2011年5月2日,潘庄。清晨六点多钟,前一天盖房忙碌到深夜的王四兄弟在各自的临时床铺上沉浸在睡梦中。他们的母亲则早早起来了,整理一些零散的物品,等待新一天的开工

2011年6月5日,济南.干完活的王四在工地的消防栓前洗脸冲汗。干完活的时候是王四最轻松的时刻,不仅因为可以休息,更重要的是一天的工资到手了_

2011年6月5日,济南。王四和干其他活的工人因为抢用电源问题吵了起来,气氛虽然紧张,几句话过后一切怒气又烟消云散,各忙各的去了。汪四说,在外边干活经常会碰到这种情况,但是一般不会发展到打架那种程度,因为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的,尽量不惹事

2011年6月5日,济南。王四去找好朋友王哥“玩”。王哥在一家单位干保安,细数起来还算是汪四的老乡,空闲的时候他也兼职做零工。年长的王哥经常介绍活给汪四,在他盖房子的时候,王哥还借给了他8000块钱,这些让汪四一直心存感激

2011年9月 21日,潘庄。依照村里的习俗,婚后第三天,王四带着申小平来到自家祖坟的所在地上坟。王四说这主要是让祖辈的魂灵认识一下自家的新媳妇

2011年9月12日,潘庄。来串门堂嫂们在观看和评论王四在济南影楼拍摄的婚纱照。拍摄婚纱照总共花费了1300元,这是王四在找熟人介绍后拿到的优惠价格

2011年9月12日,潘庄。王四坐在还未撤去塑料包膜的沙发边角上,周围满是为结婚准备的新家具,为了散去杂味,衣橱门全部敞开着,装框的婚纱照被随意摆放在地上和新茶几上

2011年9月13日,潘庄。王四和王五借了一辆面包车开回家。母亲目送开车回济南的他们。五年后,王五自己买了车。

2011年9月16日,济南。王四和申小平在济南租赁了婚纱准备回老家假婚。他们试穿婚纱。

2011年9月16日,济南。闲在家里的王四走在出租房的天台。这个地方临近城市郊区,附近没有林立的高楼遮挡阳光,这为晾晒衣服提供了好条件。周围全都是当地居民在原来的平房基础上改建的楼舍,专门出租给像汪四这样来济南打工的人们,仅王四租住的这个小院就容纳了五户外来打工者,水管和厕所是他们共享的资源._

2011年9月18日,潘庄。婚礼前一天,王四和村里的亲友们商量婚车的路线,村里几个有车的朋友可以出车帮忙

2011年9月19日,潘庄。婚礼上,受众人鼓动的王四吻向羞涩的申小平。

2011年9月19日,潘庄。早上出发去城里的宾馆接新媳妇,王四却因为不会打领带犯了难,问了一圈没人会打,最终还是城里的堂兄帮他解决了问题

2011年9月20日 ,潘庄.王四一家在新房子合影,结婚的喜气依然留存在小院的角角落落_

2011年9月21日,潘庄。婚后,汪四在仔细的查看礼金账簿,他的母亲很关注的望着他,因为谁给他们随了礼金,他们也就欠下了谁的人情,这是要还的

2011年11月29日,济南。快到产期的申小平去医院做检查,王四在“男士免进”的妇科门口寂寞等待着

2012年1月8日,济南。身怀六甲的申小平注视着正在打台球的汪四。王四闲余时间喜欢打台球,按时间收费的台球实惠而文雅,申小平也喜欢跟他去台球室看个热闹

2012年1月8日,济南。挺着大肚子的申小平在某商场工作

2012年1月8日,济南。王四和申小平在出租房里的合影。汪四请我帮他们在出租房里拍张合影,这个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甚至支不开三脚架。这时的申小平已经怀孕8个月,电暖器的暖光正好照在她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2012年1月8日,济南。王四在街头骑着摩托车。为了工作便利,汪四花2600元买了一辆摩托车,这成为了他的主要交通工具。甚至有一次,他和申小平骑着这辆摩托车回到了100公里之外的村子

2012年2月22日,肥城。王四在给第二天上午要做剖腹产手术的申小平剪脚趾甲。县城的这家医院病房条件比较差,申小平的这张病床也是临时添加的,于是本来三人间的病房被安置了5张病床

2012年2月23日,肥城.申小平手术顺利,他们的女儿出世了。在送申小平回病房的电梯途中,为申小平高举输液的王四兴奋看着妻子,他的岳母怀抱襁褓里的婴孩_

2012年2月23日,肥城。申小平做剖腹产手术前的检查

2012年2月23日,肥城。他们的女儿正安静的睡在婴儿栏中,王四双手握着申小平的手,说着柔情话语,安慰着麻醉药效过后的申小平

2012年5月10日,潘庄。王四和村里的发小在一起。汪四村里的朋友们也大多也在城里做临时工,除了逢年过节,他们难得有机会相聚。这次聚首则是因为王四弟弟结婚,大家赶回来参加祝贺

2012年8月11日,潘庄。汪四的食指因为干活受伤被缝了四针,他对这点小伤视若无睹

2012年8月11日,潘庄。王四一家三口在老家的合影

2013年2月8日,潘庄。除夕前一天,快一周岁的女儿对一切充满了好奇,申小平小心照看着她,而她的婆婆和老公也在忙着其他的家务,准备过年。

2013年2月8日,潘庄。王四怀抱着女儿,一脸欢乐。门墙上还留有弟弟王五结婚时的喜联

2013年2月9日,潘庄。大年三十的晚上,王四和亲友在一起吃年夜饭,申小平要照看哭闹的孩子,不在席列。

2013年3月15日,肥城。病房里的母亲望着和弟弟打电话的王四。听说母亲身体有点不舒服,王四匆忙坐公共汽车赶了回来,他说因为母亲年纪大了,他很担心母亲有什么意外。

2013年3月15日,潘庄。黄昏,骑着摩托车的王四在通往村子的小路上,正如他所说的,老远看到村里的乡亲时就做好了怎么打招呼的准备,所以他不喜欢村子里的生活。但是,他终究还是这个村子里的村民。

2013年3月17日,潘庄。正在浇地的王四。王四的家里还有几亩弟,农忙的时候,他和弟弟得从济南赶回来帮忙。后来,他们把这些地索性全租了出去

2013年8月11日,济南。钰钰生病住院,两口子在病房照顾孩子

2014年3月23日,济南,王四骑摩托车载着妻女在路口等绿灯

2015年2月23日,潘庄。王四带着钰钰在胡同口玩耍(2)

2015年9月26日,潘庄。王四婶子的丧礼

2015年12月18日,济南。因为白天要上班,王四和申小平在晚上跟着中介看二手房。这间临街的顶楼房没有灯,他们只好拿手机照明。房子虽然破旧点,但是40个平方仅售价28万。

2016年1月1日,济南。王四、王五和同样来自潘庄的两位老乡一起在家中吃饭

2016年1月1日,济南。王四和朋友们喝酒挤满了整个屋子,申小平陪着女儿在屋外走廊里画画。

2016年2月4日,潘庄。农历腊月二十六下午,我和王四一起坐车回老家过年,到家已经天黑。下车时,他惊奇地发现,村里已经装上了路灯。王四提着行李大步前行,向后边的我喊着:“变化真大,不敢认了,山虎哥弄得真不孬!”山虎是潘庄支部书记王志银的小名。

2016年4月26日,潍坊。晚上,在山东工业技师学习的王四躲在实训车间的角落里和申小平发微信

2016年6月3日,济南。王四的钱包和钱包里的物品。王四买彩票多年,不避讳对暴富的幻想,他曾经买中过2000元的奖

2016年6月24日,济南。王四一家在屋顶露台吃完饭。为了露台照明,他专门买了条带灯。

2016年7月26日,济南。申小平工作的幼儿园不再需要她,申小平失业了,王四陪着她去向有关部门咨询申请失业金

2016年7月26日,济南。失业的申小平在王四的陪同下填写失业金申请材料

2017年1月25日,济南。王四和王五两兄弟在超市购买了年货装车,准备回家过年。

2017年1月28日,潘庄。除夕夜,王四带着女儿和小侄子玩焰火

2017年1月28日,潘庄。除夕夜,屋外鞭炮声响,申小平在屋子里帮堂嫂照看孩子,钰钰拿手捂住了耳朵

2017年3月6日,潘庄。王四收拾晾晒的被褥,准备带母亲去济南。前一天,收到母亲身体不适消息后,王四开着弟弟的车连夜赶回了潘庄

2017年4月17日,济南。王四一家三口合影。墙壁上贴着钰钰的奖状和画图,并保留着一些在她出生前就有的贴画。正在上幼儿园的钰钰有了自己的小书包,她明年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只是她的上学去向,还是个未知数。

图文/刘磊

我老家有个朋友叫王四,按照辈分我要喊他叔。王四在家族兄弟中排行第四,所以小名叫王四,这个名字在村子里比他的大号还要响亮。找次类推,他的弟弟叫王五。1986年出生的王四和村子里其他年龄相仿的孩子一样,在泥土中度过了摸爬滚打的童年。

帮大人干农活的记忆填满了王四小学时光,他在这段时间里熟悉了祖辈相传的农业知识,懂得了什么时候种什么,什么时候收什么。书本上的知识却比农活难学,王四的学习成绩总是不好,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的学习成绩属于“笨蛋”那个层次,老师都懒得管他,但是他对此很乐观,因为同样的“笨蛋”,村里还有好几个:村南头的二蛋、村西边的衍东……他们很自然地成为好朋友。虽然过去了十多年,王四仍可以随时迅速而准确的罗列出当年同命相连的“笨蛋”同学们,而这些同学和他的弟弟王五,当前的状态也大抵和他一样,在某个城市干着一些临时性的工作,奔波在城市与乡村之间。

王四说自己爱玩,所以他总是逃学、逃农活去逍遥。念书对他来说是那么的枯燥和困难,况且自己家祖辈好几代也没有出过读书的人才,所以王四认定念好书是需要基因传承的。至于干农活,勤劳的父母舍不得分配给王四和弟弟太多任务,王四则把田间的劳作当作消遣,有时还能换得乡亲的夸赞,被称为懂事的好孩子。但是干农活的时间久了多了,这项世代传承的劳作就会变得劳累和乏味,而且村子里的老辈们总是告诫后辈,种地不会有什么大出息。或许正是这些,为他以后的进城打工生活埋下了种子。

初二寒假时,16岁的王四下定了退学打工的决心。贫困的家庭经济背景和令人失望的成绩单决定了父母对他这个想法的支持,当学校新学期的上课铃声响起时,做学徒工的王四已经在县城跟着堂兄认识了许多汽修设备。离开村子,来到城里的王四满心的释放感,硬化的沥青路要比村里的土路踩上去平实,远离了母亲教导自己如何过日子的唠叨,感觉自己瞬间成为了一个独立而成熟的男人。

县城的学徒工生活掀开了王四进城打工的序幕。因为干学徒工赚不到钱,王四在2003年来到省城济南一家酒店干清洁工,每个月400块钱工资,管吃管住。王四初来乍到时并不顺利,他工作第一个月就因工作失误使酒店损失了一个餐桌玻璃转盘,被罚款了160块钱。他们的宿舍被安置在酒店大楼地下车库下面的地下三层,在这里随时可以听到楼上汽车发动的声响。王四说这个闭塞潮湿的地方令他胸闷,而且还要时不时地被迫“躲”出去以协助酒店躲避消防部门的安全检查。后来王四毅然和两个同事合资在外面租了一间“透气”的小屋,丝毫不疼惜那120元钱的房租,离开了这个 “冬暖夏凉”的免费住所。

王四的爱情就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在经历了一些懵懵懂懂的失败交往后,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申小平。从菏泽农村来济南打工的申小平文化程度也不高,但是她性格很好,可以包容王四天生叛逆的脾气,不嫌弃他微薄的收入,王四也感觉申小平是“那种过日子很踏实的人”。2004年王四在济南西十里河街附近的小区内租住了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小屋,2005年底的时候申小平搬了进来和他一起生活。

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申小平的工作很不顺利。她做婚纱影楼业务员却因性格内向拉不着业务,在某旅游公司做话务员终因济南分公司被撤销而终结,最后她找到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被推荐到商场做售货员才算稳定下来。而王四最后成为了一名石材翻新零工,他每天在家里等待工头的电话招工,每天的工资从当时的70元涨到现在的150元,有时运气好一天可以赚到200元。这样平均下来,王四每个月可以获得20天左右的干活机会。

尽管爱玩,王四还是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劳务机会,所以他必须和一些工头、工友保持良好的关系,而且还要不停地结交这个行业的朋友。对于王四来说,有干活的机会才有收入,而这样的机会不一定就掌握在谁的手中,正如他加入这个行当也是一个巧合的机遇一样。2008年,在某棋牌社做临时服务员的王四由于一些原因“失业”了,没事的他整日在街头闲逛,偶尔帮以前认识的工友干点零活赚生活费。有一次,工友请他帮忙借一台吸尘器,他拨通了以前做酒店服务员时的领班电话,而那位已经改行做石材翻新的工头,正在筹集干活的工人,于是“失业”的王四进入了石材翻新行业做零工。所以,王四注重交际,虽然赚钱不多,但是他为人仗义、处事大气。几年下来,王四在打工过程中结交下了很多像儿时的那些“笨蛋”伙伴一样铁的好朋友,他们给予他很多帮助。

2011年,按照村里的习惯,王四和王五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老家要翻盖新房子。王四的父亲在2007年因病逝世,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的家庭失去了顶梁柱,盖房的费用担负大部分压在了兄弟两人身上。这时,在济南认识的这些朋友则主动借钱给王四,虽然这些钱已经还上了,但是王四对他们至今仍然很感激,当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王四也会倾囊相助。这种互助的交际准则,正是王四在济南打工生活中体会到的城市生存法则。

申小平对王四一心相许,但是她的父母对王四的经济情况不太称心。后来,申小平回家过年假的时候被父母限制在家中,不让她再回济南。这下苦了两个恋人,王四总是时不时地去菏泽找申小平,而每次的相会就像一场探监。母亲和大姨就会带着申小平来都县城的约定见面地点,当王四和申小平在一起诉苦言情,嘘寒问暖时,女方的母亲则会在不远处谨慎地观望,生怕一个不留神女儿就跟着王四跑了。王四也曾劝说申小平跟自己跑,但是姑娘死活不同意,就跟她抗争父母的态度一样坚定,所以王四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探监”式相会持续了小半年,直到有一天,干完活回家的王四在出租房的院里看到了从天而降的申小平,王四惊喜不已,申小平的笑泪中带着委屈。原来,申小平的父母终于拗不过女儿,同意她回到济南。回济南的当天,因为申小平的手机是当地卡,出了菏泽就没有信号,而恰巧王四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才有了刚才那惊喜的场面。

说完这段女方父母反对他俩结合的经历,王四尝试着用自认为很严谨但是是又很矛盾的字眼来解释他的看法,他认为申小平的父母也不是特别的反对他俩的结合,因为他们虽然不让女儿来济南,但是他们没有中断申小平的手机,而且还帮她充话费,允许他们继续联系。他们只是有些要求,要求男方能买一套房子,但是王四又没钱。后来因为申小平的意外怀孕,他们的婚礼比预期早早来临了。女方家长也不提房子的事情了,只象征性的收了5000元的做被子钱和车马钱。王四的岳父告诉他,女儿终究还要跟着王四过日子,再难为王四逼他借钱凑数,也是自己女儿以后的债。王四说,岳父的这些话也证明了他前面的推断是正确的——申小平的父母并不是特别的反对他俩的结合。

王四的婚礼是在老家举行的,提前一天赶来参加婚礼的女方家属代表作为贵宾被安置在县城的宾馆。这场婚礼的规模不大不小,因为村子里的婚礼大抵也就这样,在镇上找一家婚庆公司,他们会准备好烘托气氛的道具,比如充气的拱形门、拜堂背景、花篮等等,如果客户需要还有主持、摄像服务,整个流程不需要操心太多。但是结婚前期的准备需要花费不少心思,王四为了置办新家具、向亲友送请柬还有其他繁琐的事务在济南和老家之间跑了很多趟,最后当身穿婚纱的申小平站在婚礼现场的时候已经有四个月身孕了。王四结婚总共花销了一万两千元左右,他最终的账簿上收入了一万四千元左右的份子钱。但是王四解释说,这些份子钱里边主要是自己人拿得多,其中申小平家的亲属随了4800元,他的姐夫随了2000元,济南的好朋友随了1500元,总体看来,还是“赔”了,很多都是帐来帐往的事。2013年春节前后,王四为四位朋友结婚支出的份子钱就为1300元。仗义又好面子的他提高了自己“还账”的数额,比如一位好朋友在他结婚的时候随了600元份子,他就为朋友结婚随了800元。

生孩子着实算挣钱了。为了凑够单位为自己交纳医疗保险的月数,当挺着大肚子的申小平行动很笨重的时候,她还坚持在商场正常上班。王四说,这样可以得到产假工资,再加上生育保险能收入不少钱。但是,济南医院的花费太大,仅剖腹产手术花销就得八千多元,再加上营养费和其他开支不可估量。而且济南远离老家,如果亲属来的济南照料申小平,他们的吃喝住用又是一笔支出,所以王四和媳妇去了条件较差老家县医院做剖腹产手术。最终,王四的女儿顺利出世,算卦的说他的女儿五行缺金少土,他打电话咨询了很多人意见后,给女儿的名字加了一个“钰”字。申小平的通过生育保险和产假工资得到了一万四千元,实际花销四千元左右。王四说,这“赚”来的一万元钱没多长时间就花光了,他一一列举申小平“坐月子”的生活支出、孩子的营养花销……这些花费很大。

王四和申小平租住在济南的一个城中村,居住条件差,他的母亲身体不好难以照顾别人,王四只好把妻女送回了岳父家,请岳母帮忙照顾。然后,他带着对老婆和孩子的牵挂独自回到济南,继续着城市打工生活。

时间恍然而过,女儿钰钰不断长大,申小平被劳务公司介绍到了一家幼儿园工作,后来被解聘领了失业保险,然后又被劳务公司介绍到另一家幼儿园。现在,王四干一天活的工钱虽然比2013年时涨了几十块钱,但是济南的房价涨的更狠,他们租住房附近的某小区2017年房价比2013年的房价翻了一倍。2015年年底,王四在弟弟的鼓动下,起了买二手房的念头。我跟着他们夫妻俩去看房子,相中了一套面积40平方,卖价28万的临街老顶楼房。他们看了又算,算了又看,感觉顶不住首付8万、月还贷款1000多元的压力,最终作罢。但是仅仅一年时间,同样类型的房子售价已经涨到了40万左右。这次买房计划落空后,王四两口子反思是因为家庭收入不稳定才使得计划失败,申小平的月工资稳定在1500元左右,而王四的工资不打准,工活时忙时松,到年底落不下多少钱。2016年下半年,王四获得了到山东工业技师学院免费学习印刷技术的机会。山东工业技师学院是全国重点技工院校,他在技能学习结业后可以到企业获得一个收入稳定的工作岗位。但王四要一边干活顾家一边学习技术,不能集中时间去配合教学。

王四和申小平都属于那种有着某种无忧因子的一类人,他们不懊恼自己当时的失策。王四说,首付要去借款,银行还要还款,他怕还不上人家。即使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王四一家三口的日子依然不缺一些快乐。王四的狭小的家里总是摆满女儿的零食和玩具,墙壁上贴着女儿的儿童画作和奖状,还有他们一家三口拍的写真照。门口过廊间挂满了申小平为王四和孩子洗好的衣服,色彩斑斓却被整齐排列。周末的时候,王四会带着老婆孩子去公园游玩,他看着自己的孩子和其他的孩子们撒欢跑在一起,就想躺在草坪上美美的睡一觉。

王四的兄弟和弟媳都在济南打工,他们租住的地方不远,兄弟俩经常见面,而老母亲一个人生活在老家村子。好在他们的叔叔和婶子就住在隔壁,平时可以有个照应,而且在县城生活的堂兄经常回家,这些可以让他们兄弟俩安心在济南打拼。但是这两年,叔叔和婶子相继去世了,他们的堂兄们也在村里待的少了。

2016年年底,弟弟王五拿出了积蓄作首付,贷款了买了一辆面包车。我好奇王五为什么这么着急买车,不再努力积蓄房子首付。王四说,他现在极其害怕半夜电话铃响,会认为是老家出了什么事情,挂牵着老母亲的安危。即使弟弟不买车,他也要买车,回家方便。虽然王四依然喜欢城市生活的自由和广阔,但是家里的老母亲成为了他心底的挂锁。王五告诉我,除了自家用方便,他买了这面包车还有自己的打算。他可以在工作闲余的时候去接活拉货,赚点钱补贴家用。相对于王四,王五的生活思路更精细一些。2016年底,他从物流公司出来创业,骑着三轮车卖了三个月时间的麻辣烫,每天黑白颠倒,从不偷工减料,最后赔钱作罢,老老实实回到企业开叉车。王四总是拿这事打趣王五,他总是说,说不定哪一天,老五又想创什么业了。

我总是想起乡亲们对王四的评价,他和他们一家都是实在人。王四每天在城市期盼活计,诚恳做工,即使收入微薄,忧愁也轻飘轻落,回转在老家和出租房之间,一年又过一年。眼看钰钰明年就要读小学,按照济南市的政策,外来务工子女就读小学必须满足父母双方缴纳社保一年条件,申小平的社保没有问题。但是王四在济南打工15年,却从来没有缴纳过社保,不知道这一次他的忧愁如何落地。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