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新闻纪实>> 图集

《我的孩子们》邵广红作品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小A   2017-05-31

《眼保健操》王宇泽是我班的“机灵鬼”,既聪明又淘气。农村孩子不会因为天气热就闷在教室里,炎热的课间他们照样会满操场疯跑。因天气热而流起了鼻血,王宇泽跑回教室用粉笔头儿匆匆一堵,就又赶着做眼保健操了。

《红膝盖》农村孩子淘气,膝盖上经常新伤接旧伤,女孩子也不例外。看到袁梦和刘洁摔伤的红膝盖,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的我和她们一样淘气,但很坚强,对这一点点小伤满不在乎。

《手拉手》下课时,于浩和李志文因为一点小事打架了,老师很生气,就让他俩去树下反省,可不一会,两个孩子就又说又笑地和好了,还偷偷把小手拉在了一起。孩子们虽然淘气,有时也打架,但他们从来不记仇。

《吹吹就好了》我班的李雯泽流鼻血了,她的小同桌赶紧把她扶到教室门前的大树下,帮她倒水清洗,再用纸巾擦去脸上的血迹和水珠,最后还用嘴轻轻地吹了吹,从孩子细微的动作和关切的眼神里传递出的是满满的爱和深深的同学情。

《春光灿烂猪小戒》今年春天,我把去年的纱窗摘下来,爱干净的女孩子们纷纷过来抢着清洗,而淘气的男孩子们却把刚刚洗过的纱窗当成了玩具,这是我班的胡忠涛,他经常在班里出洋相,逗得大家哈哈笑,孩子们都叫他“活宝”,也是因为有了他,才给这次劳动带来了阵阵笑声。

《练习吹号的小男孩》任波从小就长得高高胖胖,我叫他“大块头”。为了庆祝“六一”儿童节,我们四年级男孩子们都光荣地加入了学校号队,他们特别用功,一下课就赶紧到教室门前的树下练习吹号。后来任波告诉我,他的腮帮子疼了好几天,但是经过这次艰苦的训练,他成了学校号队的主力队员。

《课间游戏》农村孩子玩具虽然不多,但他们的课间游戏却不少,比如:踢毯子、跳绳、丢沙包、跳方格、欻石子……甚至两手空空也可以玩得兴高采烈,这是一年级的小女孩儿正坐在教室门前的台阶上,玩《马莲开花》的游戏,一个个极其投入。

《“人参果”》学校很重视学生安全问题,所以是禁止孩子们爬树爬墙的,但他们有时也会偷偷爬到矮树上玩耍。特别是在我面前,一个个变得更加胆大,因为他们知道,有老师在,他们就是安全的,这是一年级的王欢,他故意倒挂在树上,喊着让我拍照,可爱的样子就像一个小“人参果”。

《运动会彩排》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学校都要举行运动会,孩子们也特别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儿童节前一周,学校便开始选拔运动员和鼓号队员,每天的最后一节课,鼓号队员都要进行入场练习,这两个搂着肩的小男孩是我班的廖宏泽和孙儒学,因为他俩是运动员,刚刚训练完就在场外看运动会彩排了。

《拼搏向上》去年九月份开学第一天,我领孩子们去操场除草,调皮鬼们边除草边抓蚂蚱、蚱蜢等昆虫来玩,我班胡忠涛当时抓了一只蚱蜢引来许多孩子围观,爱出洋相的他还故意把蚱蜢放在身上,结果蚱蜢一跳,跳到了他脸上,逗得孩子们又是一阵大笑,我也赶紧举起相机拍下了这个瞬间。

《午饭撒了之后》一天中午,我正在食堂吃饭,班里几个孩子急匆匆跑到食堂找我,说褚智坤在校门口订的午饭不小心弄撒了,她正在班里哭,等我赶紧回到教室时,正看到这一幕——孩子们都纷纷围过来让她吃自己的饭。

《大扫除》学校每周一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大扫除时间,孩子们分工明确,有擦玻璃的,有扫地的,有擦桌子的,有整理图书的,一个个干活都很卖力。

《神奇的眼贴》为了让孩子们下午有充沛的精力学习,学校规定学生夏天都要回自己教室里午睡,因为天热,有的孩子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买来凉眼贴,贴上之后,还真睡得香。

《午睡》童年的时光是那么美好而短暂,又是一年午睡时,去年那两个贴眼贴的好朋友今年又长大了一岁,但她俩仍然睡在一起,这也许就是多年以后的闺密。

《晒门帘》童年的天特别蓝,童年的水特别清。童年就像一首诗,纯洁而甜美;童年是一幅画,绚丽而多彩;童年又是一场梦,模糊而又清晰,每次走进童年的梦里,我都不愿醒来。看到这个女孩儿晒门帘的样子,我又仿佛回到了我的梦中童年。

《生日快乐》许多孩子都记得我的生日,提前好几天就开始计算我生日在哪一天,是星期几,因为我跟他们说过:“只要是花钱的礼物老师都不接受”,所以,孩子们每年都会送我一张精心制作的贺卡、写一封信或做一些小手工送给我。今年我生日那天,班里的刘杰送笑眯眯地顶着一张自制的生日贺卡走到我面前轻轻地说了一声:“老师,生日快乐!”

《树下的时光》我班教室门前有棵老榆树,听门卫大爷说,这棵树是二十年前那群学生栽下的,在这二十年间,老树鉴证了一批又一批孩子的成长历程,如今我的这些孩子们每天都能在这棵树下快乐的生活。

《女生试衣间》今年夏天,学校发了新校服,男孩们都以很快的速度直接套在外面,而女生们则多数都跑到厕所去换,还有几个女孩儿在教室后面搭起了一个临时试衣间。

《衣服穿反了》那天第一节课下课,我忽然发现一个小男孩儿把衣服穿反了,就叫他到教室后面换一下,就在他脱衣服的瞬间,所有的女生都不约而同地捂上了眼睛。孩子们到了四年级,尤其是小女孩,开始有了“男生有别”的意识。

《是谁往门外泼水了?》教室门后有个大水缸,里面盛着打来的井水。下课时,孩子们排队喝水,一个女生把喝剩下的水往门外倒,正好泼在房鑫身上,房鑫跳进来大喊:“是谁往门外泼水了?”女生们哈哈大笑,都不承认。

《小书虫》在我们农村小学,几乎每个班级都有几名留守儿童。这是一年级的张佳瑞,为了生计,他的爸爸妈妈都去了外地打工,他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因为照顾不及时,孩子经常完不成作业,有时不洗脸就来上学了,留守儿童问题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爱心桥》那天下大雨,女生厕所门口积满了水,低年级小孩站在厕所外急得直跺脚,就在这时,我班刘洁、张曼和胡忠涛几个孩子自发地从教室房后搬来红砖,冒着大雨搭起了一座爱心桥。

《分享》今年五月份我过生日那天中午,孩子们偷偷地为我过了一个既简朴又隆重的生日。我班的房鑫偷偷买来一个大蛋糕,还亲自为我戴上生日帽,全班孩子一起为我唱生日快乐歌,在祝福的歌声里泪流满面。后来我们一起分享,孩子们非常开心,最后我把买蛋糕的38元钱偷偷塞到了房鑫的书包里。

《掰手腕》掰手腕是农村孩子经常玩的一种游戏,尤其是男生爱逞能,经常在课下比力气。这次是我班房鑫向孙儒学发起的“挑战”,在一边加油的是我班公认的“女汉子”刘洁。

《男女有别》男孩儿与女孩儿的性格区别有时是与生俱来的,多数男孩儿比较邋遢不拘小节,而女孩儿则干净整洁,多愁善感。但也有例外,这是我在自习课上看到的一幕,后来我表扬了那个小女孩儿张宁。

《紧张的等待》今年的“六一”运动会上,百米运动员们领到自己的编号,在运动员等待区紧张地等待比赛的到来。图中这个女孩儿是我班的小班长褚智坤,她多才多艺,喜欢书法绘画、唱歌跳舞,这是刚刚从庆“六一”文艺汇演的舞台上下来,就急匆匆地参加百米赛跑了。

《上场之前》在今年的庆“六一”文艺汇演中,四年级孩子们表演的节目是口风琴演奏,音乐老师王磊为这次演出付出了很多心血,每天音乐课都要领孩子们练习。这张照片是孩子们上场之前,班主任侯小丽老师正在给孩子们加油鼓劲儿,叮嘱他们不要紧张。

《去看电影!》去年11月份,学校大队辅导员王磊老师给孩子们发了一些电影宣传单,持此宣传单票价减半。因为孩子们从来没进过电影院,所以拿到宣传单后,围着我一齐喊:“老师,带我们去吧!带我们去吧!”在孩子们的央求下,我心软了,顶着“安全问题”的压力完成了孩子们的心愿。

《第一次进电影院》提前安排好一切部署工作,家长把孩子们送上进城的公汽,我和女儿接站,接到孩子们先领他们逛了超市和书店,最后进入电影院。那天一共来了17个孩子,其中一个是外班的,孩子们都很兴奋,叽叽喳喳喊个不停,这是我班胡忠涛正聚精会神地观看3D动画电影。

《谈理想》那天天很凉,有风,孩子们紧紧地聚在一起谈论着各自的理想。有的说长大想当服装设计师,设计一套万能衣服,冬暖夏凉,自动调温;有的说想当飞行员去天上踩着云彩飞,还有的说想当网络游戏工程师,那样就可以天天与游戏为伴了……

《毕业离别》最让老师心碎的时刻就是毕业季,因为每一个六年都要面对一次与学生的泣别,每一次泣别都是一次抽心的煎熬。这是去年的毕业班在跟老师告别,孩子们悄悄准备了一首歌《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一起唱给他们的班主任杨老师听,唱完,老师和孩子们哭成一片,我也是哭着拍下这张照片的。

查看大图

《眼保健操》王宇泽是我班的“机灵鬼”,既聪明又淘气。农村孩子不会因为天气热就闷在教室里,炎热的课间他们照样会满操场疯跑。因天气热而流起了鼻血,王宇泽跑回教室用粉笔头儿匆匆一堵,就又赶着做眼保健操了。

《红膝盖》农村孩子淘气,膝盖上经常新伤接旧伤,女孩子也不例外。看到袁梦和刘洁摔伤的红膝盖,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的我和她们一样淘气,但很坚强,对这一点点小伤满不在乎。

《手拉手》下课时,于浩和李志文因为一点小事打架了,老师很生气,就让他俩去树下反省,可不一会,两个孩子就又说又笑地和好了,还偷偷把小手拉在了一起。孩子们虽然淘气,有时也打架,但他们从来不记仇。

《吹吹就好了》我班的李雯泽流鼻血了,她的小同桌赶紧把她扶到教室门前的大树下,帮她倒水清洗,再用纸巾擦去脸上的血迹和水珠,最后还用嘴轻轻地吹了吹,从孩子细微的动作和关切的眼神里传递出的是满满的爱和深深的同学情。

《春光灿烂猪小戒》今年春天,我把去年的纱窗摘下来,爱干净的女孩子们纷纷过来抢着清洗,而淘气的男孩子们却把刚刚洗过的纱窗当成了玩具,这是我班的胡忠涛,他经常在班里出洋相,逗得大家哈哈笑,孩子们都叫他“活宝”,也是因为有了他,才给这次劳动带来了阵阵笑声。

《练习吹号的小男孩》任波从小就长得高高胖胖,我叫他“大块头”。为了庆祝“六一”儿童节,我们四年级男孩子们都光荣地加入了学校号队,他们特别用功,一下课就赶紧到教室门前的树下练习吹号。后来任波告诉我,他的腮帮子疼了好几天,但是经过这次艰苦的训练,他成了学校号队的主力队员。

《课间游戏》农村孩子玩具虽然不多,但他们的课间游戏却不少,比如:踢毯子、跳绳、丢沙包、跳方格、欻石子……甚至两手空空也可以玩得兴高采烈,这是一年级的小女孩儿正坐在教室门前的台阶上,玩《马莲开花》的游戏,一个个极其投入。

《“人参果”》学校很重视学生安全问题,所以是禁止孩子们爬树爬墙的,但他们有时也会偷偷爬到矮树上玩耍。特别是在我面前,一个个变得更加胆大,因为他们知道,有老师在,他们就是安全的,这是一年级的王欢,他故意倒挂在树上,喊着让我拍照,可爱的样子就像一个小“人参果”。

《运动会彩排》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学校都要举行运动会,孩子们也特别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儿童节前一周,学校便开始选拔运动员和鼓号队员,每天的最后一节课,鼓号队员都要进行入场练习,这两个搂着肩的小男孩是我班的廖宏泽和孙儒学,因为他俩是运动员,刚刚训练完就在场外看运动会彩排了。

《拼搏向上》去年九月份开学第一天,我领孩子们去操场除草,调皮鬼们边除草边抓蚂蚱、蚱蜢等昆虫来玩,我班胡忠涛当时抓了一只蚱蜢引来许多孩子围观,爱出洋相的他还故意把蚱蜢放在身上,结果蚱蜢一跳,跳到了他脸上,逗得孩子们又是一阵大笑,我也赶紧举起相机拍下了这个瞬间。

《午饭撒了之后》一天中午,我正在食堂吃饭,班里几个孩子急匆匆跑到食堂找我,说褚智坤在校门口订的午饭不小心弄撒了,她正在班里哭,等我赶紧回到教室时,正看到这一幕——孩子们都纷纷围过来让她吃自己的饭。

《大扫除》学校每周一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大扫除时间,孩子们分工明确,有擦玻璃的,有扫地的,有擦桌子的,有整理图书的,一个个干活都很卖力。

《神奇的眼贴》为了让孩子们下午有充沛的精力学习,学校规定学生夏天都要回自己教室里午睡,因为天热,有的孩子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买来凉眼贴,贴上之后,还真睡得香。

《午睡》童年的时光是那么美好而短暂,又是一年午睡时,去年那两个贴眼贴的好朋友今年又长大了一岁,但她俩仍然睡在一起,这也许就是多年以后的闺密。

《晒门帘》童年的天特别蓝,童年的水特别清。童年就像一首诗,纯洁而甜美;童年是一幅画,绚丽而多彩;童年又是一场梦,模糊而又清晰,每次走进童年的梦里,我都不愿醒来。看到这个女孩儿晒门帘的样子,我又仿佛回到了我的梦中童年。

《生日快乐》许多孩子都记得我的生日,提前好几天就开始计算我生日在哪一天,是星期几,因为我跟他们说过:“只要是花钱的礼物老师都不接受”,所以,孩子们每年都会送我一张精心制作的贺卡、写一封信或做一些小手工送给我。今年我生日那天,班里的刘杰送笑眯眯地顶着一张自制的生日贺卡走到我面前轻轻地说了一声:“老师,生日快乐!”

《树下的时光》我班教室门前有棵老榆树,听门卫大爷说,这棵树是二十年前那群学生栽下的,在这二十年间,老树鉴证了一批又一批孩子的成长历程,如今我的这些孩子们每天都能在这棵树下快乐的生活。

《女生试衣间》今年夏天,学校发了新校服,男孩们都以很快的速度直接套在外面,而女生们则多数都跑到厕所去换,还有几个女孩儿在教室后面搭起了一个临时试衣间。

《衣服穿反了》那天第一节课下课,我忽然发现一个小男孩儿把衣服穿反了,就叫他到教室后面换一下,就在他脱衣服的瞬间,所有的女生都不约而同地捂上了眼睛。孩子们到了四年级,尤其是小女孩,开始有了“男生有别”的意识。

《是谁往门外泼水了?》教室门后有个大水缸,里面盛着打来的井水。下课时,孩子们排队喝水,一个女生把喝剩下的水往门外倒,正好泼在房鑫身上,房鑫跳进来大喊:“是谁往门外泼水了?”女生们哈哈大笑,都不承认。

《小书虫》在我们农村小学,几乎每个班级都有几名留守儿童。这是一年级的张佳瑞,为了生计,他的爸爸妈妈都去了外地打工,他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因为照顾不及时,孩子经常完不成作业,有时不洗脸就来上学了,留守儿童问题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爱心桥》那天下大雨,女生厕所门口积满了水,低年级小孩站在厕所外急得直跺脚,就在这时,我班刘洁、张曼和胡忠涛几个孩子自发地从教室房后搬来红砖,冒着大雨搭起了一座爱心桥。

《分享》今年五月份我过生日那天中午,孩子们偷偷地为我过了一个既简朴又隆重的生日。我班的房鑫偷偷买来一个大蛋糕,还亲自为我戴上生日帽,全班孩子一起为我唱生日快乐歌,在祝福的歌声里泪流满面。后来我们一起分享,孩子们非常开心,最后我把买蛋糕的38元钱偷偷塞到了房鑫的书包里。

《掰手腕》掰手腕是农村孩子经常玩的一种游戏,尤其是男生爱逞能,经常在课下比力气。这次是我班房鑫向孙儒学发起的“挑战”,在一边加油的是我班公认的“女汉子”刘洁。

《男女有别》男孩儿与女孩儿的性格区别有时是与生俱来的,多数男孩儿比较邋遢不拘小节,而女孩儿则干净整洁,多愁善感。但也有例外,这是我在自习课上看到的一幕,后来我表扬了那个小女孩儿张宁。

《紧张的等待》今年的“六一”运动会上,百米运动员们领到自己的编号,在运动员等待区紧张地等待比赛的到来。图中这个女孩儿是我班的小班长褚智坤,她多才多艺,喜欢书法绘画、唱歌跳舞,这是刚刚从庆“六一”文艺汇演的舞台上下来,就急匆匆地参加百米赛跑了。

《上场之前》在今年的庆“六一”文艺汇演中,四年级孩子们表演的节目是口风琴演奏,音乐老师王磊为这次演出付出了很多心血,每天音乐课都要领孩子们练习。这张照片是孩子们上场之前,班主任侯小丽老师正在给孩子们加油鼓劲儿,叮嘱他们不要紧张。

《去看电影!》去年11月份,学校大队辅导员王磊老师给孩子们发了一些电影宣传单,持此宣传单票价减半。因为孩子们从来没进过电影院,所以拿到宣传单后,围着我一齐喊:“老师,带我们去吧!带我们去吧!”在孩子们的央求下,我心软了,顶着“安全问题”的压力完成了孩子们的心愿。

《第一次进电影院》提前安排好一切部署工作,家长把孩子们送上进城的公汽,我和女儿接站,接到孩子们先领他们逛了超市和书店,最后进入电影院。那天一共来了17个孩子,其中一个是外班的,孩子们都很兴奋,叽叽喳喳喊个不停,这是我班胡忠涛正聚精会神地观看3D动画电影。

《谈理想》那天天很凉,有风,孩子们紧紧地聚在一起谈论着各自的理想。有的说长大想当服装设计师,设计一套万能衣服,冬暖夏凉,自动调温;有的说想当飞行员去天上踩着云彩飞,还有的说想当网络游戏工程师,那样就可以天天与游戏为伴了……

《毕业离别》最让老师心碎的时刻就是毕业季,因为每一个六年都要面对一次与学生的泣别,每一次泣别都是一次抽心的煎熬。这是去年的毕业班在跟老师告别,孩子们悄悄准备了一首歌《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一起唱给他们的班主任杨老师听,唱完,老师和孩子们哭成一片,我也是哭着拍下这张照片的。

我的孩子们(照片背后的故事)

每当活泼可爱的孩子们从我身边蹦蹦跳跳经过,总会勾起对童年往事的美好回忆。我从小生活在农村,那时候的我和许多土生土长的乡下孩子一样,贪玩、淘气——每天,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捉迷藏、过家家、上山采蘑菇,爬树掏鸟窝,下河摸小鱼……只可惜这些回忆没留下任何影像。

师范毕业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做了一名普通的农村小学班主任。跟孩子们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光,为了不让孩子们留下遗憾,我要把这些美好瞬间用影像记录下来,希望二十年以后,他们能看到自己青涩的童年和年轻的我,也希望他们永远像现在一样去热爱生活,回报社会,因为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是有温度的,希望这股温暖能够传递下去,温暖世间所有需要温暖的人们。

孩子们很多,不能一一叙述他们的故事,我只讲述以下三个孩子及他们的家庭。

一、吹小号的男孩——任波

任波是一个单亲孩子,他长得又高又胖,饭量也大,我经常在食堂多打一些饭菜给他。他的父亲在八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去世,那年任波只有四岁,妈妈怕孩子受气,没有改嫁,几年来,一直在外地打工,任波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两年前,姥姥又得了脑血栓,为了维持生计,姥爷需要出去做木工,姥姥拖着病体还得照顾任波的生活。在家访时,我听说一件事:任波的姥姥右侧手脚活动受限,切不了土豆,为了做任波喜欢吃的土豆丝,就找邻居帮忙。我嘱咐任波多帮姥姥干家务活,让他试着理解姥姥生活的艰辛。一有时间就会去他家看看,一边帮忙一边鼓励孩子。由于从小失去父亲,家里人对他非常溺爱,养成了一些不良习惯。看着他每天点滴的进步,我非常欣慰。通过任波,我感觉到,每个孩子性格的形成都与他童年的经历有关,教育者需要给他的,就是一个与大家一样的童年。

二、课本剧的主角——胡忠涛

胡忠涛在我班学习成绩比较落后,通过家访,我了解到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家庭。他的父亲由于贫困入赘到胡忠涛姥姥家生活。他还有一个由于智障没有上过学的姐姐。我发现胡忠涛最大的优点就是喜欢看书,讲故事,但是他有吐字不清的毛病,在我不断地矫正下,现在读课文已是绘声绘色。每次的课本剧我都安排他做主角,培养他的自信。他活泼可爱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镜头里。我相信爱可以传递温暖,爱可以孕育自信。卑微的生命在爱的浇灌下,也会长成参天大树。

三、弟弟,我爱你——憨憨的男孩吴东旭

吴东旭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有自闭倾向。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带着他和姐姐改嫁到现在生活的家庭,六年前母亲又给他生了一个小弟弟,今年三月,这个可爱的弟弟患了白血病,父母一直奔波在给孩子治病的路上,小东旭由姥爷照顾。今年夏天,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件让我感动的事。他用地上被风吹落的柳条编成了一个粗糙的东西,要把这个“玩具”送给弟弟,让他开心。当我问:这个“玩具”是什么?他举起来给我看,边用手指着边慢声细语地解释说:“这样横着看,像小虾,这是它的胡须;也像螳螂,这是它的手臂;这样立起来,像孙悟空,这是他的金箍棒,还有两根翎毛;这中间的圈圈像跑道……”我听着孩子的讲述两眼泛红,这个“玩具” 在我的泪眼中渐渐模糊,我一定要到他的家去看看,以后的日子我经常去家访,也会带给他们兄弟俩一些小礼物。趁孩子们玩时,东旭妈妈向我诉说了家里的情况,其实不用她说,困难就摆在眼前,东旭弟弟换血至少需要三十万,现在网上的“爱心筹”捐助已筹到了两万多,加上跟亲朋好友借的,一共是十多万,“不管怎样,我都会给孩子治的!”东旭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没掉一滴眼泪,但是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忧伤。吴妈妈说孩子学习成绩不好让老师天天操心,她觉得对不住老师,当我说起小东旭给弟弟编玩具的事,吴妈妈却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小东旭命苦!但这孩子非常懂事,他跟我说,‘妈妈,我不想上学了,我想在家里照顾弟弟。你们上沈阳我也跟着去,我可以给弟弟买饭,陪他玩。’”看到妈妈哭了,东旭弟弟一下子扑到妈妈怀里,使劲地亲吻妈妈。小东旭坐在炕上默默地流泪,那时那刻,我的眼泪再忍不住流了出来。临走时,两个孩子追着送我,还一直喊着“谢谢老师!” 我真的很惭愧,因为在这样一笔庞大的治疗费用面前,我所做的一切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因为这个孩子的特殊性,我在学校也会经常关心他,孩子心里明白老师对他的爱,有一天他突然跑到我面前,举着脏脏的小手递过来一块糖,说:“老师,这是我姐姐买的,送给你一块!”我们都知道,人生来并不都是健康的、聪明的、漂亮的、完美的,但作为一名老师,我们可以用温暖的心和不放弃的倔强,陪伴着每个快乐和忧伤的孩子,让他们,都一样的幸福。

作为班主任,特别是农村小学班主任,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在付出的同时也收获了满满的爱。孩子们送给我很多礼物,有用麻绳扎起来的韭菜花,自己做的贺卡、纸百合、并不漂亮的千纸鹤……可能我在他们心中就像韭菜花那样朴素,这样的褒奖是对我最好的回报。爱是相互的,情是可以传递的,愿我的爱,和孩子们的情,汇成一股甘醇、清澈的溪流,永不枯涸,温润人间……


作者简介

邵广红:1979年4月出生于辽宁省北票市的一个小山村,2001年朝阳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做了一名普通的小学班主任。在任教期间,讲授的语文数学等课曾多次获得国家、省、市级优秀课,2010年被评为辽宁省骨干教师。2012年开始用手机和相机记录学生的成长经历。2015年10月,作品《哥哥错了》在vwin德赢信息资源部北京影友擂台赛中获得佳作奖;2016年5月,作品《下课了》获得摄影世界“微影赛”第92期优秀作品奖。2016年6月,在都市快报上发表“乡村教师镜头里的校园”专版。同年7月,在中国摄影报发表“梦中童年”专版。10月,组照《我的孩子们》荣获辽宁省摄影艺术展铜奖。11月《我的孩子们》组图入选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2017年3月,入选索尼青年摄影师发展计划名单。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