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图片>> 展览佳作>> 图集

企鹅冥想

来源:未知   责编:钟观永   2016-05-30

在南乔治亚岛,成千上万的幼企鹅和成年企鹅在集聚地。幼崽企鹅的棕褐色毛发和成年企鹅的白色肚皮和黑色背部形成鲜明对比,场面震撼。

在巨大的岩石边,有一些分散的只企鹅穿梭其中,隐秘而渺小。冰雪的纯白,岩石的深褐,宁静的阳光,欢快的企鹅,也是一幅画。

南极贼鸥是生活在南极乔治岛上的一种凶顽强悍的稀有鸟类,一只成年贼鸥正在叼食一只幼崽企鹅的尸体,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法则诠释的淋漓尽致。

巴布亚企鹅又名白眉企鹅,眼睛上方有一块白斑,嘴细长且呈红色。因模样憨态有趣,有如绅士一般,因而俗称“绅士企鹅”。一只白眉企鹅正在仰天啼叫。

蔚蓝的海水,洁白的冰川块,色彩鲜亮而纯粹。眺望远方,一只企鹅孤独地站在冰川上,呼唤着远方的企鹅伙伴。

企鹅是典型的海鸟,它虽然不会飞,但是游泳的本领在鸟类中是超级选手。一只企鹅从大海的风浪中冲向岸边,一跃而起,身姿轻巧。

南极酷寒难当,为了生存下来,企鹅种族历经了千万年的暴风雪磨炼。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覆盖了陆地,一只企鹅淹没在白雪地中,孤独而坚强。

海豹是海洋性的哺乳动物, 是鳍足类中分布最广的一类动物,从南极到北极,都有海豹的踪影。一只海豹在雪地玩耍,一只企鹅在旁很悠闲,共同生存。

在南极,企鹅在陆地上走路时,一摇一摆,显得很笨拙,但是,企鹅在海里的游速可以达到25千米/小时。图中企鹅一跃而起的精彩瞬间,从大海中跳到岸边休息。

阿德利企鹅生存在南极大陆,分布广泛,是南极最常见的企鹅品种之一。它们是高度熟练的游泳者,在大海里非常灵活,2只企鹅在水里嬉戏,十分敏捷。

冠企鹅大多在海边的岩缝或陡坡之处生活,所以又被称为:岩企鹅;是最为人所知的一种企鹅,走路时双脚往前跳,是所有企鹅中的攀越能手,一只岩企鹅面对镜头,回眸一瞥。

阿德利企鹅在企鹅家族中属中、小型种类;而且,雌鸟和雄鸟同形同色,从外形难以辨认;它们不能飞,但善于游泳和潜水,两只阿德利企鹅在悠闲的漫步。

象海豹属哺乳类动物,是一种行动缓慢、反应迟钝的动物,具有群居的生活习性。每逢冬末时节,它们会爬上岸寻求配偶,进行交配。

海水清澈,岸边冰雪堆积,相映生辉, 别有一番洞天。一只企鹅在岸边跳跃前行,凝视着远方的企鹅伙伴,身姿可爱

王企鹅身长身高90厘米,外形与帝企鹅相似,长相“绅士”,是南极企鹅中姿势最优雅、性情最温顺、外貌最漂亮的一种。一只成年王企鹅正在冥想,神情悠然,若有所思。

企鹅还处在幼年期时,全身的毛色和成年企鹅有着很大的差别。幼企鹅以棕褐色、咖啡色绒毛为主,长大以后会逐渐褪去棕色毛发,幼企鹅的形态显得憨萌可爱。

探索极地的人类,游轮由远而近,走进企鹅的生存领土。一只企鹅孤独的背影,它或许在思索:为什么自己的家园来了陌生人?

正在踱步的企鹅,自然低下的额头,微微张开的双鳍,在冰天雪地里慢慢向前行,背影和人类竟那么的相似,让人心生亲切。

环企鹅属,也称企鹅属是企鹅目下的一个属:有4种,是分布最靠北的企鹅,拥有黑色的嘴巴和灰色的环状斑点。三只环企鹅动作如此一致,仿佛在进行一项神圣的意义。

阿德利企鹅每年春天冰雪开始消融的时候,从大洋中返回繁殖地进行繁殖。阿德利企鹅用石子筑起一个合适的巢,以供孵卵时站立,确保企鹅蛋的安全。

企鹅在岸边行动缓慢,憨态可掬,在海水中却游刃有余,速度非常快。企鹅在接二连三下海的瞬间,两只企鹅跃跳入水里,后面的企鹅正跃跃欲试。

一只企鹅正在换毛中,还没完全结束的样子。企鹅换毛周期大概持续2周左右,这个时候,企鹅不会下水到海里, 因为这时候毛的防水和保暖性会打折扣。

一块块漂浮的冰川,散落在大洋中,岸边成群的企鹅在休憩,天空中还有海鸥在飞翔,一副自然生态和谐的画面跃然纸上。

大多数企鹅每年换一次羽,一般在南半球入夏、企鹅进入繁殖季前发生。在换毛的这段时间里,企鹅们都集聚在岸边,不能下水。

正处在换毛期的企鹅群,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休息,捕捉背影,生动的色彩和形象相映生辉。

悠闲踱步的两只王企鹅,一前一后前进,仿佛是正在巡查的人员,看起来严肃又可爱,神态悠然自得,令人忍俊不禁。

企鹅全年大部分时间会待在大海中,但是,企鹅们上岸生活的时间也并不短。很多时候会遇到恶劣的天气,大雪纷飞的时候,企鹅们在缓慢前行。

在长年被冰雪覆盖的南极,企鹅每年都会聚集到同一个地方,并在那里交配生儿育女,企鹅是一夫一妻制,每年交配后,等到冰雪融化时再离开。

有时候,极地天气十分恶劣,大雪纷飞,一只企鹅和一起同行的伙伴脱离了队伍,时不时回头观望其他企鹅伙伴。

漫天大雪的天气,一只企鹅从海里上岸,生存环境十分恶劣。远处漂浮的冰川隐隐约约可见,渺小企鹅的身影被大雪淹没。

一队企鹅正在翻越山坡,因为暴风雪太大,导致企鹅队伍的行动更加缓慢。可爱的企鹅背影在风雪中显得艰辛而孤独

一只企鹅从漂浮的冰川跳跃到另一个冰川块上,身体微微向前倾,向后张开双鳍,脚掌用力向上蹬,借势挑起,轻松自然

企鹅是群居动物,无论是在陆地还是海洋,都喜欢一起活动。一群企鹅正在海里游动,有些企鹅头部埋在水里,只露出黑色的背部,有些企鹅则抬头,露出红色嘴尖。

在岸边休息够了之后,一群企鹅慢慢走向大海。前面的企鹅渐渐已经入海,后面的企鹅都在跃跃欲试,微微张开双鳍,等待着入水。

巨大的海浪在拍打着岸边的岩石,一群王企鹅拥挤在一块岩石上,左右观望。这种自然现象和恶劣的场面,对于生存在这里的企鹅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

伴随着洁白的浪花,几只企鹅在岩石上排队,准备从岩石上跳入大海。第一只企鹅已经快速飞出,后面的企鹅仿佛在呐喊助威,又做好了准备入海的姿势。

远处,海水和陆地相间,冰川和岩石相间,两大群企鹅在海中央的陆地上密密麻麻紧凑在一起,一群企鹅正从左边向前移动到右边的小块陆地。

马可罗尼企鹅,双眼间有左右相连的橘色的装饰羽毛,由于头顶上那一撮撮像意大利面的羽毛,因而又名“通心面企鹅”,喜欢在无冰区的岩石上栖息,并常用石块筑巢。

马可罗尼企鹅在海上漂泊数月后,会上岛聚集成群,繁衍后代。每年,它们都会返回到同一片繁殖区。因为它们喜欢跳跃前行,所以,会跳过陡峭的岩石,找到合适的地方做窝。

一只马克罗尼企鹅,企鹅抬头的精彩瞬间。头顶部有黄色的较长羽毛,眼睛为红色,腹部、胸部和尾部呈白色,头部和脸颊呈黑色或深灰色,背部呈蓝黑色。

为了繁衍生息,企鹅每年会从大海返回陆地,开始寻找合适的地点筑巢孵化。一群企鹅找到了有岩石、有草丛的合适地点,所有企鹅都在这里驻扎。

在极地生存,遇到暴风雪是不可避免的,为了寻找合适的生存地,企鹅们也需要徒步很远的距离集聚到一起。在前行的途中,就会有企鹅死亡,历经自然淘汰法则。

在选好筑巢地点之后,两只马克罗尼企鹅似乎心情十分愉悦,探出头来观望,刚好捕捉到这一幕。

每年到了孵化的季节,企鹅会从海里上岸,选择好孵化的地点,然后用石子筑造孵化的小窝,每个企鹅都有一个孵化的小窝,远远看去秩序井然。

帽带企鹅因为脖子底下有一道明显的黑色条纹,像海军军官的帽带,显得威武、刚毅,因此被称为 “警官企鹅”。帽带企鹅躯体肥胖,行走蹒跚,看起来憨态自然。

在一块空旷的陆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岩石块,数不胜数的企鹅集聚在一起,有很多企鹅正在碎石搭建的小窝孵化,场面震撼。

两块巨大的冰川,漂浮在海面,三艘皮划艇上坐满了前来考察的人,岸边的岩石上企鹅密布。大海、冰川、企鹅,自然和人类,生命和探索不止。

企鹅生存的环境里,并不是所有陆地都是平坦的。有一些企鹅上岸以后,需要翻越陡峭的岩石,跨过冰雪地区,艰难的前行。

企鹅队伍正在翻越陡峭的山岩,向岸边的集聚地行进中,有些年老的企鹅已经在途中死亡,其他的企鹅为了生存,还需要继续往前跋涉。

可爱的帽带企鹅,逗趣诙谐,回头的一瞬间,睁开一只眼睛,闭起一只眼睛,在镜头前的造型特别有画面感,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

三只企鹅在冰川地上前行,由于常年冰雪沉积,地面冰冷又坚硬,一些企鹅的脚掌会不堪重负,磨出伤口,血迹染红地面,是企鹅艰难前行的痕迹。

查看大图

在南乔治亚岛,成千上万的幼企鹅和成年企鹅在集聚地。幼崽企鹅的棕褐色毛发和成年企鹅的白色肚皮和黑色背部形成鲜明对比,场面震撼。

在巨大的岩石边,有一些分散的只企鹅穿梭其中,隐秘而渺小。冰雪的纯白,岩石的深褐,宁静的阳光,欢快的企鹅,也是一幅画。

南极贼鸥是生活在南极乔治岛上的一种凶顽强悍的稀有鸟类,一只成年贼鸥正在叼食一只幼崽企鹅的尸体,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法则诠释的淋漓尽致。

巴布亚企鹅又名白眉企鹅,眼睛上方有一块白斑,嘴细长且呈红色。因模样憨态有趣,有如绅士一般,因而俗称“绅士企鹅”。一只白眉企鹅正在仰天啼叫。

蔚蓝的海水,洁白的冰川块,色彩鲜亮而纯粹。眺望远方,一只企鹅孤独地站在冰川上,呼唤着远方的企鹅伙伴。

企鹅是典型的海鸟,它虽然不会飞,但是游泳的本领在鸟类中是超级选手。一只企鹅从大海的风浪中冲向岸边,一跃而起,身姿轻巧。

南极酷寒难当,为了生存下来,企鹅种族历经了千万年的暴风雪磨炼。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覆盖了陆地,一只企鹅淹没在白雪地中,孤独而坚强。

海豹是海洋性的哺乳动物, 是鳍足类中分布最广的一类动物,从南极到北极,都有海豹的踪影。一只海豹在雪地玩耍,一只企鹅在旁很悠闲,共同生存。

在南极,企鹅在陆地上走路时,一摇一摆,显得很笨拙,但是,企鹅在海里的游速可以达到25千米/小时。图中企鹅一跃而起的精彩瞬间,从大海中跳到岸边休息。

阿德利企鹅生存在南极大陆,分布广泛,是南极最常见的企鹅品种之一。它们是高度熟练的游泳者,在大海里非常灵活,2只企鹅在水里嬉戏,十分敏捷。

冠企鹅大多在海边的岩缝或陡坡之处生活,所以又被称为:岩企鹅;是最为人所知的一种企鹅,走路时双脚往前跳,是所有企鹅中的攀越能手,一只岩企鹅面对镜头,回眸一瞥。

阿德利企鹅在企鹅家族中属中、小型种类;而且,雌鸟和雄鸟同形同色,从外形难以辨认;它们不能飞,但善于游泳和潜水,两只阿德利企鹅在悠闲的漫步。

象海豹属哺乳类动物,是一种行动缓慢、反应迟钝的动物,具有群居的生活习性。每逢冬末时节,它们会爬上岸寻求配偶,进行交配。

海水清澈,岸边冰雪堆积,相映生辉, 别有一番洞天。一只企鹅在岸边跳跃前行,凝视着远方的企鹅伙伴,身姿可爱

王企鹅身长身高90厘米,外形与帝企鹅相似,长相“绅士”,是南极企鹅中姿势最优雅、性情最温顺、外貌最漂亮的一种。一只成年王企鹅正在冥想,神情悠然,若有所思。

企鹅还处在幼年期时,全身的毛色和成年企鹅有着很大的差别。幼企鹅以棕褐色、咖啡色绒毛为主,长大以后会逐渐褪去棕色毛发,幼企鹅的形态显得憨萌可爱。

探索极地的人类,游轮由远而近,走进企鹅的生存领土。一只企鹅孤独的背影,它或许在思索:为什么自己的家园来了陌生人?

正在踱步的企鹅,自然低下的额头,微微张开的双鳍,在冰天雪地里慢慢向前行,背影和人类竟那么的相似,让人心生亲切。

环企鹅属,也称企鹅属是企鹅目下的一个属:有4种,是分布最靠北的企鹅,拥有黑色的嘴巴和灰色的环状斑点。三只环企鹅动作如此一致,仿佛在进行一项神圣的意义。

阿德利企鹅每年春天冰雪开始消融的时候,从大洋中返回繁殖地进行繁殖。阿德利企鹅用石子筑起一个合适的巢,以供孵卵时站立,确保企鹅蛋的安全。

企鹅在岸边行动缓慢,憨态可掬,在海水中却游刃有余,速度非常快。企鹅在接二连三下海的瞬间,两只企鹅跃跳入水里,后面的企鹅正跃跃欲试。

一只企鹅正在换毛中,还没完全结束的样子。企鹅换毛周期大概持续2周左右,这个时候,企鹅不会下水到海里, 因为这时候毛的防水和保暖性会打折扣。

一块块漂浮的冰川,散落在大洋中,岸边成群的企鹅在休憩,天空中还有海鸥在飞翔,一副自然生态和谐的画面跃然纸上。

大多数企鹅每年换一次羽,一般在南半球入夏、企鹅进入繁殖季前发生。在换毛的这段时间里,企鹅们都集聚在岸边,不能下水。

正处在换毛期的企鹅群,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休息,捕捉背影,生动的色彩和形象相映生辉。

悠闲踱步的两只王企鹅,一前一后前进,仿佛是正在巡查的人员,看起来严肃又可爱,神态悠然自得,令人忍俊不禁。

企鹅全年大部分时间会待在大海中,但是,企鹅们上岸生活的时间也并不短。很多时候会遇到恶劣的天气,大雪纷飞的时候,企鹅们在缓慢前行。

在长年被冰雪覆盖的南极,企鹅每年都会聚集到同一个地方,并在那里交配生儿育女,企鹅是一夫一妻制,每年交配后,等到冰雪融化时再离开。

有时候,极地天气十分恶劣,大雪纷飞,一只企鹅和一起同行的伙伴脱离了队伍,时不时回头观望其他企鹅伙伴。

漫天大雪的天气,一只企鹅从海里上岸,生存环境十分恶劣。远处漂浮的冰川隐隐约约可见,渺小企鹅的身影被大雪淹没。

一队企鹅正在翻越山坡,因为暴风雪太大,导致企鹅队伍的行动更加缓慢。可爱的企鹅背影在风雪中显得艰辛而孤独

一只企鹅从漂浮的冰川跳跃到另一个冰川块上,身体微微向前倾,向后张开双鳍,脚掌用力向上蹬,借势挑起,轻松自然

企鹅是群居动物,无论是在陆地还是海洋,都喜欢一起活动。一群企鹅正在海里游动,有些企鹅头部埋在水里,只露出黑色的背部,有些企鹅则抬头,露出红色嘴尖。

在岸边休息够了之后,一群企鹅慢慢走向大海。前面的企鹅渐渐已经入海,后面的企鹅都在跃跃欲试,微微张开双鳍,等待着入水。

巨大的海浪在拍打着岸边的岩石,一群王企鹅拥挤在一块岩石上,左右观望。这种自然现象和恶劣的场面,对于生存在这里的企鹅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

伴随着洁白的浪花,几只企鹅在岩石上排队,准备从岩石上跳入大海。第一只企鹅已经快速飞出,后面的企鹅仿佛在呐喊助威,又做好了准备入海的姿势。

远处,海水和陆地相间,冰川和岩石相间,两大群企鹅在海中央的陆地上密密麻麻紧凑在一起,一群企鹅正从左边向前移动到右边的小块陆地。

马可罗尼企鹅,双眼间有左右相连的橘色的装饰羽毛,由于头顶上那一撮撮像意大利面的羽毛,因而又名“通心面企鹅”,喜欢在无冰区的岩石上栖息,并常用石块筑巢。

马可罗尼企鹅在海上漂泊数月后,会上岛聚集成群,繁衍后代。每年,它们都会返回到同一片繁殖区。因为它们喜欢跳跃前行,所以,会跳过陡峭的岩石,找到合适的地方做窝。

一只马克罗尼企鹅,企鹅抬头的精彩瞬间。头顶部有黄色的较长羽毛,眼睛为红色,腹部、胸部和尾部呈白色,头部和脸颊呈黑色或深灰色,背部呈蓝黑色。

为了繁衍生息,企鹅每年会从大海返回陆地,开始寻找合适的地点筑巢孵化。一群企鹅找到了有岩石、有草丛的合适地点,所有企鹅都在这里驻扎。

在极地生存,遇到暴风雪是不可避免的,为了寻找合适的生存地,企鹅们也需要徒步很远的距离集聚到一起。在前行的途中,就会有企鹅死亡,历经自然淘汰法则。

在选好筑巢地点之后,两只马克罗尼企鹅似乎心情十分愉悦,探出头来观望,刚好捕捉到这一幕。

每年到了孵化的季节,企鹅会从海里上岸,选择好孵化的地点,然后用石子筑造孵化的小窝,每个企鹅都有一个孵化的小窝,远远看去秩序井然。

帽带企鹅因为脖子底下有一道明显的黑色条纹,像海军军官的帽带,显得威武、刚毅,因此被称为 “警官企鹅”。帽带企鹅躯体肥胖,行走蹒跚,看起来憨态自然。

在一块空旷的陆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岩石块,数不胜数的企鹅集聚在一起,有很多企鹅正在碎石搭建的小窝孵化,场面震撼。

两块巨大的冰川,漂浮在海面,三艘皮划艇上坐满了前来考察的人,岸边的岩石上企鹅密布。大海、冰川、企鹅,自然和人类,生命和探索不止。

企鹅生存的环境里,并不是所有陆地都是平坦的。有一些企鹅上岸以后,需要翻越陡峭的岩石,跨过冰雪地区,艰难的前行。

企鹅队伍正在翻越陡峭的山岩,向岸边的集聚地行进中,有些年老的企鹅已经在途中死亡,其他的企鹅为了生存,还需要继续往前跋涉。

可爱的帽带企鹅,逗趣诙谐,回头的一瞬间,睁开一只眼睛,闭起一只眼睛,在镜头前的造型特别有画面感,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

三只企鹅在冰川地上前行,由于常年冰雪沉积,地面冰冷又坚硬,一些企鹅的脚掌会不堪重负,磨出伤口,血迹染红地面,是企鹅艰难前行的痕迹。

展览前言:
      摄影是一门 “寻道”的艺术,这条路上充满惊喜和遗憾的画面,也能客观记录人类的浮生百态和自然界物种的优胜劣汰。众所周知,南极是风光旖旎的摄影圣地,是摄影家爱好者向往的天堂,这一次,作者钟观永踏上艰辛的南极冰雪摄影之路,用镜头记录“企鹅冥想”,以此,敬畏自然。
     
      由346个岛礁组成的福兰克群岛、拥有超过7000英尺的高山与冰河的南乔治亚岛、南极大陆最温暖、降水最多的地方的南极半岛、全岛80%以上面积在夏季仍被冰雪覆盖的南设得兰群岛,这些都是企鹅生存的地方,它们神秘又唯一,不可或缺又恶劣。在他的镜头下,正在孵化的企鹅妈妈显得安详而慈爱,慵懒休憩的企鹅小伙伴欢乐跳跃,也有因为弱肉强食而被南极贼鸥叼食的幼崽企鹅可怜又无助;每一次按下快门,都是一次心灵的触动。有“海洋之舟”美称的企鹅是一种最古老的游禽,它们很可能在地球穿上冰甲之前,就已经在南极安家落户。
     
      在陆地上,企鹅是群居的动物群体,活像身穿燕尾服的西方绅士,憨态可掬、温顺, 不仅是自然界宝贵的物种财富,也是人类的好伙伴。但是,因为深入南极拍摄企鹅的生活,亲眼目睹了企鹅生老病死的场面和生存环境的恶劣:自然气候的酷寒,自然物种的厮杀争夺,作者此次展出的48幅企鹅经典原作用冥想的形式展现影像作品,让更多人看到极地企鹅的故事,最终想留下的是:人类深深的反思!
                                                                                    —vwin德赢副主席 、<<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    


钟观永
      企业家摄影协会(深圳)影像收藏委员会副主任。深圳市南山区摄影家协会理事。

      1984年就开始接触摄影,并以拍摄部队题材而逐渐热爱上摄影艺术。2000年开始系统学习摄影艺术,常年到国外进行摄影创作和实践,以拍摄风光和人文为主,多次获得国内外摄影奖项。其中,2015年,个人摄影作品《寻水》入围2015TIPE国际摄影大赛自然类自然野生动物 ;《火龙》荣获2015TIPE国际摄影大赛艺术摄影人与自然入围奖;《挤奶》、《年轮》荣获2015TIPE国际摄影大赛艺术摄影人文类优秀奖 ;《羊湖》荣获2015TIPE国际摄影大赛艺术摄影人与自然优秀奖;《雪山之巅》、《古城堡》《上帝之眼》入围2015塞尔维亚WPG 盛大巡回展中Serbia赛区风景组;《天空之境》入选第25届奥地利特伦伯超级摄影巡回展等多项殊荣。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