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图片>>微摄影>>

本网专访手机摄影《地下情》作者赖忆南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小A       2013-02-21

Q为本网编辑,A为《地下情》作者赖忆南。插图为《“东京”地下情》作品。
点击进入《东京地下情》完整版
点击进入 青年影像《地下情》
 

Q:可以首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个人摄影经历吗?你第一次摸相机是什么时候?

A:小时候舅父有一部单镜照相机,我想当年的男生懂摄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而我和姐姐自然成了他的练习对象,当然他比较喜欢拍会摆姿势的姐姐,我爱跑来跑去,他根本难而捕捉准确的焦点,所以翻看小时候的照片,我的身影基本是消失的,偶尔有一张焦点也是模糊的。这是我对摄影的第一个印象。

第一次触摸相机,应该是小学毕业的时候,同学有一部全自动菲林傻瓜机,大家都争相为对方拍照留念,我也有机会亲手掌机,按下快门,拍下眼前的第一张照片,然当时拍了谁,而完全忘记了。

中学毕业后,进入了电影学院继续学业,那时学院为了电影摄影专业的学生提供了两科硬照(注:硬照即为平面摄影)摄影课程,初级及中级摄影,为了做功课,我又有机会借用学院的Nikon FM2, 然而那时的我只专注着电影摄影的研习,硬照摄影只是当作其基础辅助,并未真正引起我的兴趣。

毕业后入行的头三年,我依然没有把硬照摄影当作艺术创作,第一次自己买的相机是数码Nikon coolpix, 当年也要6千多元。后来干影视制作的年头愈多,愈觉其对视觉的乏善可陈,摄影只是行业的其中一环,往往只是服务故事及制作人,摄影在行业里的生命力很低。然我觉得摄影应拥有其独特的艺术生命。

2008年开始利用硬照摄影作创作,2011年办了第一个摄影展,2012年办了另一个iphone 摄影展及纪实照片联展。10月还有作品于"香港国际摄影节"展出。近日转战菲林,希望从中有所领悟。

Q:之前也有其他的摄影师把镜头对准地铁,比如michael wolf的那组“东京地下铁”。但我却是看到你以温情的视角来观看地铁和地铁里的人们,很想知道你为何会想到要拍摄这样一组照片?

A:我本身是个火车及地铁迷,因此选择了地下铁作为拍摄场景。过去我每逢工作或旅行,总喜欢在不同城市的地下铁或火车站上拍摄,几年间走过北京、台北、东京、大阪、曼谷、巴黎和罗马等城市的地下铁站与火车站。当中独爱东京的山手线,然香港呢?香港的地下铁会是怎样的逆光风景!我决定去探究这个地下森林。

东京地下铁是整齐规律而挤迫的, 然在高速列车厢,却是异常宁静。欧洲巴黎罗马的地下鐡带点残破和古旧车站到处都是涂鸦和流浪艺者,处处流露浓厚的文艺气氛。

香港呢?港岛线是管道设计,配置站名,甚具现代感,九龙那边以纸皮石粉饰月台,色彩丰富,充满香港情怀,车厢中的嘈杂声,却是各城之冠。

从前我一直觉得香港地下铁的乘客没有独特的性格,不像东京山手沿线各站,有着多姿多彩的风光。能够轻易拍摄出沉厚而又丰富的人物表情,大概是日本人不害羞于镜头前,不像法国人,处处在仇视摄影机。如你在巴黎地下铁拍照,千万要小心,一不留神,可能会被痛骂一顿。

直至我转用iPhone Hipstamatic 后,惊觉它不像传统相机的模式,它操作简单,成像层次却非常丰富。利用iPhone能使摄影者以最低调的方式接近被摄者,从最近距离观察摄猎,走得愈近,所得到的也愈真实。香港乘客那种焦虑不安,疲惫烦躁,營營役役,神秘莫测,全都不能再对镜头说谎。经过半年的拍摄,香港这个地下迷宫展露五光十色的春光,不同国籍的乘客展现出独特的性格特征,然而,总体却呈现出多种「情」或仇、或悲、或喜!

Q:你这组作品是用了Iphone的APP Hipstamatic拍摄,用手机来拍摄这组作品是从哪方面考虑的呢?

A:从2011年,我的第一个相展"教我如何不想她"展出后,一直寻找着下一个题材,当时初接触iphone摄影,经常喜欢在街道上,随意拍摄别人的的背面,这一批相片作品,令我联想到杨德昌导演的"一一",电影中男主角NJ(吴念真饰)儿子洋洋有一股傻劲。固这批iphone照片,希望能替别人拍下自己看不到的背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拍摄,作品最终显得乏味,人物刻划也欠层次,一度欲放弃整个iphone摄影计划。直至Hipstamatic 的出现,为整个计划重新注入了新原素。

Hipstamatic配有不同的数码镜头及菲林效果,能造出贴近真实菲林的质感,就像Lomo一样。而我觉得技巧是潜藏在作品内的,一幅有技巧无影像内容的照片,只会是一幅没有感觉,失掉灵魂的硬照。现在有不少专业摄影者都爱用Hipstamatic创作, 这正说明有一定阅历的摄影师,都愿意抛开所为的专业技巧,把摄影回归到最基本,就是内容、主题和故事。

去年中成立了Voyage EYES , 志在推广创意及艺术摄影,我们的第一个计划"解放文学"就是要普及本地的iPhone 摄影, 办本地第一个iPhone Hipstamatic 相展。今年我与本地三位摄影师创立了"现在摄影"群组,指在进一步普及摄影艺术。

Q:你的作品有彩色也有黑白,在两者的选取上,有没有特别的想法?

A:我早期的iPhone 相片基本全是黑白照片,主要原因是早期的Hipstamatic 黑白数码菲林比较有质感,果粒非常接近真正的菲林。彩色方面则偏绿偏黄,在香港普遍的射灯及光管光源下,早期的彩色数码菲林成像,总是怪怪的。

后来Hipstamatic 逐渐推出了多款新的彩色数码菲林,大大改善了偏色的效果,所以我后期的作品也多是彩色。


Q:在香港,人们对于街头拍摄是如何看待的?在拍摄中有没有遇到一些特别的人和事?

A:香港是街拍的天堂,只要你在公众地方正常拍摄,基本上是没有人可以阻止你的。摄影者有权利去拍摄,所以,很多台湾、日本和欧洲的纪实摄影师,都爱来香港这摄影森林摄猎。

在什么地方也好,拍摄人物的正面比背面要困难很多,而关键在于如何走得最接近被摄者,如何平衡摄影者与被摄者的关系。双方应该是平等的,摄影者只是想捕捉一刹的真实,留住时间的一刻,传递某一种感觉。所以,不应追拍或苦缠着被摄者,应保持两者应有的平等距离。

可是这几年,数码照相机便宜了,手机也能拍出高质素的图像,这情况使得摄影泛滥,太多的垃圾图片充斥在网络上,有些更是一些变态猥亵的照片。摄影师的专业正在消失,我想,在下一个世纪,摄影这个名词会有新的定义。#p#分页标题#e#
 


 

Q:你的作品有种强烈的故事感,这是不是你做电视摄影的从业经历带给你的?或者换个说法,你觉得你的电视摄影经历,是否会给你拍摄平面摄影带来一些影响?

过去一直创作和处理流动的影像,这些影像必须有内涵、故事感和情感在内子里,否则,它就是一堆没有意义的墙纸(Wallpaper)画面,完全没有生命感。所以,在这十年的经验,我学会了用影像说故事的能力,这一点的确影响到我在平面摄影的创作。

刚开始从事平面摄影创作时,我没有为自己定下风格。几年下来,反而是朋友、观影者、媒体朋友和模特儿等先后告诉我:你的照片很有电影感,故事性很强烈,看你的照片仿佛置身电影世界。我想,在无意识下,我却走回了老路。
 
Q:你有没有继续“地下情”拍摄的计划呢?也请给大家介绍一下你最近的拍摄计划?现在大陆很多城市也都在大力兴建地铁,你也可以拍拍这边的“地下情”。

A:「地下情」拍摄计划一直在香港持续进行,其实,我在台北的捷运也拍过,可是时间不多,所以还未成章。反而,最近在日本东京的国鐡JR 和地下鐡,拍了一辑25张的「东京地下情」希望稍后有机会让国内的朋友欣赏到。

新的拍摄计划方面,最近在构思「失眠」和「睡眠」方面的创作,希望透过照片,让城巿人能得到一种「安睡」的感觉。日后有机会也想到北京、上海和重庆等城市,开展属于他们的「地下情」。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