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头条>>

业界聚焦“文化+”探讨文化资源的创意转化和产业激活

来源:中国艺术报       责编:乔燕冰 文       2015-07-03

       今天,我们不缺少文化的资源,但是它如何进行创意的转化?我们的文化产业也初具雏形,但是产业内部如何以化合反应的方式去完成激活?业界聚焦“文化+”,探讨——
提升文化资源的创意转化与产业激活
  “今天,我们不缺少文化的资源,但是它如何进行创意的转化?我们的文化产业也初具雏形,但是产业内部如何以化合反应的方式去完成激活?”在日前由北京师范大学主办,首都文化创新与文化传播工程研究院承办的第三届文化创新国际论坛上,首都文化创新与文化传播工程研究院院长于丹提出了当下文化产业发展、文化传播核心症结。围绕这一话题,文化产业管理相关政府代表、传统产业和新媒体等相关文化产业主体等展开讨论,各领域的成功经验也为破题提供了有益参照。
  传统产业:推动平价美学和平民美学,才能真正体现价值产值化
  把窗外的街景、桌上的美食、孩子的笑靥、旅途的风光随时记录下来发个朋友圈,这是今天的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事了,但将这些不可复制的生命记录轻松集结成书,却是大多数人意想不到和求之不得的。其实,打开“时光流影”网站,人人都能出书。亲子、教育、美食、传记、文学、旅游、青春、QQ相册时光书、微信时光书,等等,每个人碎片式记录的一切都可以自动排版,免费快速成书,并晒出来与公众分享,而且只要付基本成本费,出版纸质书亦是唾手可得。这就是安徽出版集团时代新媒体出版社打造的全球首个文化生活自出版社交平台。“一键成书、一秒排版、一本起印”这一匪夷所思的口号却也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当无数传统文化产业在新媒体强力冲击下踯躅不前或溃不成军时,或许正是这样的创新思路才使得仅有十年创业史的安徽出版集团跃居行业翘楚:作为全国第一家集团组建同时完成转企改制的国有大型文化企业,安徽出版集团2014年就已成为销售收入和总资产市值双过两百亿元的文化传媒企业,亦是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国出版界唯一一家受邀参会单位。
  “在文化出版产业,我们主要围绕三个层面努力,阅读欣赏、创意衍生和信息服务。我们的传统出版在一年250多亿元的销售额中只占四分之一,大部分是创意衍生文化产品的开发,包括影视、演艺、礼品、收藏品、艺术品的开发,比如现在正在做苏绣和图书、宣纸和图书的结合等。另外文化是引领消费的,信息化服务改变大家的生活和习惯,符合现代社会发展。我们认为文化产业提升的机会主要在于繁荣生活和服务,我们认为最好的时光在路上、最好的创意在玩上、最好的文化在闲上。”这是安徽出版集团党委书记、总裁王亚非描述的经验。
  这样的产业经营思路或许也正是台湾形象策略联盟执行长、“中国文化大学”“亚洲大学”专技教授林采霖所推崇的。在努力实现泥土化、国际化、产值化、云端化的价值链建构与创新的基础上,她以台湾米茶酒、“宫原眼科”、庙口的文化甚至宗教等平民美学产品成功推广案例来说明台湾文化创意产业的在地化理念。这其中极为重要的是结合生活和体验满足大众审美需求。“希望文化创意产业不要变成一种文化精品,或者文化艺术品,不是否定其文化艺术品属性,而是我们应该把文化创意产业价值产值化,推动平价美学和平民美学,才能真正体现价值产值化。大陆有很多富含文化内涵的东西都可以变成很有市场经济效应的创意商品。”
新媒体:没有新媒体和老媒体,变化的媒体都是新媒体,不变的才是老媒体
  从最初的撂地白沙撒字,到进茶馆成为演出形式,到后来进了剧场,又通过广播蓬勃发展,再到登上荧屏,受父亲马季影响对相声格外关注的原央视主持人,现任爱奇艺首席内容官马东,幽默诙谐地以相声发展的不断变化来说明传播方式决定着传播内容。根据传播方式不断创新内容,也正是新媒体强势袭来的关键。马东介绍,爱奇艺创建5年便拥有1.2亿独立用户,日访问量排名在中国乃至世界视频门户网站中相当靠前,其内在原因不仅在于创建之初便立足正版、高清,更在于除了吃电视下游外,他们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内容创新,比如做网络独播网剧、时尚真人秀等自主研发内容。“为什么我们有这样的信心投入纯网内容的制作中?因为我们有相对稳定并不断增长的用户数、相对稳定的收入规模,几十亿元的收入与全国卫视相比排名第三、第四,而且这个增长曲线还在以非常陡峭的状态上升。”
  马东表示,因为技术进步出现了新的传播逻辑。以爱奇艺独家出品的一档中国超模时尚真人秀节目《爱上超模》为例,马东透露,湖北卫视播出了,但当时审片主任自己看着就晕,因为网络剪辑节奏和电视完全不一样,70分钟的节目,后期机房调了6000个镜头。“这样的节奏意味着在电视上一遍播出是一定看不懂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网络上会有非常好的点击量,因为很多用户要看三遍,第一遍先看嘉宾是怎么‘撕’的,第二遍看弹幕,看这几个人怎么互‘撕’的,第三遍把没有看懂怎么‘撕’的再看一遍。之所以如此是因为ipad和手机可以往回摸(触摸回看键),我6岁的女儿总在电视上往回摸,她不能理解电视摸不回去。这就是技术造成的传播方式的飞跃,反过来一定影响内容的传播,新的内容呼之欲出,是应新的传播方式而出现的。”
  “没有80后、90后,这个世界上只有落后,跟不上年轻人前进的步伐就只有落后,我们的节目《奇葩说》有一句重要的推荐语,40岁以上的人要在90后陪同下观看,这话虽然有点哗众取宠,但今天年轻人的语境和生活状态决定了他们需要这样的内容。我们服务的是这样的一群用户。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新媒体和老媒体,所有变化的媒体都是新媒体,不变的才是老媒体。”马东说。
  在奇虎360首席商务官刘允看来,文化资源怎样实现价值最大化利用关键是怎样善用文化。以新西兰曾于2012年推出的首部“霍比特人”主题飞行安全视频《万米高空的意外之旅》为例,他说:“曾经在短短一星期内,Youtube上有900万人观看这么小的航空公司的视频,这个公司是最懂得在新的互联网环境下做宣传和促销的,美联航等很多大公司反而要去学习他们。中国那么多文化资源,那么多戏剧文本,那么多故事可以传播,我们做得如何?不要说中国的电商如何,网民有多少,那都是数字的概念,更多的应该是文化内涵。”
静安试验:资源是有嗅觉的,市场往往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毋庸置疑,文化以及文化产业很大程度上以城市空间为依托得以发展。从上海市静安区某些文化资源的最大限度激活中,或可窥见些许内在逻辑。今天的城市每个市区之间不可避免地进入同质化竞争阶段,或许每个区长心里都有一个CBD梦,上海市静安区区委常委、副区长邓小冬坦言他们的大胆尝试。
  邓小冬介绍,作为上海市最小的一个区,静安区是经济产值最高、文化传统最久、精品资源最浓郁的区域,但街头文化的缺失让城市少了活色生香的味道。“我们组织文艺院团双休日在广场推出小规模的街头演出,运转一段时间发现效果很一般,反响也不大,更要命的是钱花了不少,文化局作为组织者疲于奔命,我们发现根上就错了,街头文化的主体应该是街头艺人。”于是静安区率先试点招募真正的街头艺人,做资格审定、统一颁证、指定地点、规定时间段。“此外还有较大突破,允许街头艺人摆帽子收钱,这一举措推出之后,比我们想得还要火,得到境内外媒体关注,市民比较积极,艺人的生意也不错,最火的两个艺人双休日一天收入过千元。还有一个收获是推动了立法进程,上海市人大已经把街头艺人列入立法调研。上个月招募了第二批艺人,招募的场面比第一次更火爆,到目前为止静安区仍旧是上海唯一一个街头艺人可以摆帽子收钱,城管不阻止的地方。”
  没花一分钱就把全上海最优秀的一批民间艺人网罗到静安区,从这件事中邓小冬总结:“资源是有嗅觉的。也就是说资源往哪个方向集聚有自己的规律和判断选择,这对政府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提醒,知道什么是该做和不该做的。政府要从办文化到管文化,最终到不管而有生动活泼的文化。什么时候政府在文化工作上也能像经济领域那样真正遵循市场规律,在办和管上适当地该退出时退出,在激发市场活力的政策和环境下,该优化的优化了,有嗅觉的资源也就不请自来了。”
  “所以说,市场往往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在政府推动文创产业发展方面,中国的地方政府往往不由自主地扮演了过于积极的角色。从产业发展规划、园区发展规划到成立管委会、拼命招商引资,甚至砸钱,但效果往往不理想,特别是在文创产业方面,不是无疾而终就是似是而非。其实市场机制才是创新发展的根本力量,政府进行适当规范和引导,更多要靠市场的自组织、自完善和自发展。”邓小冬说。
  邓小冬在文化规划上着力于“文化+”,在产业功能之外,更加强调其综合性和整体生态,与此思路相对应,法国文化部文化事务总督馆处专员、巴黎理工大学特聘研究员Philippe Chantepie从文化整体上强调一个文化发展的关键因素——设计。“所有的文化产业最本源都应该是最核心的创意。设计对于把文化创意产业和经济效益结合起来,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设计以前可能只涉及物品,即外形工业的设计,但现在的设计已经越来越多地涉及服务个人体验等多方面了,可以说现在设计已覆盖到经济活动的所有领域。比如我们的一个战略是把相关产业集群化,不仅是文化产业,还有法国所有的工业产业、交通能力发展、农业科技发展、网络化发展、数字化发展等集群,在每个集群里集中一些研究机构、著名大学,把设计的理念往各大工业集群里推广,将这些集群继续开发成具有更强设计能力的竞争力集群。作为国家战略我们通过设立各种奖项、比赛等方式在整个社会形成一个重视设计,重视文化的环境。”Philippe Chantepie说。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