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阅读>>

【开卷有益】传播冲突图片有何用?摄影圣经的发问

来源:影像视觉       责编:文 刘张铂泷       2014-07-07

Holly Bible 作者 AdamBroomberg & Oliver Chanarin
 
Adam Broomberg和Oliver Chanarin[1]这对组合最早以纪实摄影著称,但后来他们似乎对传统的纪实摄影失去了信心,于是搞了一次抽象的纪实摄影,抱着一卷相纸到战场里铺开曝光(参看The Edge of Vision)。去年,MoMA的New Photography展览收录了他们俩的新作War Primer,一本用收集的照片、报纸、词句拼贴的摄影书。
 
 
今天要介绍的是他们俩合作的另一本形式相仿的摄影书作品,Holy Bible。从外表看这是一本普通的King James版本的圣经,只不过里面的书页都配上了插图,这些插图来自伦敦的现代冲突档案馆(Archive of Modern Conflict),一看便知,所有的图片都是有关各种战争、灾难、冲突的。
 
用这样的图片配在圣经里面,Broomberg和Chanarin其实是以这种方式对以色列哲学家Adi Ophir的观点进行阐释,同时提出自己的观点。一般人们会质疑,发生灾难的时候上帝在哪里?如果上帝是全能的,他怎么会不知道灾难的发生,并且视而不见?
 
与这种观点相左,Ophir认为,正是在灾难当中上帝揭示了自己的存在。从现代化开始之后,上帝开始不满人们的行为,于是他使用暴力的手段消灭城市和居住在其中的人们,灾难就是他的象征,破坏是对人类的警示和教育。每页上所配的图片都是精心挑选的,并且Broomberg和Chanarin还会在那一页中用红线划出一句和图片有所关联的话。
 
 
比如说一幅911事件飞机撞进世贸大楼的照片,红线标出的句子是”Worship the beast and his image”(敬拜兽与兽像);一幅水兵在希特勒的照片下留影的照片相对应的句子是”Behold, they are all vanity; their works are nothing; their molten images are wind and confusion”(看哪!他们和他们的工作都是虚空,且是虚无;他们所铸的偶像都是风,都是虚的);一幅舰船着火人们往水里跳的照片旁边的句子是”the earth opened her mouth, and swallowed them up together”(地便开口吞了他们)。
 
这些句子一方面与照片内容呼应,另一方面在向冲突图片的制造和传播发问。这让人想到苏珊·桑塔格在《关于他人的痛苦》中提出的关于摄影在传播冲突图片时的作用,这些照片的本意是为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是图片的泛滥反而使人们对于流血冲突的照片变得越来越麻木。
 
Broomberg和Chanarin使用的档案照片几乎反映了近几十年来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冲突和灾难,但是,这样的档案能够做什么?除了让人们铭记和反思,它能够减少甚至阻止未来发生的冲突吗?艺术家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显然并没有回答。
 
 
不过正如Fred Ritchin[2]指出的,纪实摄影总是滞后的,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照片的时候意味着事件已经发生且无法改变了,但应用数码合成技术我们可以制作“先发制人的摄影”展现未来,这是阻止灾难发生的手段,于是摄影从对世界毁灭做出反应变为设法帮助我们来避免这一毁灭。
 
 
[1]Adam Broomberg & Oliver Chanarin(亚当·布朗伯格 & 奥利弗·沙纳兰)
来自南非的摄影师组合,现居英国,两人之间的合作超过十年。他们的作品The Day Nobody Died是第一次以抽象形式纪录战争的摄影作品。他们合作的摄影书Holy Bible获得了多个摄影书奖项的提名。
 
 
[2]Fred Ritchin(弗雷德·里钦)
美国批评家、策展人,曾任纽约时代杂志图片编辑,ICP(国际摄影中心)新闻与纪实摄影项目的创始人,现为纽约大学教授。创立了PixelPress网站,著有After Photography,Bending the Frame等书。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