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人物>>

【怀念陈勃】留在心底的那份记忆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文/图 郝远征       2015-12-25

陈年往事记心田
勃勃生机九十年
永不放弃为事业
生到极乐留美言

陈老逝世了,让我很难过,他走得太匆忙,让认识他的人无法接受。在陈老九十岁生日时他还承诺要活到一百岁,然而他却悄然离去,没有跟任何人打声招呼……让所爱他的人为他惋惜为他哭泣。
 
今天去了陈老家,看著他的遗像我凄然泪下,这张肖像是陈老生前我为他拍摄的。丁阿姨哭著对我说:“陈老最喜欢这张照片,陈老最喜欢你……”丁阿姨的话让我感动更让我伤感。
 
那是2007年1月6日,陈老和丁阿姨如约来到了新华社摄影室,这是我头一次在影室为陈老拍肖像。我问陈老:“怎样给您拍?”陈老说:“你是摄影师一切听你的!”面对这样一位我的前辈、领导、好友、他简单的回答给了我信心。我按照之前的构思在交谈中抓拍,因为任何人在镜头前都会有些紧张。
 
拍摄开始之后,陈老给我讲起了他的过去:“我虽然是个农村的孩子,可我父亲是个教员,他喜欢照相,每次假期回来总给我们村里乡亲拍照。小孩们觉的好玩,总是问这问那。时间久了,也就喜欢上了。我父亲37年参加了革命,他把很多摄影书都留给了我。”这时陈老已经完全忘了在拍照,非常放松。我不停地按动快门,我开玩笑问:“陈老那您也是红二代呀!”陈老哈哈大笑。这样的表情尽收镜中。
 
看到陈老如此放松,我又问:“您再讲讲您摄影趣事吧。”陈老说:“我用的第一台相机是单位发的,进口德国蔡司的,缴获日本皇军的。对了,那时也没有国产的。”陈老的幽默让我哈哈大笑,陈老接著讲:“在张家口撤退时,相机还给了公家。照相的人手头没有相机很别扭,就像战士没有了枪一样。我在哈尔滨时借钱从旧货店买了台德国造旧的Welta相机,这是属于我个人的第一台相机,它是我的私人材产跟了我近70年。”陈老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随著灯光闪烁,陈老的表情定格在那一瞬间。
 
稍事休息,我们又开始了第二轮的拍照。我对陈老说:“您再讲讲现在。”“那我就讲讲我健康的体会。”陈老说,“一、首先我与摄影结缘,是我健康长寿的根本原因。摄影是脑力与体力兼容的工作,由其是艺术摄影,锻练体魄,活动思维、助人长寿。二、心态要好,我从不急不气,与人为善。在文革被抄家、挨斗、剃阴阳头的时候,我都保持良好的心态,相信国家相信党,灾难一定会过去!现在我与那时斗我的人都成了好朋友。”说到这陈老脸上露出了善良的笑容,“三、我在摄影圈几十年,有很多摄影的朋友。朋友是材富,相互支持相互鼓励是最幸福的事。另外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相濡以沫的老伴,她很规律地安排我的起居,对我进行了科学的“饲养”。再有我的子女都很孝顺!”此时的陈老内心充满了幸福感……。我不失时机的抓住了这些镜头。
 
趁热打铁我再问:“陈老您再说说未来!”“未来吗?”,陈老说:“希望我们大家来个竞赛,看谁活的更健康,看谁更长寿!我还希望看到国家更富强人民生活更美好!我还希望摄影事业欣欣向荣有一个大的发展!”陈老伸出一个手指,“我要活到一百岁!我们大家来个比赛……!”我按下了最后一次快门。
 
八年过去了然而陈老没有遵守他的承诺,他悄悄的走了……生命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唯一能够保留的,只有存于心底的那些记忆。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