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人物>>

乔克·斯腾格斯访谈录

来源:摄影之友       责编:king       2013-09-02

  Jock Sturges(1947年出生于美国)在他的家乡加利福尼亚,和法国大西洋岸边的一处天体度假区与当地青少年和他们的家人合作拍摄人体肖像已经有30多年了。这些极具美感的图片显示着他多年来与自己的摄影模特建立起来的相互信任,因此可以视作他们之间的一种合作。 与其说这是摄影家“ 拍摄”的作品,不如说是摄影家和模特共同“ 制作”的画面。

    最近Jock Sturges先生来到荷兰,签售他的与禄莱相机公司合作出版的限量版新书。GUP Magazine得以对他进行了详细采访。

    Q:您的新书叫什么名字?它是如何产生的?

    JS: 书名叫《禄莱项目》,这完全是位于荷兰Lisse镇的Foto Henny Hoogeveen公司的 Duncan Meeder先生的主意。Duncan 是禄莱和莱卡相机收藏版的专家,也是一名世界级的企业家。当他建议我做这个项目时,我非常高兴,这是我作为一名艺术摄影师所得到的最高的一种赞赏。这使我更加努力地工作,以不辜负他对我的信任。在四个月内拍摄了几百张照片后,Duncan和我一起编辑了这本书。编辑书是个令人烦恼的过程,为了要达到最后的效果必须删减掉许多,简直像审判一样。 不过我们对最终的结果很满意!

       Q:我听说因为这本书的关系,一部禄莱相机已经以你命名了, 是真的吗?

   JS: 是真的,很荣幸啊。禄莱双反相机是历史上最富故事的相机,是像从Diane Arbus 到Vivian Maier 等风格迥异的摄影师们的选择, 它几十年来制作了无数精彩的作品。在一架色彩丰富特别版相机上印上我的名字,是我平生收到的最高荣誉。

    Q:本书中的相片也是用该相机拍摄的吧,同您通常使用的其他相机相比有何不同?

    JS:我从1970年开始就没有使用过中画幅6X6规格相机,1990年开始甚至连任何胶卷机都没有再使用过,所以说我对器材有点生疏还真是说的轻描淡写了。不过实践出真知,这部相机以及正方形的格式我越用越上手, 最后我彻底陶醉于这个项目,太享受了!

     JS: 8X10寸规格的是我的最爱。技术显出的结果是如此精彩。不过它的大小、难度和费用也是重要因素, 因为每当用这个相机拍摄时,模特们体会到一种被赞美般的感觉, 他们会瞬间上升到一种罕见的圣神与庄严状态。

    Q:您用什么方法呢?

      JS:每当我发现了优雅和诗意的东西,我会请求模特们不要动, 然后飞快地去拿我的相机,来试图抓住这样的片刻。多数时间我抓不住, 但是偶尔也会很幸运。我信教般地相信运气,但是我也相信魔鬼般地练习, 以便能准备好迎接幸运之神的眷顾。祈祷和勤奋都很重要。

 

波利娜;2012年于法国银色海岸

    Q:当您还是一名青年摄影师的时候,谁是您崇拜的偶像?他/她作品的什么元元素给了您灵感?

       JS:如果我只能说一个人的作品, 那我特别喜欢Edward Weston的,因为他的作品城市并富有美感。最近我刚读了他的妻子,也是他最佳的模特之一的Charis Weston撰写的回忆录。我很欣慰地发现,他不是让模特们摆造型, 而是让他们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碰巧一直以来也是用这样的方法。

   Q: 您给自己在艺术史上的定位是什么?

    JS:嗯,我和我的漂亮相片,一百年后会是个脚注吧。我热爱我的工作, 但是我既不是先驱者, 也不是拥有广阔高尚的奇思异想的智者。我只是个返祖派而已, 一个技术古典主义者和浪漫主义者。

   Q: 您能想象您自己没有成为一名摄影师, 而成为了一名画家或者雕塑家吗?

      JS:您激发了我最喜爱的幻想。绘画与摄影几乎同样使我着迷!绘画从总体上是占上风的, 不过我也非常关注摄影家们。很不幸的是,我的手非常不灵巧, 我8岁的女儿从3岁起就画得比我好了。所以我生来就是从事摄影艺术的料。我真羡慕画得好的人。只要有可能我就会和他们交换作品,而且我总是觉得自己赚大了!

     Q:  您似乎同多数您所拍摄的对象建立了很深入的关系。您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您和您的模特、及他们的家人之间能建立如此的信任、友谊及合作,这些对您的作品是至关重要的吗?

      JS:很简单。除非你了解你所拍摄的对象,不然你不会知道你的任何作品的意义。

      你想象一下, 有个人走进房间,很快给你拍了个照, 然后就拿出去吹嘘自己是个有实力的摄影师。他了解你什么呢?什么都不了解。好照片必须有所指,它们必须传达一个真理, 否则就无法达到一个真正高的境界。

      我认为任何人的一张照片只是一个不可能了解的暗号。照片所讲的故事是有缺陷、不完整的。每当我开始和一个新的家庭合作时(我很少这么做),我总是告诉他们至少三年后我才能给他们拍出有真正意义的照片,因为我真正了解他们至少需要这么多时间。我们每个人初见生人时都有内心的焦虑和希冀需要超越,别说是给他们拍照了。这些情绪必须需要时间来蒸发,真实的东西是很害羞的,需要时间和耐心。

    Q:您的多数作品似乎都表现同一类模特, 您同意这个说法吗?

     JS: 我从来没有碰到过两个同样的人。但是如果我说真话,并且退回到一个远离尘世的地方, 也许我会看到两个相同的灵魂。我似乎最善于和那些出于某种原因急于获得肯定的人们合作, 这些人会因为在工作中获得了强烈的肯定而变得积极。而我正好很助人为乐, 所以我们基本上属于互相满足。

 

阿内特和奥勒冈;2012年于法国蒙塔利韦


    Q:在您看来,赤身裸体地活动的意义在哪里?

       JS:我认为自然主义的快感源于很多因素。服饰的彻底缺席意味着, 除了简单的对话所揭示的性格外,你没有任何线索来了解一个人的地位、财富及文化汤背景,并且人人平等。另外真正让人反感的其实是服饰只羞答答的透露了人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我们通过想象,建立起一个个欲望的小帝国,认定什么是应该的, 什么是必须遮掩的。海滩上的一群自然主义者其实一点儿都汤不能用“性感”来形容,而是汤真是和诚实的。

      我的体会是,自然主义者是一群非常开放并富有爱心的人。他们一个个在性方面都比普通人更倾向于成熟。他们不太有恐惧症, 也不太会执迷不悟, 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没什么可掩盖的世界,不知羞耻感为何物。所以你看,羞耻感是魔鬼, 它导致人们相争掩盖各种溃烂与腐败。

    Q:在以前的采访中, 您强调过您的最终目标是捕捉模特们最接近自然、随意的、无拘无束的状态。这是您的作品有别于色情图片的关键因素之一。您是否可以解释一下,“自然”对您究竟意味着什么?

      JS:自然是一种充分舒展的状态,它不去刻意迎合任何人的期待。你把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穿上最好的衣服,因为你的朋友要来吃晚饭, 这不叫自然;在一个慵懒的周末,你穿着日常衣服,邻居好友来看你,你就请他和你一起享用你的意大利面条, 这就是自然, 也是一种更舒适的状态。我最好的作品都来自这样真实的, 不摆拍的瞬间。我恳请学习摄影的学生们接受某种汤“姿势”,而不是设计某种“姿势”。如果你能即兴拍摄一个家庭真实的互动时刻,往往比让他们“摆”更能体现出他们真实的状态和相互的关系。一旦你为了符合你对构图的某种理解而想要变动他们的位置, 你就抛弃了真实。让人们做他们自己吧,他们本身就很精彩。

    Q:您曾经由于您的作品受到过巨大的社会压力, 几乎不得不放弃了您的工作方式。这使我想到Charles Ludwidge Dodgson, 人们更熟悉他的笔名 Lewis Carroll, 他是《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作者。他也曾是专门拍摄小女孩的著名摄影师。您觉得您的作品和Lewis Carroll的时代有关联吗?

     JS: Dodgson ,还有Gertrude Kasebier 等都是深受当时人们喜爱和关注的。人们几十年后才认识到Dodgson的狭隘视野不仅仅是“有点儿奇怪”的问题。Kasebier倒没有碰到过这些指责,她作品中的裸体也坦诚得多。维多利亚时代的人基本上没有去触碰他们认为是无伤大雅的东西。只要看看那个时代是多么的虚伪, 一方面表面上以任何可以想象的方式反对人体和性,另一方面却前所未有地陶醉于娼妓业和性滥交。那是一个古怪的时代—我在那个时代完全找不到我自己。我很高兴我错过了那样的时代。所以说, 我不认为我和那个时代有任何联系,我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现代社会,呼吸着“干净”的空气。

   Q: 一些学者最近对极度扭曲的Lewis Carroll 的生平与作品提出了批评。他们把他的“儿童摄影” 作品放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儿童崇拜”的框架下来审视, 提出儿童裸体是天真无邪的重要表现。您也认为您的模特们“天真“无邪”吗?

      JS:是,也不是。要看每个人的情况。每个人的所谓“天真无邪”有着完全不同的形式和方式。我有一些年长的朋友,我认为他们天真极了, 简直“傻”得可爱,可是我敬佩他们的天真,他们下意识地拒绝着世俗生活, 他们对工作的热情是世上少有的财富。同样我也认识一些年轻的朋友,相比之下却显得愤世嫉俗、阴暗。我的孩子们天真可爱、容易相信事物,我和太太都鼓励并且希望尽可能延长这种状态。孩提时代是短暂的, 太短暂了。

      我没有刻意在我的模特身上强加“天真无辜”, 而是尝试着去感知并且尽可能准确地表现他们的性格。如果他们的性格中正好有天真无辜的一面, 那么表现的就是这个。无论如何, 都是有关人的信息,都有趣。

   Q: 与前面的问题相关的, 您是否觉得藐视社会习俗, 质疑我们时代令人压抑的思想、文化是很重要的?

      JS:没有。我不会花很多时间来琢磨我不想怎么;我忙着做我想做的事情。一句话, 就是拥抱生活。

    Q:Caroll 在拍摄时很注意获取那些女孩和她们家长的同意。 您是怎么处理的?

      JS:我前面已经提到过,我和合作家庭的关系很密切,非常注意获得他们的允许和同意。事实上,我从来不使用模特肖像授权书, 我宁可把这些照片的版权留给模特们自己。如果我拍摄年轻人,我自然明白他们长大后观念一定会发生变化。每当我想用一张照片时,我会同他们联系,向他们解释情况并且获得他们的允许。 有时他们会拒绝, 没有问题, 因为我的照片很多!

     Q:尽管您和您的模特之间合作默契,尽管您并不控制他们的行为和姿势,他们的形象最终还是通过您的眼睛来展现的。您如何解决这个“展现”的问题?

      JS:你其实在问我关于所谓的“知情同意”的问题。一个年幼/年轻的模特, 怎么可能对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某种表现形式给予经过周全考虑的同意?有时,作为父亲我也每天得为我的未成年孩子做出一些决定,这是做父母的责任之一。我永远会尽我的努力去做到最好,去智慧地提升他们的兴趣,保护他们, 使他们避免犯错。这样的本能也同样用在同我工作的模特上。我希望和他们持久合作, 所以我总是尽我所能。

    Q:您的模特对于他们的肖像处于公众视线中有什么反应?

      JS:我想这些年来关于我的作品最大的肯定和最令我欣慰的事实是,我的模特中的绝大多数现在已经成年,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有了孩子。几乎毫无例外, 他们很热切地希望我拍他们的孩子, 就像当年我拍他们那样。医生在医疗中奉行“不损害”哲学,这对摄影艺术家也不妨是一个好的认知。那么多模特希望我继续拍摄他们的孩子, 对我来说这是我达到了这个理想状态的完美证据。

    Q:您曾经说过您的工作常常完全吞噬了您。这让我想问一个最后结束的问题:我们有可能区分Jock Sturges 这个人和Jock Sturges这个艺术家吗?

      JS:不可能,问我太太就知道了。我有时令她发疯, 不过感谢上帝她是个很大气的人,由着我的性子。她知道我别无选择,我就是我,这当然使我的日子比较好过。我从来不需要决定去做什么,因为我已经在做。

 

法内拉;2012年于法国蒙塔利韦

Jock Sturges 1974年在 Marlboro College,Vermont 获得感知心理学和摄影学士学位。1985年得到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获美术硕士学位。他著作颇丰,举办多次国际影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广泛收藏, 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大都会博物馆。

Jock Sturges 和禄莱双反 2,8 FX 白金相机

2012年,Foto Henny Hoogeveen,是禄莱产品在荷兰和亚洲的进口和发行商,开始做一期关于108架禄莱双反2.8 FX “白金相机的限量版相机。 这些相机都有独一无二的序号,共有四种不同的颜色。 序号从J01到K25, 在白金相机上刻有特殊图案。

所有相机都附送一本签名书, 和四幅Jock Sturges签名照片中的一幅。这些照片均为Jock Sturges在2012年春夏用禄莱双反相机拍摄的。这些优质相机可以在Foto Henny Hoogeveen公司或其他的代理商处买到。

更多作品:






【……更多】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