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在未来,我们将拍摄一切却目视无物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OM MALIK       2016-05-25

两个月前,Google 家的修图软件组 Nik Collection 从 149 美元的高价降至免费,引起了摄影圈和科技圈的高度关注。对于很多摄影爱好者来说,这是 Google 派发的一大福利,不过这是否还意味着什么?《纽约客》的一篇文章"In the Future, We Will Photograph Everything and Look at Nothing"提出了一个尖锐的观点:Nik Collection 走向免费化代表的可能是这套软件的衰落。


在未来,我们将拍摄一切却目视无物
 
OM MALIK/文
“网红”贝克汉姆,photo by laineygossip

“今日存在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在一张照片中终结,”苏珊·桑塔格在她的伟大之作——1977 年出版的《论摄影》中如此写到。而当我最近看到 Google 将它价值 149 美元的照片编辑软件组——Google Nik 集合包——供用户免费下载的时候,我脑海中蹦出的就是桑塔格的这句话。Google Nik 这套照片编辑软件是很多摄影师的心头大爱,就像是著名餐厅 Katz’s Deli 的招牌菜五香烟熏牛肉三明治一样。

2012 年,当 Google 还没有收购它的时候,这套修图套装软件的价钱是 500 美元。它包含 7 个专业的软件,可以和 Adobe Photoshop 或者 Adobe Lightroom 这样的修图软件结合使用,让摄影师做出类似于暗房实现的某些照片效果。比如仿制老电影或者胶片的效果,将彩照加工为黑白照。通过这些调整,那些还好的照片立马成为杰作。总之,Nik 就如象棋大师般聪明。说实话,我并不介意在这套软件上花钱,其他摄影师或者发烧友也是一样。所以我在想,为什么 Google 要将它免费提供给大家?

 
我猜,Google 其实是想放弃这套软件,不过却希望避免随之而来的公关噩梦。还记得 Google 关停自家 RSS 工具——Google Reader——服务时所遭遇的强烈反对吗?而 Nik 的忠实粉丝在这方面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当将这个软件供免费使用后,Google 就不仅可以堂而皇之地把它丢在一边,还能免去大家的反对。这步棋走得一丝不差:Nik 走上胶片摄影的老路——被扔进科技历史的垃圾桶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Google 将 Nik 免费化)是一个坏消息,因为这意味着这个付费软件基本(肯定)上不怎么会更新了,”PC World 如此评论道。而 Google 则在官方博客解释说,公司会“将长期投资聚焦于为移动设备创造了不起的修图工具”,指的就是 Google Photos——Google 家储存和分类照片的工具和 Nik 自身的移动 app Snapseed。

Google 令人沮丧的评论反映了科技正在变化的事实。当然,我们都喜欢听黑胶唱片,但这并不就意味着 Spotify 的流媒体音乐不好。流媒体只是更适合今天这个世界而已。我喜欢纸和笔,但我同样看到 iPad 和 Apple Pencil 的过人之处。数码摄影同样在经历这样的转变,而 Google 则非常聪明地作出反应。
一位纽约艺术家用“Macbook 自拍杆”来表达自己对自拍的态度,photo by mashable

要理解 Google 这个举动,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和摄影的关系已经改变。从胶片相机到数码相机再到 iPhone 的摄像头,拍摄和储存照片变得越来越容易。今天,我们不假思索地一次次按下快门。大概是两年前,一家瑞典数据库公司 Neo Technology 的联合创始人 Peter Neubauer 向我指出,摄影的价值从“摄影师的个人审美变成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这类网络服务中一群人的审美。”对于未来,他认为,“真正有价值的创作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人们像塑料一样拼接照片,提取其中的信息,然后再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把它们呈现出来。”

他的评论是有道理的:我们的社会来到了这么个节点——我们拍太多的照片,却花太少的时间回看它们。

 
“摄影的定义也在变化,它越来越成为了一种语言,”Joshua Allen Harris 这样对我说。他是一位在纽约布鲁克林的艺术家和职业摄影师。“我们把照片附在推文或者短信后,就像是句子的结尾一样。照片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加强了我们之间的沟通。”

从另一方面来看,“摄影这个术语的含义正在改变,”他说。结果就是,照片作为记忆记录者的功能在消散,却逐渐成为了我们生活中的“书签”。不过,就算有书签,在几个月之后要找到照片,甚至通过它们来回忆起那些值得记住的瞬间都很困难。“罪魁祸首”是 Google,因为在今天我们想知道什么,Google 一下就可以了。而照片走的也是这么一条路。
现在的人们已不满足于普通的自拍,各种危险自拍由此产生,photo by distractings

如今,全球所有智能手机加起来有 20 亿台。保守估计,我们每人每天向各种网络平台上传两张左右的照片,也就是说我们全部人加起来一天会拍摄 40 亿张照片。而且谁能想象只躺在我们手机里的照片还有多少张呢?

因为我们对拍照的沉迷——特别是自拍文化的兴起——要怎么整理这些图像已经超出了人们的能力范围了。我们的方法是,提高人们手机的性能,让它们能够筛选这些照片,分析它们,找出共性,并且推断出哪些是更重要的。今天,设备已经开始学习我们的拍照风格了。
 
Google Photos,这项 Google 花大力气去做的服务,做的就是这件事——管理让人抓狂的巨大图片库,并且增强它的功能。当你把照片上传到 Google 云后,计算机程序会帮助你整理它们,移除重复的,找出拍得最好的,给他们加标签,做一个关于你假期的相册,还能做出 GIF 图让你分享给别人,辅助功能甚至会帮你修图。你只需要把一大堆照片扔进去,其余的,就让机器来做吧。
 
而一旦 Google 拥有越多的照片,就越能使算法得到学习,在创意修改上做得更准确和高效。对于 Google 的数据道德,还有它将掌握我所有的生活这事,我是很担忧的,但我也不能否认,在整理我日益庞大的照片库上,它表现得非常出色。Facebook 也是如此,它可以根据时间轴和关系网来很好地整理我的照片。这是一个自动化也能出色完成工作的时代,价钱合适,还有大规模的并行计算,数据库利用得越多,深度学习算法就越先进。

带来这种变化的并不只是技术上的改进。Google,Facebook 和 Instagram 都在做出反应,适应从电脑到随时在线的 Chromebook、手机、平台和其他设备的巨大转变。这些设备本质上需要那些能和“云”——而不是任何一台在桌上的机器——打交道的软件。

以电脑端为中心的 Nik Collection 的功能和它的滤镜将要,而且应该放到移动 app 中去,比如 Snapseed 和 VSCO。而就像 Instagram 这些 app 和 iPhone 这样的设备已经能让我们所有人可以拍出不错的照片,这些新软件也应该轻而易举地让我们所有的照片变得更好,同时也更容易找到和分享。

业余者如我,对于照片保存在“云端”,修图不停歇地在进行的未来感到兴奋。但我心中传统的一面在想,在未来,如果在电脑上修图像今天的胶片拍摄一样成为复古潮流,不仅满足那种怀旧情怀,也试图从机器身上夺回从我们身上拿走的工作。到那时候,桑塔格又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