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摄影教育在“互联网+”时代的变革

来源:中国摄影报       责编:孙宇龙       2016-01-12

2015年8月,美国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宣布,中国成为其第二大市场,中文版注册用户达到100万,Coursera可让任何用户免费学习并颁发证书,其优点是学习方式灵活。

如今“互联网+”促使摄影行业快速向产业化过渡,并成为独立的产业形态,这种整合与变化也为摄影教育提出了新挑战。2009年,在摄影教育一线的顾铮与蔡萌提出高校摄影教育广义、中间和狭义的分类;2012年,蔡萌提出摄影语言教育变革问题,2014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影像专家提出“计算摄影”概念,也有人探讨“类型摄影”概念,2015年初,林路撰文反对将摄影归美术学科。目前各高校摄影教育重技能轻产业,重前端拍摄轻后端制作,产业管理、策展与制作人才急缺,传统摄影教育优势与竞争力在网络环境下渐次减弱以至迷失,如何转型升级,怎样定位等问题,成为当下摄影教育急需解决的问题。

传统摄影教育的困境与格局

与网络伴生的摄影新现象与形态,让摄影突然间无所适从,在众多与摄影相关业态中,尚没有摄影产业与网络融合的专业人才,摄影产业运作、商业模式及市场活动都“摸着石头过河”;人才结构性不合理;创新人才和国际化高素质人才缺失;模式欠合理,成当下摄影教育通病:院校培养方向与艺术团体、媒体任务相左,与实践脱节,资源优势没有充分发挥。需在“互联网+”的模式下作新的探索。教育需面对现实,不仅是象牙塔里的理论培养,变革迫在眉睫。“互联网+”对摄影教育影响体现在内容与形式及评价多元化方面。

“网生代摄影群体”游离于传统摄影教育外,摄影学习、创作、传播、消费全通过网络完成。传播方面,拍摄技术等信息倚重网络获取,图像创意趋向网络众筹,该群体话语权占据网络主流,网络为摄影教育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其次,拍摄对象方面,摄影数字化成常态,图片流通与扩散便利,摄影不再局限于记录已发生事件。摄影本体语言、结构形式、形态叙事、方法类型等方面都同网络密切关联,影像文本存在方式以及观众、批评、传播、展示、营销关系发生变化。摄影消费方面,促生了摄影“全媒介图片消费时代”,图片经历了“作品—产品—商品—快餐消费品”的过渡。“计算摄影”等新形式挑战传统摄影本体,图片通过计算完成。

善用网络与大数据思维

教育不能自说自话,要善用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重点是用户、简约、极致、流量、社会化、大数据、平台和跨界思维,以专业视角解读网络对传统产业冲击。简洁概括就是“免费+长尾”思维,摄影网络化生存的核心是图片消费者。在摄影教育中,既要坚持传统教育的内核,又要融入互联网思维,与现实匹配。注重网络图片用户价值,关键是培养并拓展图片消费意识。当前,网络图片免费使用、消费、检索,免费模式赢得了用户,拓展了影像市场。用传播学的“长尾理论”看,就是新的摄影商业模式。从图片消费看,大多数需求会集中在网络媒介中,这部分图片广为流行,分布在“尾部”的需求是个性、零散的小量需求,这部分差异化、个性化图片消费在商业需求曲线上形成“长尾效应”,从摄影经济角度研究摄影需深入关注这一现象。

摄影教育应顺应时代需求持续创新,坚定信心,更新内容、优化模式,全力打造摄影教育新模式。现实实践中,国内外一些机构,摄影教育已探索出了“互联网+摄影学习、课程、教学、评价”等形态。摄影大数据是基于网络消费及大数据,记录摄影行为与创作数据,阐释摄影的性能、位置或状态。数据通过云存储,网络共享,互连共通互相交流,组成数据源,专业数据和来自各种媒介的数据结合,形成摄影大数据。教育要抢占大数据机遇,要主攻以下三点:首先,从技术层面收集数据,收集、管理各种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摄影教育数据,包括摄影教育专有数据和“公有云”里与摄影的相关数据。其次是开发应用专业分析软件,挖掘数据意义。培养专业人才管理,并对摄影教育大数据进行定性、定量分析。再次是数据应用。数据分析成果与结论应用于摄影教育与教学,而不是封存于图书馆或资料室。

发掘摄影教育大数据

摄影大数据重点在应用,应用之前的数据分析决定了数据的质效与功能,数据分析分两类,一是描述性分析。针对过去,揭示规律,分析判断数据与材料,找出潜藏在数据之下的摄影教育规律;二是预测性分析。面向未来,预测趋势,分析研究摄影教育的历史与现实数据,找出摄影教育未来发展可能性与现实性。挖掘摄影大数据的做法,早已有之,但大多是基于摄影行业内部不公开的数据,仅权威或官方人士可把握并占有。移动网络时代,数据公开成趋势,大众拥有掌握与了解数据的权利,数据从“地下”走到“地上”。数据分析也从“已知”扩大到“未知”,从“过去”推向了“未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让摄影大数据逐步发展成熟并在摄影教育乃至于艺术教育中广泛应用。

事实证明,只要方法得当措施稳妥,大数据为支撑的摄影教育会有一个全新未来。摄影教育大数据的重要性提到了教育竞争的高度。信息时代的摄影教育竞争,不仅是质与量之争,更是效率与利益之争。数据是信息的载体与源泉,也是教育价值提升的重要手段。

(孙宇龙,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2013级影像学博士,现从事影视摄影理论研究及影像摄影教育。)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