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摄影的信息传递问题

来源:未知       责编:郭大龙       2010-08-10

  

中国人善于综合,都是根据不足的综合。开始说摄影的时候,我却想到了思想家顾准的这句话。顾准先生的这句话是针对中国人的普遍素质低下而言,堂皇东方古国,数千年来滋生了形形色色的怪力乱神,各自高擎自己那把妖刀排头砍去,管他三七二十一。中医这个怪胎,便是最善综合者,可惜的是一百个中医大夫,有九十多个综合得差强人意,在要命的时候,经验的中医大夫往往不靠谱,所以鲁迅先生毕生鄙夷中医。

摄影这玩艺,许多时候最要见出人的综合能力,可往往许多人到了这个三岔口,便开始犯迷糊。潜在的精神迷失了方向。他不知道想要传递什么信息。将拍摄对象的行为凝固成摄影呆照之后,被摄对象原有的生命信息便转换为一种影像信息,这种影像信息源于生活,但与生活失去了某种原始关联,用苏珊-桑塔格的话说,“使我们深深陶醉的仍然仅仅是一些照片,而非事实本身-----照片其实就是被捕捉住的体验。”

苏珊-桑塔格所说的这种体验,有些象中国人常说的“借他人杯酒,浇自己心中的块垒。”经验的世界总是这样,所谓客观的实在被归纳为某种皮相。“照片似乎是一种更危险的脱离现实世界并把它转化为精神实体的形式。”苏珊-桑塔格对摄影的理论,抵达了本质。通俗地说,就是要解决一个用摄影进行信息传递的问题。布勒松那动人的做作的摄影,除了满足他个人的与被摄对象完全无关的趣味之外,也为我们留下世界的片段信息;一九七零年代,捷克印刷工人简-索德克在简陋的地下室里,用许多纪实摄影者鄙夷的摆拍方式,同样为我们留下了动人心魄的影像,他从另一个角度抵达了生命的本质;美国摄影师彼得-威金那些残躯的,尸身的影像,既假门假势,亦真假互溶。他们把握了世界亦把握了自己。

而你想说什么呢?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