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想念大师……

来源:vwin德赢网       作者:骆飞       责编:张双双       2018-09-14

陈复礼先生仙逝,一代宗师永远离开了我们。这是摄影界的损失和悲痛。

陈复礼与即郎静山吳印咸并称摄影界“华夏三老”,而在我心中,他们就是三座巨峰,这种感悟,我曾在“三山并峙,无限风光”中作了表述。

我们曾无比骄傲,因为家有三老,就是宝,就是目标。然光阴荏苒,继郎老吳老之后,陈老昨天(2018年9月11日)也匆匆走了。

微信图片_20180914140003.jpg

作者骆飞(右一)与陈复礼(中)合影

家里还掛着陈复礼从香港带到北京的作品,上面写着龚云骆飞嫂兄指教。这幅《大富大贵图》摄自陈老家院子里的牡丹,很美,也充满爱护和美意,每当看到它,我就会情不自禁想到和蔼可亲的陈复礼老师,想到二十七年前我到香港看望老师,师母亲自下厨做了地道的潮州饭莱招待我,陈老师拿出他一幅又一幅大作,认真仔细地讲解拍摄经过及背后的故事,一顿两餐,大飽口福,大饱眼福,成为我永远的记忆。后来有一次在上海一起参加拍摄活动,百十号人围着模特热闹极了,然陈老师走到一边,在一个墙角举起相机,于冷僻处存一热心,他摄得了《霜叶红于二月花》,后来发表在《中国摄影》上,编辑部还让我写了文章,探寻“秘密”。

陈老师有深厚的中华文化造诣,读他的作品,有诗情,有画意,有弦外无尽之音,有画外不尽之意。我写了“陈复礼摄影之美”发在《中国摄影》上,偶然的机会遇到老师,他笑眯眯地说,你把我作品说得那么好,我好有压力,看来还要努力。确实,陈老师不是说笑,中国摄影家代表团访美,我们两岸四地十三名摄影家谁也没想到,一幅《美国印象》带着非凡的创新力出现在大家面前。是写实的,更是写意的。

微信图片_20180914140011.jpg

《爱情的负重》

甚至是印象派的。这哪里像出自近八十岁老人之手?访美归来,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搞访美作品展,一人一个小厅。我和夫人一起到陈老师的展厅观赏学习,还不时与老师交流,兴味正浓时陈老师说,走,到你那个厅。我说,我的拙作不值一看。谁知陈老师听了不高兴,他说,一个人一种风格,大家放在一起交流,给观众看是交流,我们互相看,是更重要的交流。走,学习去!我十分惭愧地陪着老师看我的作品,只见他边看边说,兴致勃勃,站在《爱情的负重》面前,陈老师竟开心地笑了起来:摄影要有景,更要有情。他拉着我们在我的作品前合影,还一直鼓励我。真的是一位慈祥的长者。

陈老师对艺术精益求精,永不满足。他先是纪实,后搞画意,再就结合,最后进入“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崭新境界。特别是创作的后期,老而弥坚,出人意料。他三游桂林,四上黄山,进西藏雪域,到北国冰城,足迹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对于新生活的信心,对于新事物的礼赞,对于祖国的忠贞,对于人民的热爱,不仅蕴积了他足踏山山水水、寄情风云天地、不断拍摄勇于创新的动力,而且汇聚了他艺术创造的充沛激情和无穷神思,更升华了他一幅幅作品的格调和品位。

陈复礼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摄影艺术大师。先生赤子之心、家国情怀,为人师表;先生严谨诚实、独立创新的艺术风范,堪称楷模!先生走了,可他留下了可贵的精神财富、文化宝藏。

我们想念先生,我们也将继承陈复礼大师的遗志,为推动我国摄影事业乃至世界华人摄影事业的发展而继续努力。               

文/骆飞,中国国家画院、中国公共艺术院摄影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感受金山

18-11-28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