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重点资讯>>

TOP20·2017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公示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周星宜       2017-10-27

金向怡

《归来的流亡》

作品阐述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温州人,我18岁离开故乡独自前往北京生活5年,后来又独自前往法国留学5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成年人对自我身份、国家、文化乃至生活本身的重新认识与学习的过程。漂泊海外的那几年,语言的困境、文化的冲突和回归的不可预知,或多或少构成了一场身体和心理层面的“流放”。

《归来的流亡》由50多张照片组成,以电影叙事的方式展开,是我探讨离散(Diaspora)与回归的一组作品。作品分三个部分:“离散与异乡”、“故乡与回归”和“另一个故乡”。每一个部分分别涉及了我在不同时期的乡愁:在法国作为一个异乡人对故乡的思念,回国以后作为一个局外人对故乡的观看,以及在故乡发现了另一个他乡。这中间,我的提问是:乡愁是什么?回归又是什么?

我曾经以为 “故乡”和“乡愁”只是一种形而上的概念,但是在拍摄的过程中不断思考之后,结果其实不然。我发现自己成长的南方大家族有着根深蒂固的血脉延续和习俗禁锢,我知道自己在家谱上的位置,知道祖先们埋葬的地方——这片土地同时还埋葬着世上最爱我的人,而活着的人,他们还记得我。仅仅这些就意味着“乡愁”并不虚无,它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东西。

可是,另一方面来看,过快的城市化使得某种意义上的“故乡”正在消逝,对金钱的崇拜与追逐最终将“乡愁”挤压到人们的日常生活的缝隙之中。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是一个人口大规模迁徙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斥着拆迁、改建和乡镇城市化的时代。人们从一个城市迁徙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迁徙到另一个国家,但是我们发现每个城市都有了同一张面孔,许多人的故乡只在心里存在。

希腊神话中,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泊十年回到故乡,没有人认得出他。他把自己打扮成乞丐的样子,混进家园并夺回了过去的一切。奥德修斯的回归最终是成立了,然而我们想象的回归是否真的能成立?今日的回归更加复杂,因为连流亡者本人也已经认不出故乡的样子。故乡的变化甚至消亡是回归的消亡。不变的只有生命与死亡的过程,以及这个过程中所展现的人性。

所有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我去完成这个项目。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