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宋志鹏:当代摄影的最高艺术动机

来源:艺术国际       责编:小A       2017-02-27

1111.jpg

宋志鹏

众所周知:作为个体的人,其活动和实践,总是有着明确(理性)或者不明确(潜意识)的动机驱使的。中国的两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片面但生动地阐明了这个道理。

然而这一基本常识,放到艺术创作中来,却会让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们颇为不爽,他们会条件反射般地迅速涌起一阵反感:艺术是无比神圣的,不仅不能谈名利,而且“动机”一词也饱含功利主义色彩,绝不应该以此来玷污艺术!

在他们心中,康德对艺术和审美的界定是最为令人赞叹的:审美是一种无功利的静观,真正的艺术作品,应该符合一种“无目的的合目的性”,即以一种纯粹的视觉形式,让审美主体感受到一种无关功利欲望的审美愉悦。

在这个地方,有必要解释一下“无目的的合目的性”这句话到底如何可能,后现代主义理论之所以质疑“为艺术而艺术”的审美现代主义,就是因为审美现代主义无法证明艺术创作,作为人的主观实践活动,如何彻底排除或明或暗的“功利目的”。

这里的“功利”并不仅仅是指赚钱或者博取名声,假设一个艺术家,就像写日记一样,创作了一件仅仅给自己看的作品,他既不为名也不为利,但这依然难以排除后现代论者的质疑:因为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就算是写日记,也可以是一种复杂的心理补偿机制,你以为你做某件事情毫无动机,但事实往往是:你不得不那么做,受虐癖在常人看来不可理解,但心理医生会揭示:如果他不受虐,他会遭受更大的精神痛苦。

既然如此,“无目的的合目的性”,到底还有没有可能呢?其实是有可能的,但适用的对象却不能是人造物。比如:从空气混浊的北京城,来到空气清新的武当山,人会从生理上心理上都觉得心旷神怡通体舒泰,可是,武当山的空气,自从人类诞生之前就是清新的,武当山的空气并不是为了迎合人类的生理需求而清新的,大自然的这种无目的的合目的性是的确存在的,这也是我们喜欢大自然的重要原因,可是,一台空调和一台空气净化机,却不能说符合“无目的的和目的性”同样,作为主观性极强的艺术创作实践,也无法从根本上排除“功利”的动机。因此,也就不存在什么纯粹的艺术。

动机,虽然不可以排除,但是动机却是有高下之分的:竭尽全力用艺术创作博取名利,这种动机显然高不到哪里去,而愉悦身心、表达自我的写写画画显然就没有太多可诟病之处,但我们在此要追问的是:艺术实践,譬如当代摄影,最高的艺术动机,可以是什么呢?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所谓的“当代摄影”指的是“当下时代里应有的摄影”,并不特指“观念摄影”,有些人声称:“观念摄影”比“纪实摄影”更具有当代性,其实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观念摄影的确可以借助摆拍、导演、合成、数码后期等等手段,更加明确、集中地传达摄影师的观念和思考,但当代不当代,最终衡量的标准还是要看那观念与思考本身是什么,而不是传达观念与思考的手段是什么。

那么,回到刚才的问题:当代摄影的最高艺术动机,可以是以及应该是什么呢?

有人会说:面对当下这个高度全球化、资本化、数字化、后工业化的人类文明图景,各国前卫的敏感的艺术家们,应该结合他们本土的现代化进程和进程中出现的种种情况,比如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信仰丧失、文化多元、存在感虚无、价值观紊乱等等,进行深入的调查和思考,并把自己的思考、意见、感受和观念,用不拘一格的材料和形式传达出来,要么引人深思,要么令人警醒。这是当代艺术家们的价值和责任所在。

可是,我们在强调社会责任和个体人生价值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一些极其重要的因素,比如“趣味”和“动机”,在绝大多数艺术爱好者看来:从事艺术,如果个人的趣味和爱好,没有得到丝毫的满足和体现,那就无异于“工作”或者“政治宣传”或者“工具主义”,根本谈不上艺术。

比如,在我最近参与的四月风摄影网的“当代摄影文化交流会”上,一个拍了10年纪实摄影的资深摄影爱好者问:以前拍风光糖水片,不仅自己快乐,还会赢得很多初级摄影爱好者的追捧,可是转拍纪实之后,不仅很难得奖发表,而且纪实的片子也不被大众激赏,那拍摄纪实摄影的价值何在呢?

这位摄影师的困惑极具代表性,纵然我们可以安慰他说:您拍的片子起码还有文献价值、对于您工作的企业和同事们来说这些照片也意义非凡、纪实摄影需要时间的沉淀多年以后价值就凸显出来了等等,可是这些价值,似乎并不能给现在的他带来巨大的快乐。

于是,一个问题凸显了出来:当代艺术或者说当代摄影,是要反映现实的、是要批判社会的、是要创作新的可能性的、是要彰显新的主张和价值观的,是要催人反思和警醒的……可是,这些当代艺术家或者摄影家们,在内心深处有没有把反映现实、批判社会、关怀他人、创造新的可能性,本身就当作巨大的快乐和根本的动机?

如果一个当代艺术家的思想境界,不能把当代艺术的根本诉求本身就当作一种巨大的个人动机和快乐,而仅仅是把启蒙他人、批判现实、改良社会、提升公共意识、呈现一种崭新的趣味和可能性,当作一种责任或者义务或者赚取名利的手段,那就非常可悲、非常不当代了。

同样道理,那些网络上、微博上大肆攻击当代艺术或者纪实摄影太过功能主义、太过强调政治、宣传和关注现实的人,则更是腐朽不堪冥顽不灵,他们只能理解一种早就僵死了的、通常是精工细作的、唯美主义或者强调自我、意象的现代主义工艺品性质的艺术,而永远无法理解一个观点、一个行动、一个行动过程,一套理论本身何以是极为艺术的和充满智力快感的。

最后,让我们再次返回到康德,当代摄影的最高、最艺术的动机,就是:以一种崭新的当代的感受力和敏锐性,来感知和认识当下的世界和现实,一切促进这个世界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努力,本身就是你的动机和快乐,然后在追求这种快乐的过程中,你的行为和作品,恰好符合了人类进步和个体解放的客观要求。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