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回归摄影之路

来源:中国摄影       责编:林叶       2017-01-13

1484292536348603.jpg

在《回归摄影》一文中,伊奈信男辩证式地为摄影主体性建立了一个坐标系,一直到1970年代为止,他的这个坐标系都一直决定着日本摄影的发展方向。可以说,之后由土门拳倡导的写实主义摄影也是伊奈信男这个坐标轴的延伸。

如果说,伊奈信男的《回归摄影》是在摄影的主体性上为日本摄影找到了一个发展方向的话,那么摄影家、编辑名取洋之助(1910-1962)的《阅读照片的方法》则是在方法论上为日本摄影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1933年,以特派员身份被派回到日本取材的名取洋之助在《光画》杂志的聚会上,认识了伊奈信男与木村伊兵卫。回国之后的名取洋之助雄心勃勃地打算“发动一些行之有效的运动”。他认为,当时新即物主义(又称:新客观主义)以德国的包豪斯为中心,在世界范围内产生重大影响,他希望将报道摄影的知识与现代艺术的思想从德国带回到日本,并在日本发起一场新的摄影运动。为此,他先是与伊奈信男、木村伊兵卫、原弘等人创立了“日本工房(第一次)”,后来又组织了“日本工房(第二次)”与“国际报道工艺”。到了战后,又策划编辑《周刊太阳新闻》与《岩波写真文库》,成为了一名出版策划人与摄影指导者。对于“报道摄影”,名取洋之助注重用多张照片组成有情节的组照,并围绕这一点形成了自己的摄影理论体系,而他的这些经验最终结集成《照片的阅读方法》这本书。

当时,以莱卡相机为代表的小型相机已经成为摄影的重要手段,而大量复制、大量传播的时代的到来,也为摄影的发展提供了新的转机。名取洋之助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展开自己的摄影方法论。

在这本书中,名取洋之助从摄影的记录性出发,来确立摄影作为沟通交流手段的基础。他说道:“照片的正确性给予了摄影重要的特性,即照片的记录性。正因为有着正确性,无论什么样的照片,以何种目的进行拍摄的,作为记录的价值已经诞生,这便是照片与绘画、电影等形式不同的一点。在拍摄时,非常的个人化、充满个性,然而一旦时间流逝,就会变成纯粹的记录照片。将我们这个世界的某个时间的某种状态,停留在感光材料上,变成某种记录。”然而,摄影的记录性本身并不具有完整的叙述能力与准确的表达能力,因此,这样的特性是可以利用的。他认为,“拍摄照片本身并不是目的,只不过是手段而已”,应该将这样的手段纳入到印刷媒介之中,摆脱以个人目的为基础的摄影,让照片成为被大众观看的物品。而基于这样的目的,就必须将摄影中的各种要素错综复杂地进行组合,让照片成为可以自由变化的符号,使之成为某种交流的系统。

名取洋之助进一步阐述道:“照片与文字一样,可以说是一种符号。符号这个词语所指的并非‘物’的实体,而是‘物’的代替品。未开化的人在看到肖像照片时,误以为看到了‘实物’而大吃一惊,即便这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照片确实符合符号的这一定义。然而,照片是‘物’忠实的记录,是无法进行抽象化的符号,所以从一张照片可以解读出很多内容。根据观者的经验、感情、兴趣的不同,同样一张照片,会有完全不同的解读,接受方式也会有所偏差。”

因此,在《照片的阅读方法》一书中,贯穿始终的就是照片所产生的各种意义,即“摄影师、使用摄影师所拍照片的编辑者与始终存在于编辑者心中的读者,此三者所要求的谎言相结合的结果”。在这个前提下,名取洋之助得出这样的结论:照片这种符号,最初拍摄的目的,与拍摄照片的人并没有关系,而且也并不是简单的记录,全都是作为一种素材,在个人立场上,娴熟地加以运用的艺术,通过多张照片的运用来克服单张照片的弱点,可以用照片组织故事,能够打破现实的流动,能够摆脱现实的束缚,这就是新摄影所获得的方法,是一种场域。

而他的这一理念也实实在在地被贯彻于他的工作之中,不论是“日本工房”时期,还是《周刊太阳新闻》与《岩波写真文库》时期,他都非常强调通过照片的组合编排来服务于所要表现的主题,力求让照片摆脱作者-照片-读者这样一种封闭的系统,而变成作者-读者这种直接而又开放的交流系统。然而,这样一来,照片也就失去了照片本身的意义,正如在他手下工作多年的日本摄影家长野重一(1925年-)所言:“归根到底,照片只是插图而已,是引导读者理解内容的说明照片。”

战后的日本摄影界很快就迎来了一个摄影杂志复兴的时期。一方面因战争而停刊的摄影杂志纷纷复刊;另一方面,新的摄影杂志也不断创刊。可以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日本摄影杂志的一个黄金时期。这也为名取洋之助的摄影观念的推广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1955年至1957年,日本迎来了战后的第一次经济发展高潮,日本人把这个神话般的繁荣称为神武景气(Jinmu boom)。神武景气的出现,宣告日本拉开了高度经济发展时代的帷幕。在这个时代,摄影这种媒介与当时的其他媒介相比,无疑是非常新鲜的,充满了各种各样未知的可能性,成为了一种全新的大众媒介。这样的摄影氛围为后来的日本摄影表现提供了丰富的土壤。

然而,随着战后成长起来的一批年轻摄影家的登场,以及以电视为代表的大众影像文化的出现,旧的摄影理论也很快便遭到了质疑与反抗。这批年轻摄影家迫切地希望能够与过去划清界限。1960年代,瓦尔特·本雅明的《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被翻译成日语引入日本,为日本摄影界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视觉文化理论。以“十人之眼”展与“VIVO”摄影团体为象征的日本新摄影表现的抬头,迫使人们不得不重新思考摄影的本质,重新探索摄影的记录性、真实性以及复制性。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重森弘淹(1926-1992)的《摄影艺术论》。

在这本书中,重森弘淹以摄影作为复制艺术的特性为切入点,通过对摄影所具有的现实性的重新理解,来把握当时那个时代的影像特性与摄影表现的可能性。在他提出了那个时代最深刻的一个课题,即“如果在主题与方法、主题与形式的辩证关系中寻求新的现实主义契机就是前卫的话,那么在对当今摄影中的现实主义进行思考的前提下,前卫依然还具有重要意义吗?”他从这个视角出发,来重新转换并确定摄影的现实性。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真钱的棋牌游戏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nba英文官网 嘉年华官网 皇冠备用 火箭队官网 中国人论坛 bet 单双公式 博彩资讯网 w88优德 港京印刷图库 澳门足球盘 球盘 娱乐场 联众网站 沙龙365 7080棋牌游戏 真钱 澳门回归日期 大众娱乐网 卡宾官方旗舰店 mg电子 全亚洲首选288x nba即时比分 本港 中国足彩竞猜网 斗地主规则 七星彩论坛图规 网上赌博 单双规律 沈泳 华夏娱乐网 明升备用网址 梦网书城 盈禾国际 明升体育 博狗沃鑫 卡宾官方旗舰 信誉赌场 球探比分网 竞彩论坛空间 三亚娱乐 soutec 北京福利彩票 澳门彩票公司 北京pk10 凤凰 纸牌小游戏 皇冠现金代理 银河国际亚洲首选288x 三六八高手论坛 空中城市 赌球心得 188比分 让球规则 三星娱乐城 诺贝尔娱乐城 今天有nba直播吗 5060全讯网 新世纪 久乐娱乐场 世界杯盘口 易胜博 麻将单机版 华人娱乐总站 财神爷心水论坛 巴特 澳门百利宫 明升 红姐统一主图库 九龙老牌图库 打牌 娱乐王子 娱乐真人 亚豪平台 真人娱乐 飞禽走兽老虎机 188bet下载 博发娱乐城 北单 陈怀生 比分188 百万图库 老挝赌博 pc蛋蛋注册 天上人间娱乐 红姐统一图库 产业新闻网 葡京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