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四十年来从事摄影的回忆

来源:《中国摄影》       责编:九儿       2016-11-29

1480402058571835.jpg

以上所谈各种现象,对摄影艺术的发展是比较好的一面;但同时也存在着令人不满意的现象和问题。归纳起来,约有下列几点:

一、当时在较大的城市虽有摄影团体,但组织不够完善,对会员吸收漫无限制,程度水平悬殊,且良莠不齐。名为团体,实际上不过是自由结合。虽会章中皆有以研究摄影艺术为宗旨,但目标不明确,开会和讨论也多不能按期举行。还有些团体成立不久,而会员就自动解体烟消云散了。所以当时摄影团体的性质,对摄影创作不可能起些积极作用。并且团体与团体之间,向来没有联系,力量散漫,各干各的,互不闻问。有些团体,多半挂有空名而已。

二、1930年前,绝大多数摄影作品,都倾向于模糊灰暗一派,拍摄时故意使焦点不清晰或用种种模糊的方法,使影调线条混成一片,惝恍迷离,令人看不清对象的形态,认为这样才有含蓄,模糊的程度越高,越有艺术价值;形象明显、线条清晰的照片,反则认为没有艺术性。在早期北京光社影展(1924年开始)和出版的《光社年鉴》(1927—1928)所选入的作品,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模糊不清的,还有些从画面上甚至看不出所拍的是什么内容。这类作品只能给人一种苍凉灰淡、颓败消沉的感觉。这是受了当时国外摄影艺术形式的影响,和一派模糊的西画有些类似,但不符合于中国绘画传统的艺术形式。这种“模糊派”摄影代表了中国摄影艺术初期的风格和倾向。

1930年后,摄影艺术形象逐渐由模糊转变为清晰,才感觉和实物有些相同的味道,但在题材上,除一些风光、静物外尚差强人意外,大部分作品很少有现实的意义,所拍不是纤巧柔弱仕女名媛,就是暮气沉沉的残荷败柳、枯木寒鸦和古寺斜阳等消极作品。“七七”事变前在各地展览会中,很少看到反映现实生活、表现下层劳动和发扬民族精神以及触心醒目且有积极意义的作品。大多数作品不过是供有钱、有闲阶级茶余酒后的欣赏而已。对于广大群众不但没有鼓励作用,还含蓄着一些毒素。当然我们对过去的批判,应考虑当时的背景和环境,当这门新兴艺术刚刚滋长的时期,应当有正确的领导加以培育,使之纳入正轨,而当时的反动统治,对这门艺术向来漠不关心,任其自由发展。摄影者们也没有明确的思想作为主导,因而,漫无归宿、盲目创作,即使在技术技巧上有些成就,由于内容不够健康,对群众所起的积极作用则微乎其微,甚至有毒害。这与腐朽的社会制度是有密切关系的。

还有当时的新闻和报道摄影,尚属幼稚时期,而一般搞艺术创作者多不屑为之,将这类摄影摒弃在艺术之外。所以在各个美术影展会上,从未看到过有新闻性摄影参加。由此可证明当时搞艺术创作者,多存在着艺术和政治无关、和现实生活无关的糊涂观念。这种观念还是普遍的。

三、在那个时期,参加国际影展的人虽较多,但不是为了宣扬有中国民族风格的摄影艺术,而都是为了追求个人的荣誉。一般的心理,认为自己的作品是否达到标准,可以藉在国际影展中能否入选作为衡量。如果作品入选或再刊入年鉴了,这些作品就有了高度水平,个人就可因此而成名成家。至于作品所选择的内容如何、所表现的形式如何、在社会上有无好的效果,则一概不加以考虑,只要一入选,那就心满意足了,在国内就可扬眉吐气,若再能加入国外摄影团体成为会员,就认为达到最终目的了。这种只求虚荣不务实际的心理,实成为当时摄影界一种风气。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