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重点资讯>>

光之炼金术——迪尔曼·克瑞恩铂金印相原作展将亮相中国美术馆

来源:vwin德赢网       责编:未知       2016-11-24

1.jpg

圣格伦巴教堂,爱奥那岛,阿盖尔郡,苏格兰,2003_H横_8x20

展览时间:2016年11月26日-12月4日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三层13-17厅

开幕式:2016年11月26日10:00

主办:vwin德赢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

协办:包商银行

策展人:李镇西 朱炯

展览介绍:     

光之炼金术——迪尔曼·克瑞恩铂金印相原作展,展示美国摄影家、当代铂金印相专家迪尔曼·克瑞恩先生三十年创作生涯中100幅精湛的铂金印相作品。他将19世纪摄影手工工艺语言和21世纪审美理念风格化结合,以光为器建构自然之影像,以光为术锤炼日常景象。迪尔曼·克瑞恩的影像作品传递着他对自然的敬仰、对现代社会中无常空间及物品的深层审美体验。他纯熟地运用铂金印相超长而丰富的影调表现能力,借助金属般闪耀的影像光泽,赋予世间万物超越时间而存在的恒久魅力。

本次展览是中国摄影历程中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铂钯印相作品展。它将带领中国观众全面感受铂钯印相精美、沉稳而辉煌地视觉审美特征。

关于迪尔曼.克瑞恩:

美国摄影师迪尔曼·克瑞恩,1955年出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是美国当代知名的铂钯印相专家和资深的摄影教育者。他的创作题材涉及自然万物和日常生活场景,其精湛而纯熟的铂钯印相作品体现了19世纪摄影工艺语言和21世纪审美理念的风格化结合。

迪尔曼·克瑞恩已经出版了四本限量版的书籍:《迪尔曼/结构》,《试金石》,《奥丁石头》,《沿着约旦河走》。迪尔曼·克瑞恩的铂金印相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被伯明翰大学博物馆,卡内基视觉艺术中心、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等博物馆收藏,收藏他作品的机构和个人遍及美国、英国、爱尔兰,意大利、苏格兰和中国等国家。

关于铂钯印相工艺:

铂金印相工艺是流行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摄影手工工艺。经过了20世纪60、70年代一系列工艺上的改进,成为“铂钯工艺”,并被当代影像艺术家重新挖掘、使用,进行个性化创作。铂钯印相工艺属于铁盐影像系统(区别于银盐影像系统),采用稳定性最强的抗氧化贵金属铂和钯,以手工涂布感光材料、接触印相的方法获得铂钯照片,其图像稳定,利于长期保存。铂钯印相的影像比银盐影像有更长的影调范围,能够对高光和低光部分进行丰富的层次展现,影像更散发着一种辉煌的金属光泽。铂钯印相因其独特的视觉美感和超长的稳定性而成为世界影像收藏市场的贵族。


迪尔曼·克瑞恩的铂金印相创作之路

(本文根据迪尔曼·克瑞恩和James Barker在2015年7月3日的访谈记录整理而成)

编辑:朱炯  翻译:崔延敏

美国摄影师迪尔曼·克瑞恩,当代美国知名的铂钯印相专家和资深的摄影教育者。他的创作题材涉及自然万物和日常生活场景,其精湛而纯熟的铂钯印相作品体现了19世纪摄影工艺语言和21世纪审美理念的风格化结合。  

迪尔曼·克瑞恩1955年出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本科就读于田纳西州玛丽维尔学院,主修历史和宗教。他于1978年开始摄影生涯开始,担任玛丽维尔日报的摄影记者,从事新闻摄影工作十年之久。

成长于70年代的摄影师,都会受到安塞尔·亚当斯和米诺·怀特,以及沃克·埃文斯等摄影家黑白摄影作品的影响。迪尔曼·克瑞恩在1976年去费城博物馆观看了弗雷德里克·埃文斯的大教堂5×7铂金印相的展览,惊艳美丽的作品让他印象深刻,大教堂的主题则影响了他摄影的审美趋向。

弗雷德里克·埃文斯,尤金·阿杰特和约瑟夫·苏德克,这三位摄影师对迪尔曼·克瑞恩的创作影响最深,尤其是弗雷德里克·埃文斯。对他们作品的学习,令迪尔曼·克瑞恩成长迅速,每当他遇到困难,不知道要拍摄什么,他就再次看这些作品,从中汲取灵感,并结合他在大学里所学的历史学和宗教学,决定去哪里拍、拍什么照片。

迪尔曼·克瑞恩从1980年代初期开始拍摄8×10,制作银盐印相,师从John Sexton。1986年离开新闻业后,他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大画幅胶片的拍摄,并专注于大画幅风光摄影,而不再做35mm胶片作品。迪尔曼·克瑞恩选择去读摄影专业研究生,开始并沿着华盛顿和波士顿之间的铁路线,拍摄了关于工业革命大教堂主题的作品,这也是他研究生论文的一部分。1990年,他开始自己制作铂金印相。对摄影的热情,使他不断研究新技术的同时,不断提高铂钯印相的技艺。

迪尔曼·克瑞恩在世界各地进行摄影创作,他的铂钯印相摄影创作至今已经持续了三十年。他除了使用大画幅相机,迪尔曼·克瑞恩也使用数字相机拍摄。他一方面是传统铂钯印相工艺的专家,同时他也擅长用Lightroom和Photoshop软件,参与制作用于铂金印相的数字中间底片。特别是迪尔曼·克瑞恩使用数字底片制作5×7的铂钯印相,很难发现与5×7的负片制作铂钯印相的区别。因此,迪尔曼·克瑞恩在21世纪可以自如地运用胶片和数字文件进行铂钯印相。

迪尔曼·克瑞恩的摄影作品已经出版了四本限量版的书籍:《迪尔曼/结构》(2001年),《试金石》(2005年),《奥丁石头》(2008年),《沿着约旦河走》(2009年)。对于有独特鉴赏力的收藏家,迪尔曼·克瑞恩创作了一套独一无二的手工铂/钯印刷的书籍。迪尔曼·克瑞恩已经举办过个人摄影展50余次:卡内基视觉艺术中心、菲利普画廊、缅因州当代艺术中心、波特兰艺术博物馆等;联合展览30余次:盐湖城艺术中心、新贝德福德艺术馆、陶伯艺术博物馆等。其作品被伯明翰大学博物馆,卡内基视觉艺术中心、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等博物馆收藏。收藏他作品的机构和个人遍及美国、英国、爱尔兰,意大利、苏格兰和中国等国家。

迪尔曼·克瑞恩在摄影理论方面也颇有研究。1992年-1998年,View Camera Magazine特约编辑,发表重要文章二十余篇;在Photo Technique、The Journal of Fine Art Photography等杂志发表文章十余篇。

自1988年起,迪尔曼·克瑞恩开始从事摄影教育工作。1999年-2001年,克瑞恩任美国沃特福德学校摄影系主任,他更在世界各地举办工作坊,教授铂钯印相等摄影工艺。。作为一个专业的摄影教师, 他的工作室教学针对不同摄影级别、不同专业背景的人。迪尔曼·克瑞恩在不同地点拥有工作室,包括北阿拉巴马州,伊利运河,蒙大拿,北达科他和奥克尼群岛。同时他还引领着缅因州媒体工作室的教学活动。目前他正以他广博的铂金摄影技术在中国,墨西哥,苏格兰和整个美国进行教学活动。


《光之炼金术》策展手记(一)     

朱炯

感受摄影材料美学的光芒——铂钯影像的光芒

第一次观看迪尔曼·克瑞恩的110幅摄影作品,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说实在的,那是我第一次集中观看如此大量的铂钯印相照片。与熟悉的银盐影像和数字打印影像完全不同,迪尔曼·克瑞恩的照片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影调世界,让我深刻感受到了摄影材料美学的价值。

我首先被照片中的高光部分迷住了,在那绵长而无断裂的白色与浅灰的影调展现中,浅色受光物体的肌理显得明朗而厚重。于此同时,照片中的黑暗部分,房屋的阴暗处、树林中阳光的背面等,在黑色的影调中总是还有黑色,仿佛一个无限的黑洞,包容了反射着幽暗光线的无限物质。我真正感受到了铂钯印相的神奇魅力,影调的跨度如此之大,高光部分炫目却不失厚重,暗部深沉又盈盈闪光,中间的层次更是连绵婉转。这样的影调架构一下子扩大了画面内容的可解读空间,引导影像的阅读更具内涵与张力。

以光为器、为术,影像视野涉及世间万物

迪尔曼·克瑞恩的摄影内容除了人物,无所不包,视域亦大亦小。他拍摄了很多树林、山水,清晰锐利、影纹饱满,让我清晰读出他的创作理念来自爱德华·韦斯顿、安塞尔·亚当斯为代表的直接摄影美学。他的镜头更聚焦于一些不起眼的空间,有时是日常生活小景,有时是被遗弃的角落。照片里,窗台上的几块卵石,废弃房屋的一个角落,残破的玻璃窗、金属零件工具或者屋内剥落的墙体等,这些充满了社会和人的气息的画面,是典型的当代摄影语境下对日常事物进行宏大叙事的影像表达。颇令人意外的是,迪尔曼·克瑞恩有十五张柔焦照片,拍摄自然树木和建筑、静物,影像从清晰的中心向四周逐渐朦胧开去,闪烁的光晕使画面虚实相应相辉,美轮美奂。这个新画意影像部分的有意为之,仿佛是迪尔曼·克瑞恩出离21世纪,重返回19世纪末印象派风格的画意摄影之路。

在迪尔曼·克瑞恩的摄影作品中,无论拍摄什么题材,光不仅是描述画面内容的核心途径,也是影调结构的核心语言。他以光为器建构自然之影像,以光为术锤炼日常景象。迪尔曼·克瑞恩的影像作品传递着作者对自然的敬仰、对现代社会中无常空间及物品的深层审美体验。

铂钯的材料美学光芒照耀被时间遗忘的角落

迪尔曼·克瑞恩的铂钯印相创作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他在拍摄时,会根据铂钯影像的影调特征来确定拍摄内容并进行有利于铂钯表现的构图。迪尔曼·克瑞恩对拍摄、冲洗底片和做中间片、涂布感光材料等环环相扣的技术环节控制,都以最后铂钯印相的影调需求为前提。迪尔曼·克瑞恩的铂钯印相制作,工艺精湛、纯熟,照片具有超长而非凡的影调表现能力,散发出金属般闪耀的影像光泽,因此,他的高超技术获得了一种语言表达的优势,他所创造出来的影调赋予世间万物超越时间而存在的恒久魅力。  

2.jpg

图1 2015 无靠背的椅子II, 有蓝色烟囱的房子,罗莱特,北达科他州,2015_V竖_16x20

3.jpg

图2  沙发,艾伯特布罗农场,拉格比,北达科他州,2015_V竖_15x20

返回来看迪尔曼·克瑞恩的作品内容,他拍摄的那个隐没于黑暗中的残破沙发(图1),那间被废弃的房间里,延绵的植物覆盖着积满灰尘的家居(图2),它们不仅在作者的视觉意识中被凝视并用相机纪录下来,还在他的视觉影调构成下(大面积的黑色调,散射光刻画残破视觉主体的肌理与层次)形成了一幅幅充满故事性的叙事影像,更借助铂钯影调的特有层次与光泽,赋予被时间遗忘的角落一份沉稳而辉煌的美。因此,我认为迪尔曼·克瑞恩最有特点、最具美学价值的作品,是他拍摄残败景象,拍摄生活、生产景象的照片。在这一类作品中,铂钯影像对暗部的超凡表现能力,为吞噬沙发的黑暗处(图1)和废弃房间的深暗纵深处(图2)进一步增添了叙事的想象力,同时铂钯印相的特征赋予日常事物一份庄严与恒久的影像美。由此,迪尔曼·克瑞恩纯熟的铂钯印相制作就体现出了材料美学真正的意义与价值。

展览构思与计——作品分为四段体

亲眼看过迪尔曼·克瑞恩的铂钯印相原作后,我的策展工作回到数字时代,完全依据于在电脑上阅读他的作品。尽管铂钯照片的光辉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是看屏幕上的照片还是完全两回事。我一方面全面了解铂钯印相工艺及国际领域当代创作的面貌,另一方面认真研读作者的个人网站,看他在facebook上的日记,查阅他的文章。最主要还是对照片拍摄资料的分析和对照片的解读。我分别按照作品创作时间和拍摄的内容进行了归类。当我不再面对照片,而是面对影像的时候,铂钯影像的材料魅力被遮盖,作品自身的魅力凸显出来。

我认为回到迪尔曼·克瑞恩的影像本身也更有意义。因为铂钯印相的材料美感,是小众的欣赏范畴。这位年已60岁的美国摄影师,是当今古典工艺制作的代表人物。为什么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要用手工工艺进行创作?技术与语言,语言与表达,表达与传播之间都有哪些关联与作用?迪尔曼·克瑞恩的铂钯印相作品在中国展出,给大家看什么?如果只是了解和学习铂钯印相工艺,那就太狭窄了。我希望将本次展览,做成一个以铂钯印相工艺为语言的美国摄影师的作品展。我希望能够呈现出一位资深的摄影教育者,一位严谨而充满激情的老摄影师的摄影姿态和摄影风格。他是如何创建了自己的视觉语言和建构自己的视觉表达体系的。

因此,经过策展团队的商讨,我们确定了《光之炼金术》这个展览题目。光是迪尔曼·克瑞恩影像创作中最主要的语言,他通过光来塑造主体,建构视觉表达的体系。光也是铂钯印相最关键的技术控制对象,如何曝光、如何获得影调,都是围绕着光来进行。而迪尔曼·克瑞恩的影像控制能力也是体现在对光的超凡使用,使光能够成为炼金术的绝妙所在。

本次展览,最终选择迪尔曼·克瑞恩的100幅作品,分为四个单元展出:

第一单元《遗忘的时光》,展示关于社会生活场景的影像,以日常生活空间小景和一些被闲置甚至遗弃的角落为主要题材。这是迪尔曼·克瑞恩作品中最为重要的单元,是铂钯影像特征转换为美学语言的典型体现。

4.jpg

图3   扳手,栗树山泵站,马萨诸塞州水资源管理局, 波士顿,马萨诸塞州, 1992_V竖_16x20

第二单元《苏醒的画意》,展示柔焦风景照片。21世纪新画意摄影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一种复古与回潮现象。迪尔曼·克瑞恩的影像代表了这样一种新时代的画意摄影探求。 

5.jpg

图4    楼梯,港口公园,卡姆丹,缅因州,2010_V竖_16x20

第三单元《直接的邂逅》,展示风景摄影题材的作品,山川河流,田野乡间都宣扬了自然的博大和生命的颤动。这个单元明确体现出迪尔曼·克瑞恩与直接摄影所代表的现代主义摄影的一脉相承。

6.jpg

图5   贝拉的树 II,Beauchchamp点,罗克波特,缅因州,2015_V竖_16x20

第四单元《印象的华夏》,展示迪尔曼·克瑞恩2013年在中国北方的寺院、古典公园拍摄的作品,提供给我们另一种观察中国的视点。

7.jpg

图6    七个扫帚,承德,中国,2013_H横_14x20

展览还在筹备当中。迪尔曼·克瑞恩的100幅铂钯印相原作,经过在中国的装裱,再经过设计布置到中国美术馆三层5个厅。我的头脑里关于展览的各种想象。我和大家一样都充满了期待。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