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新闻频道>>评论>>

摄影原作之思辨

来源: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       责编:李丽       2016-10-28

摄影原作之思辨

李丽

近年来,以“摄影原作”为主题的摄影展风生水起,如“原作100:二十世纪西方摄影大师作品中国巡回展”、“乘物游心——1839-2014直接摄影原作展”、“175+175世界摄影大师原作展”、“保罗·卡普尼格罗直接摄影原作展”等,在摄影界引起了强烈反响,“摄影原作”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话题,并引发了广泛而深刻的讨论。“摄影有没有原作”、“摄影原作的意义何在”、“摄影原作的标准是什么”,一系列问题的讨论众说纷纭、见仁见智,对上述问题一一梳理、理性辨析,才能统一思想、达成共识,为维护摄影家的合法权益打下坚实的基础。 

一、摄影有没有原作

在摄影有无原作这个问题上,大部分摄影家持肯定观点,从近年来如火如荼举办的各类摄影原作展中也可见一斑。在今年7月下旬于黑龙江伊春举办的汇聚中外摄影家的“摄影原作与版权保护”研讨会上,中外摄影家一致认为:摄影有原作是毋庸置疑的。摄影原作是摄影家作品的直接体现,而摄影作品是摄影家安身立命之本,没有作品,何来展示、交易、收藏,又谈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而在业界,有部分摄影家认为,摄影无原作,理由是:摄影具有高复制性,不具有唯一性,何来“原作”之说?

像摄影作品这样具有高复制性的艺术品在艺术品市场被称为复数性艺术品。所谓复数性艺术品,是指艺术家创作出一件艺术作品的原作(或原版),由艺术家本人采用一定的技术手段进行复制,创作出来的两件以上相同的艺术作品。最为典型的复数性艺术品是版画作品(有木版画、石版画、铜版画、丝网版画等),它区别于国画、油画等只有一件原作的单幅作品。由于摄影作品、版画均为复数性艺术品,所以在摄影作品有无原作这一问题上,可以参照版画的标准。版画是绘画种类之一,是指用刀或化学药品等,在木、石、铜、锌、丝网等版面上雕刻或蚀刻后,加色彩印刷出来的图画。版画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20世纪60年代之前,不同国家和地区对版画原作的概念有不尽相同的理解,所以在1960年维也纳举行的国际造型美术协会会议中,对“怎样才能称为版画原作”的议案做了以下三个方面的统一约定:1.为了创作版画,画家本人曾利用石、木、金属和丝网版材参与制版,使自己心中的意象通过原版转印成图画。2.画家自己,或在其本人监督指导下,自其原版直接印刷而得的作品。3.在这些完成的版画原作上,必须有画家的签名并要标明试作或套版编号。附带两项规定:1.印刷用的版中图形不固定的独幅作品(“独幅版画”),不被认为是版画。2.版画原作除了要有作者签名外,还得附加试印、原作编号或限定版次记号。1960年维也纳会议确定了现代版画原作的国际规范。因此,尽管版画有高复制性,不具有唯一性,但是通过国际规范的形式确定了版画原作的标准。和版画具有同样属性的摄影作品,在有无原作这一问题上,可以参照版画的标准。

此外,尽管摄影作品具有高复制性,但能够进入收藏市场的摄影作品的数量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夸张。有人认为摄影很容易,按下快门即可,一位摄影家一生能拍出不计其数的照片,与费事费力的绘画作品相比,其价值不可相提并论。其实,事实远非如此。中国艺术摄影协会执行主席朱宪民谈到,“我拍了一辈子照片,真正能够有交易价值的作品也就十几幅,相比书画家一生创作几万张作品,一点也不算多”。每幅优秀摄影作品的背后凝聚着摄影家的心血、时间和财力的投入。一幅好的摄影作品,需要作者具有扎实的摄影理论功底和较高的美学素养,通过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对拍摄镜头的快速捕捉能力,通过天时、地利等条件,加上细致的技术和精良的工艺,才有可能创作出来。只有兼具高艺术性、高工艺、高质量的摄影原作,才有可能成为有市场价值的可收藏品。

二、摄影原作的意义何在

一种理念的流行,一定是顺应某种时代潮流并契合了人们的心理需求。“摄影原作”的概念之所以流行,被大家关注和热议,有其深远的现实意义。

一,从法律层面来看,摄影原作是摄影家享有追续权的先决条件,有利于维护摄影家的合法权益,激励摄影创作。追续权制度由法国于1920年首先确立,允许艺术品的作者及其继承人从艺术家作品的转售中提取一定比例的收益。其立法目的是平衡艺术家与艺术品经销商的利益分配,确保艺术家及其家人能够从作品的每次转售中获得补偿,是艺术家获得回报的主要方式。目前,全球已经有80多个国家和地区施行追续权。我国在《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时引入了追续权制度,《著作权法》修改草案送审稿第十四条对“追续权”进行了这样的规定:“美术、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文字、音乐作品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原件或者手稿的所有人通过拍卖方式转售该原件或者手稿所获得的增值部分,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该权利专属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其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根据该规定,追续权的客体是美术、摄影作品的原件,文字、音乐作品的手稿。因此,就摄影作品而言,摄影原作就成为摄影家从该法律条文中获益的先决条件。如果摄影作品没有原作,将无法适用追续权制度,这对广大摄影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经济损失,并打击摄影家的创作热情。因此,在摄影界统一思想,对摄影原作达成共识,形成一个能经得起法律检验的“原作”标准,才能使追续权落入摄影家的权利保护体系中,使摄影家能够依据该条文实现其经济收益,切实维护摄影家的合法权益,激励摄影作品的再创作和摄影事业的繁荣,使追续权制度真真正正成为摄影界的福音。否则,即使追续权立法,摄影界也可能因为在原作问题上的分歧而被排除在外,无法受到法律保护。

二,从摄影艺术本身来看,有助于感受摄影的艺术价值和摄影家的艺术品质,推动中国摄影的创作、研究、收藏和学科建设。摄影术源于西方,经过很长时间的改进才以较简便的形式被中国大众接受,导致我国缺乏摄影术历史传统的熏陶,对摄影原作的认识相对滞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指出[1],摄影原作体现了艺术家对其作品的丰富、微妙、严格、分寸尺度等的把握及美学要求,隐含着艺术家的个人性和独特性,也包含着时间、历史、技术等等的独特因素。摄影原作真切反映了摄影史的具体真实过程,不仅能让观者感受到摄影应该具备的社会学和历史学的图像价值,还能传达出摄影的艺术学的意义及艺术家的气质、文化品质及气息等诸多因素。古尔斯基的《莱茵河二号》在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433万多美元的天价,“在如此巨大的尺寸上展现出出众的冲洗技术、色彩和颗粒无疑是一种挑战”[2],不观看原作,古尔斯基精湛的工艺技法难以被观察到,甚至会影响作品意义的传达。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摄影 = 图像 = 图片”的错误观念,仅靠阅读画册、印刷品来理解摄影,只能陷入到图像和图式的学习和模仿,无法建立良好的摄影学习范例与正确的摄影认识;更无法建立起一种基于材料、媒介、工艺本身所形成的摄影审美和观看方式,也无法体验照片的真正魅力与价值。观众在直接感受西方摄影大师原作魅力的同时,可以此为参照,反思中国当代摄影创作和教育中,摄影原作认同的缺失,从而推动摄影学科性建设,推动美术馆、博物馆在摄影收藏、研究、展示、推广和公共教育等方面所应起到的作用。

三,从摄影收藏和交易的角度来看,有利于提升摄影作品的收藏价值,促进影像交易市场的繁荣。要收藏一件艺术品,无论你所关注的是其自身的艺术价值,还是其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都离不开原作,因为不管其采用的是哪种媒介,属于哪种样式,都具有唯一性和稀缺性,而这些正是收藏的基点[3]。中摄权协副主席、著名摄影家于云天认为,“摄影原作是关系到摄影家切身利益,关系到摄影作品进入艺术品市场的大问题”。摄影作品成为艺术品经历了一个曲折艰辛的过程,它的无限复制性和通过器械创作的间接性,使其很难受到收藏家的关注,这也彰显出限量和签名在摄影艺术品中的重要性。限量是国际摄影对摄影艺术品交易的通行做法,是摄影收藏的命脉,通过限量,实现“物以稀为贵”的市场交易规则;签名是作者在作品上留下的唯一人文气息,签名具有独一无二性。通过限量和作者签名,保证了摄影原作的稀缺性和独一无二性,从而有效提升摄影作品的收藏价值,增强收藏者的投资信心,促进摄影作品的交易和流通。

三、摄影原作的标准是什么(摄影原作的定义)

摄影原作的标准或定义是什么,业界目前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搜索百度百科,对摄影原作定义为“由摄影家、摄影艺术家拍摄后亲自进行后期制作完成,或在艺术家亲自介入指导而由制作工作室按其要求完成的作品原件。”摄影专家曾璜认为:“摄影原作是有作者亲笔签名的出自原始底片(原始数据)的影像作品”;著名学者顾铮的定义:“摄影原作是摄影师以自身拍摄的底片、底版加以印放,或者委托自己认可的印放技师制作照片,并且承认此照片是自己的最终表现形态的照片。作为证明之一,需要有摄影师本人的签名”。收藏家靳宏伟认为,“所谓‘原作’,一般是指摄影家拍摄后亲自冲洗的第一批照片并签名的,有些摄影家自己不洗照片,但在他指导下第一次完成洗印后签名的也算‘原作’”。日本学者山崎信认为,“摄影家用自己拍摄、自己冲洗的底片,自己选择适合表现目的的相纸、显影液,印放出属于自己的影调,并当作最终表现媒介而认可后,自己亲自签名的照片才算摄影原作”[4]

在“摄影原作与版权保护”研讨会上,中外摄影家对什么是摄影原作发表了如下观点[5]中国艺术摄影协会执行主席朱宪民认为,只要作者拍摄并签名认可的就是原作。中国摄协副主席张桐胜认为:一张作品拍摄只是完成了创作的一半,还要通过专业的后期制作、签名等众多环节才算完成。河南摄协主席刘鲁豫说:原作关系到摄影作品如何走向艺术品市场问题,底片在手里只能叫资料,按照严格的技术要求制作并签名限量后才可称为原作。瑞典著名摄影家斯塔凡•威斯特兰德认为,原作是个很简单的问题,比如,一个画家画了一张画,他对这幅画作满意,在画作上签名,那么这幅画作就是原作;同样,一个摄影家自己拍摄了照片,不论是胶片形式还是存储在电脑中的数码文件形式,制作出来的照片他自己满意,在上面签名,那么这张照片就是原作。

根据欧共体“追续权”指令第2条,艺术品原件是指各类图形和立体艺术作品的原件,包括图画、拼贴画、绘画、素描、雕刻、版画、平版画、雕塑、挂毯、陶瓷制品、玻璃器皿和照片等。艺术品的原件应当是艺术家本人的创作,或者可以视为艺术家本人创作的复制品。此外,由艺术家本人或者授权他人编写序号的,数量有限的复制品,也可以视为指令所说的艺术品原件。通常,这些复制品应当具有艺术家本人的签名,或者艺术家授权的签名。[6]

参照前述1960年版画原作国际规范,可知在确定版画原作的标准中,有两点至关重要:一是在版画制作过程中,艺术家要亲自或在其监督指导性进行制版和印刷以使作品体现艺术家意图;二是作品上需有符合规范的编号和艺术家的亲笔签名。

综合上述中外摄影家对摄影原作的定义、欧共体“追续权”指令,并参照版画原作的标准,可知签名[7]是大家一致公认的认定摄影原作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签名能够体现出作品的独一无二性,因为作者不可能签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名字来,并且签名是作者留在作品上的人文印记。而签名的前提,是作者对该摄影作品所表现的个人艺术审美和艺术价值的认可,一般情况下需要作者亲自或监督进行后期制作才能达到上述效果。

同时,基于摄影的可复制性,限量也是认定摄影原作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摄影作品在国外是跟美术、书法走的,不靠媒体生存而直接面向市场。“摄影原作”一词的英文是“vintage print”。“vintage print”是个市场术语[8],脱离不开市场经济,为了迎合买家“物以稀为贵”的消费心理,会在某种程度上限定艺术家的作品数量,从而使这些作品具有更高的经济价值。著名评论家兼历史学家科曼(A.D.Cloeman)指出,“vintage print是使用摄影师认可接受的材料、工艺过程,并依托原始底片进行印制的少量照片”。所以,虽然摄影具有可无限复制性,但从摄影原作的英文词义来看,摄影原作具有限量的界定。数量泛滥的作品提振不了人们收藏、保护的热情。只有限量,才能保证稀缺性,提升作品的收藏价值。

四、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着力打造摄影原作,给摄影以价值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是国家批准成立的我国唯一一家摄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作为国家级的非盈利组织,以维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促进摄影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为宗旨。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于2014年推出摄影作品限量鉴证业务,该业务通过“限量+鉴证”的方式将可复制的摄影作品进行一定数量的限制,并颁发附有作者签名、带有唯一编号并具有多重防伪功能的“摄影作品限量鉴证书”,保证摄影作品的版数明确、版次清晰、市场总量公开透明。该业务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国家版权局的充分肯定,副局长阎晓宏指出:“鉴证是进行交易的前提,应不断总结、提高。坚持诚信原则,去伪存真,使摄影作品体现其文化和市场价值”。该业务推行两年来,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和好评,目前已有近600名摄影家的摄影作品获得限量鉴证。

通过限量鉴证的方式打造摄影原作,有利于将优秀的摄影作品推向艺术品市场,使摄影作品也可以像书画一样以“原作”的形式在高端的艺术品市场上进行交易,给摄影以价值,规范摄影作品的有序传播和流通,提高摄影作品的艺术品位和摄影家的艺术地位。在2014年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国际版权博览会上,经过限量鉴证的60幅作品在两天半的时间内成交47幅,交易总额近103万元。摄影家王琛经过限量鉴证的6幅作品(每幅10个版)至今交易金额已过100万元人民币。在2016中国(武汉)期刊交易博览会上,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与中国摄影出版社共同打造了原作交易平台,摄影家喻惠平的6幅作品以均价23000元成交,成交总额达13.8万元,创原作交易平台成交额新高。

通过限量鉴证的方式打造摄影原作,为我国追续权立法后维护摄影家的著作财产权筑牢根基。如前所述,追续权保护的对象是作品原作,因此摄影作品“原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林涛表示:“追续权对保护作家手稿、音乐家手稿、美术书法作品方面没有技术障碍,但是对保护摄影作品就提出了新的问题。因为绝大多数摄影家的作品都是经过冲洗、微喷等方式‘复制’而来了。因此为了配合修法,为了追续权一旦立法之后能够确定摄影作品的原作,我们行业自己要立规矩,行业要有一个共识。基于此,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开发推广了摄影作品限量鉴证服务。”[9]可见该项服务的推出富有远见、意义深远。通过限量鉴证打造摄影作品原作,使得追续权立法后摄影家能从该法律制度中获益,从而切实维护摄影家的正当利益,激励摄影家创作的积极性,平衡摄影家和拍卖行之间利益分配的不公平,推动我国艺术品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1] 王璜生:《摄影应是凝聚着艺术家生命气息的艺术》,见《原作100:美国收藏家靳宏伟藏二十世纪西方摄影大师作品展》前言。

[2] 佳士得当代艺术部主管奥特雷德对《莱茵河二号》的评价。

[3] 邱家和:影像收藏从发现“原作”开始,见 《扬子晚报》,2016725日。

[4] 山崎信:《对摄影原作含义的理解和分类》,载《现代声像档案》,2004年第6卷第4期。

[5]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摄影原作与版权保护研讨会在伊春举办,见vwin德赢官网,2016729日。

[6] 李明德等著:《欧盟知识产权法》第268页,法律出版社,20105月第一版。

[7] 虽然有人认为必须本人亲自签名,有人认为也可以本人授权他人签名。

[8] 许灿:《摄影原作的概念界定》,来源: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官网,http://www.icsc1839.org/detail_news_51536.html

[9] 范雪娇:限量鉴证将有力助寻摄影“原作”,来源:《中国艺术报》,201668日。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