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摄影门类和流派--早期纪实摄影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新闻与纪实摄影是对人类社会生存实况的现场记录,在历史发展中,它是记录时代和促进社会改革的有力工具。摄影诞生不久,欧美一些摄影家就对当时社会的重大问题和战争情况进行了有意识的记录性拍摄和报道。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一、战争摄影

战争摄影在1851年火棉胶湿板摄影法发明之前就诞生了。1846年至1848年发生于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战争、1849年的罗马包围战术以及其他历史上的重大战争事件,都曾被当时勇敢的摄影家拍摄成照片,可惜这些作品都已失传了。

 

芬顿与克里米亚战争摄影纪

1853104日,俄国与英国、法国、土耳其、撒丁王国之间的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爆发。1855年,在交战双方战争最激烈之时,英国著名摄影师罗杰·芬顿(Roger Fenton18191868)受雇前往战地拍摄。

芬顿曾在伦敦完成大学学业后学习艺术,接着去巴黎跟随著名画家保罗·德洛罗会学习绘画,但不很成功。1844年,芬顿回到伦敦学习法律。18511月,芬顿重返巴黎转学摄影。1852年出访俄国,并将他拍摄的照片第一次在英国展出,因此声名鹊起。1853110日,伦敦摄影学会(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的前身,1894年改名为大不列颠摄影协会)正式成立,他担任学会秘书长,并因为维多利亚女王拍摄全家福照片而成为英国皇家博物馆的专职摄影师。

1855年,英国政府为了回应民众政府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指挥不力的批评,委派芬顿前往战场对战争进行深入报道。

为了完成任务,芬顿和他的两名助手租了1辆马车,携带5台照相机和大批的摄影材料来到了前线。他们穿梭于战场和炮火之中,采用当时最先进的火棉胶湿板摄影法,历时3个月,从战场带回了360多张反映战争的照片。那时,拍摄动态的照片在技术上还是不大可能的,所以芬顿的大部分照片是战地的静止场面,战前战后的前线情况和战地上的经过摆布的仿真场面。

18562月,克里米亚战争以俄国战败而结束。战争结束后,芬顿在伦敦和巴黎举办了影展并制成摄影画册出售。令人遗憾的人们不愿意忆起那段战争的历史,不愿把摄影画册作为纪念品收藏,因而作品的销路不是很理想。

1861年,芬顿放弃了摄影,重新学习法律。1869年,年仅50岁的芬顿英年早逝。芬顿从事摄影只有短短的11年,然而却在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留下了600多幅摄影作品,他在摄影史上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布雷迪与美国南北战争摄影纪实

18614月,美国南北战争爆发,以布雷迪为首的摄影家主动参与并对战争进行了全方位的纪录。

布雷迪,全名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18231896),是19世纪中期美国著名的肖像摄影家之一。当时布雷迪曾在纽约和华盛顿开设了多家照相馆,为许多美国名人拍过肖像,包括沃尔特·惠特曼·约翰·昆西、马克·吐温、亚伯拉罕·林肯等。他曾出版过一套战时人物肖像,名为《杰出的美国人》。

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后,布雷迪出商业目的,深信只有照相机才是历史的最好记录者,于是他把照相馆的繁忙业务委托给职员,贷款10万美元,聘请了计多火棉胶摄影家,组成了一个拥有19名摄影师的“战地摄影队”,投入到对战争纪实拍摄中,布雷迪本人担任摄影队的总指挥。

1861年至1865年,“战地摄影队”耗时4载,对南北战争做了广泛的纪实摄影,几乎拍摄了这场战争的所有场面,连牺牲者的尸体也没有放过。在战争中,布雷迪共获得7000张负片,部分照片经手镌版,刊印于当时多家报刊。所有照片都是以布雷迪的名义取得版权,发表时全部署名“布雷迪摄”,实际上大部分照片都是他的手下所摄,其中许多精彩的战地镜头出自摄影队里的亚历山大,加德纳(Alexander Gardner18211882)、蒂莫西·亨利·奥沙利文(Timothy Henry O Srllivan18401882)、乔治·巴纳德(George N·Barnard18191902)等人之手,他们是参与这场战争纪实的主要骨干,这些人大多是布雷迪在华盛顿照相馆里的摄影师。

布雷迪在这次战争纪实拍摄中并没有获利。战争结束后,因照片版权问题他和他的部下产生了严重纠纷,布雷迪也因此宣告破产。1896年,布雷迪因贫困、失明和看护不良,死于纽约长老会医院。

南北战争纪实拍摄的这些底版和照片,如今大部分收藏在华盛顿国内图书馆,已成为美国最宝贵的历史文献。布雷迪也因其在纪实摄影领域做出的卓越贡献而享有盛誉。

 

二、其他题材的纪实摄影

早期的纪实摄影,除对战争情况进行记录外,还常见于一些摄影家在考古遗址、城市建设、工业文明等方面进行的颇具人文意识的纪录性拍摄和报道。

1949年至1850年,法国人杜坎(Maxime Du Camp)在中东旅游探险,并对当地的考古遗址进行了纪实性拍摄,使之成为至今仍不失考古价值的文献资料。

1850年,德国人勒赫尔(Alois Locherer)记录了巴伐利亚巨大塑像从巴伐利亚铸造厂运往慕尼黑的一组途中景象。

1851年至1854年,巩固水品宫在伦敦重建,德拉莫特(Philip Delamltte)对工程主管人员和工程进展情况进行了拍摄。1854610日,德拉莫特对维多利亚女王亲自驾临的落成大典的盛况进行了拍摄。1855年,德拉莫特出版了两册摄影集,收入由其拍摄的160张照片。这些照片不仅在建筑学上有着特殊意义。在以后的风年间,德拉莫特又拍摄了很多绚烂华亚时代的水晶宫为题材,并经常用这些作品开展览会。

1868年至1877年,苏格兰摄影家安南(Thomas Annan 18291887)受政府委托,对格拉斯哥市的城市建筑、街道和贫民区进行了纪实性拍摄,并于1878年制作出版了摄影专集《格拉斯哥市旧宅院落街道照片集》,专集收有安南拍摄的40幅照片。

 

——摘编自:《世界摄影发展史》(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