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摄影组织和团体--黑白影社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192910月,陈传霖、林泽苍、林雪怀偶尔在上海南京路的摄影画报馆聚会。陈传霖提议要组织一个摄影团体,立即得到另外两位的赞同。经过商量,分别去邀集有关人员。12月即在上海四川路的大中华酒楼召开了筹备会,参加筹备会的除上列三人外,还有聂光地、曹云甫、向慧庵等。会上对社名、章程和有关事宜进行了商讨,并决定很快把这个组织建立起来。1930年元旦,黑白影社召开大会,宣告正式成立,当时只有七名社员,他们是:陈传霖、林泽苍、林雪怀、聂光地,曹云甫、林云声和佘堂庸。社址设在上海跑马厅路485号卢施福的医寓内,卢施福也成为黑白影社的重要成员之一。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黑白影社一成立就制订了“黑白影社社章”,对于定名、宗旨、社员、纳费、组织、社务、取消资格、修改社章等各项都有明确规定。其宗旨是:“本社集合有浓厚摄影兴趣者,共同从事研究艺术摄影,以表扬我国文化增进我国在国际艺术界之地位。”对入社成员的要求是:“凡与本社宗旨相同而品行端正者,不论摄影经验深浅,及营业与非营业者,签立志愿书请求入社,经委员会审查合格,均得为本社社员。”

 关于黑白影社的宗旨,其主要代言人陈传霖在总结“八年来的黑白影社”时,有过进一步的表述:“我们知道自己在中国摄影界中所负的责任,是要替这黑与白的艺术在中国开辟一条广平的大道,是要使这艺术也成为我们中华的民族艺术。所以我们要使这艺术在质和量上都有相当的成功,要使我们的黑白艺术也能列入国际的摄影之宫,这是现实赋予我们的两个使命,也是‘中国影艺落后’日夜督促着我们,鼓励着我们的两条鞭影。”要为摄影艺术成为民族艺术开路,要使中国摄影艺术在国际影坛中占有相当的地位。比之华社“研究摄影艺术为宗旨”的笼统提法,不但明确得多,而且洋溢着一股爱国主义的热情和振兴中华的精神。民族危机的加深,使黑白影社的成员们“明白了现阶段影艺和整个民族命运的联系”,他们已开始自觉地把发展摄影艺术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考虑了,这在当时是一大进步。

 黑白影社对社员资格的规定特别指出不论摄影经验深浅,不论资排辈,提倡正直和平等,纠正了华社的关门主义做法,社员发展很快,到抗日战争前夕,社员已遍及上海、北平、南京、广州、天津等大城市以及浙江、江苏、安徽、山东、江西、广东、广西、河北等省,还有海外侨胞和港澳地区摄影人士参加,共计有社员168人。这是二三十年代最大的一个摄影团体,实际上具有全国性的规模了。我国著名的摄影家沙飞(当时名叫司徒怀)、吴印咸、吴中行、敖恩洪、吴寅伯和画家叶浅予等,都是当时黑白影社的社员。

 黑白影社的组织也比较完备。由全体社员选举产生执行委员会,设委员5人,负责领导全社一切事务。在执行委员会下,设文书、会计、庶务、展览、编辑、研究、旅行、交际8个股。各股正副主任由社员推选。执行委员和正副主任均为职员,任期一年后由年会改选,可连选连任。社章还对各股的具体事务和职责作了明确的规定。

    黑白影社的社员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从职业看几乎是七十二行行行都有,但主要是新闻界、电影界、教育界、法律界、工商界、金融界、宗教界、医务界以及照相行业的从业人员,也有少数国民党军界、政界人物。

 黑白影社很少组织集体活动,有时三、五人外出拍照,也是自由组合。社员的作品,都是影展前送到社里供评选。平时每隔数月,由执行委员会召集社员,借上海江西路四川路口邓脱摩西餐馆聚会一次,进行作品观摩,餐费自理。但执行委员会的常会和社员的年会,虽未能如期召开,却还是尽量坚持的。

 黑白影社,共举办过4次规模较大的“黑白影展”,两次陈传霖、卢施福的联合影展;出版3册《黑白影集》;19367月还创办了《黑白影刊》,原定为季刊,但没有坚持下去。《黑白影集》是第234届黑白影展的作品选集,图文并茂,保存了黑白影社创作的主要成果和理论文章。

 黑白影社的作品,良莠并存。题材比华社的作品更加广泛,除一般的风景、花鸟、静物、肖像、建筑、人体以外,反映劳动人民生活和社会面貌的作品,占有相当的数量,比之光社和华社,和普通人民的生活是更加接近了。如司徒怀的《勤俭》,陈传霖的《疗饥》、穆一龙的《危坐》、《日出而作》、敖恩洪的《荷锄晚归》、胡澜生的《刻字者》、苏锦元的《搜刮》、吴中行的《良伴》等等,描绘劳动人民的生活,寓意深刻,形象动人,刻画了在旧社会底层劳动人民的形象,是对旧社会的揭露和批判,对吃人的旧制度的无声的抗议。另如吴印咸的《难兄难弟》、史震怀的《为谁辛苦》,前者拍摄了一对被罩住嘴巴的毛驴,后者是采蜜的工蜂,借物寓意,劳动者不得食,不自由,可以引起无穷的联想。《黑白影集》第3册的第1幅,是林泽苍的《关山静寂,壮士无颜》,画面是空荡荡静悄悄的长城关隘,在时局紧张,日本军国主义者即将发动妄图灭亡全中国的侵略战争的前夕,发表这样一幅画面,不能不使人触目惊心。

 黑白影社的作品,当然还有如公开宣称的另一面:“我们只求兴趣——我们为兴趣而工作,而努力。”在旧社会里,在阶级对立的二三十年代,人们的兴趣是可以完全不同的,置国家民族命运于不顾,在人民的血汗中寻欢作乐的人,他们的兴趣并不高雅,低俗的作品也有一定的数量。

 但从总的趋势看,黑白影社的作品,正在逐渐接近人民。当黑白影社的社务正在蓬勃发展的时候,日本侵略者的战火烧到了上海,一切活动被迫停止。

 

——摘自《中国摄影史18401937》(中国摄影出版社)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