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第二节--我国对摄影器材的研制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1919年的“五四”爱国运动,提倡民主与科学。我国的科学工作者和摄影家,有志改变中国摄影工业的落后状态,不畏艰难险阻,积极从事摄影科学技术的研究工作。进入二十年代以后,他们在黑白感光片、感光纸、摄影药物、照相器械等方面的研制工作,都取得了成就,有些成果早于外国,有的达到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然而当时多为个人或两三人合作,缺乏资金和设备,苦心研究成的先进技术,却无法生产推广。个别生产出来的品种,如钱景华的“景华环象摄影机”,虽然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由于销路不佳,不得不将专利权卖给外人。过去,历届政府对此不予任何支持,加之外国摄影器材充斥市场,使得刚刚兴起的民族摄影工业,屡受挫折,发展十分缓慢。

 

黑自感光片

 

1905年因试制成干片而名扬广东的李莲友,在放弃研究工作十数年之后的1918年,受新成立的广州大新公司的聘请担任该公司摄影部技师。他利用业余时间,继续研制感光片,经四年多的努力,约在1922年“制成一种速度之片,其感光力竟驾乎依尔福‘大红牌’之上,闻不久将已地设厂,大举制造。”大红牌的感光度为H&D600度,约为现在美国标准ASA10度。李莲友研制的感光片的感光度,高于当时外国的名牌货,是一项重大的成就。

1920年前后,积极从事摄影活动的胡伯翔和胡伯洲兄弟二人,鉴于当时国内使用的摄影器材,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大量白银外流,而着手试制卡片和印相纸。他们作试验,时常到深夜,终于获得“初步”的成功。因系初步做成,质量不高,但他们用自制的干片,还是拍成了一些较好的照片。他们想继续研究提高质量,但资金设备都缺乏,被迫放弃这项工作,使已做成的干片不能生产面世。

留学日本,研究化学的四川人韩栋,也擅长摄影。他在日本高等工业学校读书时,利用做化学实验的有利条件,悉心研究“漆器写真法”。虽屡遭失败,但终于在1920年前后获得成功。方法是“于漆器面金质底上,晒印各种人物风景,惟妙惟肖,与寻常写真无异,而光彩陆离,尤足令人生庄严华贵思想”。其实就是用感光药物制成的。由于用的是坚细的漆器,不怕拂抹,不怕潮湿水浸,其色泽永久不变。这与陶瓷表面晒印影像为同一道理。韩栋的这项技术成果受到高度评价,认为“于写真界上,又开一新纪元”,“是又足为我国之光矣”。尽管李莲友、韩栋研制的干片、漆器写真法在技术上都比较先进,但由于种种原因。不能生产推广,实在令人惋惜。

还有一件很少为摄影书刊所提及的事,就是一些中小型的照相馆,所用的玻璃感光板,有不少是自己涂制的。当时一些资金雄厚或有名气的照相馆,大都使用进口器材,有一些中小照相馆只用部分进口感光板(或胶片),另一部分则靠自己涂敷制作,甚至还把自制感光板供给一些照相摊使用。许多暗室技工都会这种技术,而且长期使用自己涂敷的玻璃板。所用的玻璃,要求无杂质,透明度高,一方面靠进口一方面就把已用过的进口玻璃板上的影像清除干净后再用。在不得已的时候,也用国产玻璃,质量虽然差些,但可解决一时的困难。由于制作较易,价格低廉,质量还好,因而流行了几十年。“九·一八”后,日本器材大量涌入,自涂自用的感光板逐渐减少。

 

感光纸

 

1930年前后,陈筱舫在上海南京路474号2楼开设“筱舫照相厂”,该厂制造的“筱舫爱娜爱灯光纸”问世。这是我国照相器材工业史上的一件大事。

筱舫爱娜爱灯光纸有无光、半光、有光3种,纸的反差性能分为1、2、3、4,四个型号。陈筱舫说,摄影家之试验结果认为:“色泽鲜明,感光缓慢,药面细洁,冲洗方便。不愧完备之国货印相纸。”照相馆用后也说“品质优美,人物风景咸宜,价格低廉,合乎经济原理。可称适用之代替舶来品。”感光缓慢不能称作优点,价格低廉倒符合实际。他用的全是进口原料,虽说是工厂生产,实际是家庭作坊,手工生产,在那样简陋的条件下能制造出有相当实用价值的感光纸,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产品问世后,经过几年研究改进,质量有所提高。

陈筱舫为了扩大销路,吸引暗房工人使用他的相纸,竟不惜在相纸的包装内放入银角子,但终因敌不过世界几大名厂产品在中国倾销的压力,纸的销路日趋缩小,筱舫纸这“中国唯一之照相纸”后来就被舶来品冲垮了。

 

摄影用具和药物

 

摄影器材日新月异,品类繁多,用量也很大,若全部依赖进口,消耗外汇也是相当可观的。我国的摄影工作者,也研制出一些,有的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还有一些易于生产的用品,如量杯、搪瓷冲洗盘、裁刀等,国产的数量则比较多。

摄影家老焱若、曾任权、度、衡金属制品公司工程师,研制出供印相放大用的“活边晒架”。它的特点是:可晒印6寸至寸许的相片,不须制作各种尺寸规格的黑纸框;晒相可留半寸白边,照片的长宽大小皆成正角;歪斜的底片在框内可转动,晒出的照片成正角。制造工艺高,使用灵便,定价低廉,其中有些优点,连外国货也赶不上。产品投入市场后,许多照相馆如北平的北京摄影社、真光摄影社以及天津专营英、美、法、德照相器材和药品的洋行皆有经售。后来加以改进,也可用作放大的压纸夹,尺寸大小宽长皆可随意改变。

高维祥在二十年代中期,独自创造了可以携带的小型活动暗房“手提冲晒并用箱”,在室内外都可使用。一般摄影爱好者,家中多无冲晒设备,有了两用暗箱,随时随地都可冲晒,确实是方便。在传统的冲晒工作必须在暗房进行的情况下,高维祥研究出轻巧灵便的活动暗箱,确是一个革新。1931年前后,高维祥又研制出“安全显影液”,是年在上海《摄影画报》上刊出的出品预告说:“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君摄影之后,请用摄影学者高维祥先生所发明的安全显影液(STERNOL)……无须定影,浸液数秒后即可见光显影……。”

北京光社成员吴郁周,研制了十分适用的“曝光表”,在社会广为发售,给初学者提供了方便。据摄影家郎静山说,当时外国还没有可与此相比的东西。

 

照相机的研制和生产

 

本世纪初,上海、重庆已能生产木质相机,到了三十年代后期,成都也生产出木质相机,镜头则仰赖进口或用旧机的旧镜头。产品出自能工巧匠张、郭二位之手。大型座机,多在照相馆室内使用。用硬木制成,少量部件用金属,制作精细,价格却比舶来品低得多,各地照相馆都乐于购用。

摄影家钱景华,曾在日本大阪高等工业学校学机械,回国后教书。鉴于当时要获得一幅三色照片,要分三次拍摄,手续繁多,曝光时间比平常摄影增加60倍,还只能用于拍摄画片或静物。钱在二十年代研制出“三色一摄机”。上海《中华摄影杂志》第4期(1932年10月出版),刊出钱景华在上海华社讲述他研制“三色一摄机”的演说稿,详细介绍了它的原理、构造及使用要领。

他把暗箱的承影板改成正面、右边、左边三个方向面向镜头,红、绿、兰三种色板,分别装在正面、右边、左边(一种色片装于任何一边都可),都面向镜头。镜头中心部分的结影,投影于正面的承影板;镜头右侧安一返光镜,投影于右边的承影板;镜头左侧安一返光镜,投影于左边的承影板(三块承影板都已分别装上色片),然后在镜头与装有色片的承影板之间,再各加一滤色镜(加什么样的滤色镜,根据色片的颜色而定)。其结构原理如图所示。这样一来,三种色片,可同时分别装于正面、右边、左边,一次曝光,即可晒出三色照片。钱景华的三色一摄机,操作手续大大简化,曝光时间大大缩短,效果好,震动了当时摄影界。中华摄影杂志顾问胡伯翔、执行编辑朱寿仁特别去访问钱景华,朱寿仁于1932年10月在中华摄影杂志第4期上写道:“记得约于三年前,吾同伯翔先生同访于钱景华先生寓所。他将七八年前所创制的‘三色一摄机’并晒就的三色照片一小张见示……不过君因国内无人能注意及此,故除用以自娱外,并不出而问世,否则他对于这彩色摄影已于十余年前早着先鞭;不致坐视现在国际市场上和这同样原理和制造方法的镜箱四处驰骋了。这是吾为君深惜的。”当时德国的伯伦波尔(Wilhlm BremPhl)于1934年才研制成经过改进的“伯伦波尔一次曝光摄影机”。钱景华的三色一摄机,比伯伦波尔的初制品早约四五年,比他的改进品要早十年左右。

钱景华爱好国画,但无研习机会。他看到重山叠水、万里关山的美景,能用画笔画成长条画卷,而摄影机只能摄取其局部,于是他就产生了“非创一特别摄影机不为功”的意愿。1924年冬,画成图样,次年春开始制造,经二十个月的努力,试制成6寸半高,3尺半长的“景华环象摄影机”(可转动一周)。他携带此机,外出试用半年,发现还有不完备的地方,于是决意加以改进。1927年冬,他又制成第二批8寸宽(胶片)的环象摄影机,并生产出6台。以后又作了几次不大的修改,1929年,他用自制的环象机,拍了长29英寸,高7.5英寸的山水。从这幅照片看,环象机拍摄的景物,中间部份影象大,左右两边的景物影象小,这是因为两边的景物距离镜头远,中间的景物距离镜头中心较近的缘故。钱景华选择的景物,两边有近景,如不细看,就看不出有甚么不同之点来。用以拍摄几十人或几百人的合影,时把人群排成与镜头球形表面成正比的内孤形,两边与中间人物,离镜头中心的距离都一样时,就没有中间部份影象大,两边影象小的问题了。当时其它国家还没有研制出这样高水平的相机,所以钱景华的环象摄影机,当时获得特许专利。

钱景华在上海静安寿路1447号设“景华工厂”制造出售。1932年,一架10×100寸的环象机售价900元,8×80寸的售价510元,仅及外国货的三分之一,而其质量却超过舶来品。这种相机“对光简便。换输(胶片)容易。底片记述准确。一切机关精密完备。即无经验之人,在数分钟内,可摄照一张。”当时有些大的照相馆曾使用过。1928年3月,上海华社集会欢迎北京光社的钱景华,就是用“景华环像摄影机”,拍了一幅十二位著名摄影家和画家的合影,照片刊于当时的摄影刊物上。

这种摄影机以手工生产,成本较高,国内市场有限,销售不了多少。1936年底,“景华工厂”在报上登了广告,宣布:“新式转镜和环象摄影机,从本月一日起,特价两月”,也就说削价出售了。环象摄影机,本是我国照相器材产品具有高水平的一个重大项目,由于销路不佳,政府不予支持,不久这家工厂就关闭停产了。

在摄影艺术创作和摄影科学技术等方面颇有造诣的张印泉,在北平沦陷之后,中断了他的艺术创作,闭门不出,集中精力研究摄影光学和摄影机械的制造。1943年他研制出用120卷可拍17张底片的小型反光镜箱。后又增加自动对光器,使对光与测距连动,这在世界上还是首创。这种镜箱还可以调换多种长焦距镜头,也可调换后背,体积轻巧,操作灵便。数年后,同一类型的照相机哈沙布莱德(Hasselblad)才在瑞典出现。张印泉的另一贡献是对莱卡(Leica)照相机的革新改造。他用旧相机的各种镜片,先后设计组装了6个长焦距镜头。每制成一个就到北海、玉泉山等处去试拍,认为满意,就进行电镀,如同新品,并刻上“张印泉制”的字样。

镜头多了,使用时调换费时,往往贻误拍摄良机,于是他将长短不同的两个镜头,装在双层金属板上,机身前安装上下相对的平槽,再将装有长短镜头的金属板插上去,就可左右推动,使用时,无论用哪个镜头一推就行。这比先拆下一个再装上一个的换镜头方法简便多了,可节省许多时间。

张印泉孜孜以求,后来制成35mm单镜头反光相机。他在莱卡机身与镜头之间,安上自制的“一块水银玻璃做反光板,把景物影象反射在上面的三棱镜上,再折射到接目放大镜”。一只莱卡照相机经他多次改制,已经成为一种有多种效能的新型机具了。

张印泉还把使用6cm卷片、皮腔可以双倍伸长的“蔡斯”照相机(Zeiss)镜箱加以改制,装上一个测光器,在“康般”快门之前可调换三级镜头,并可借测光器自动对光,还在一个“蔡斯”出品的8×10.5cm双倍伸长折合式镜箱的侧面安上对光器,在“康般”快门之前可调换四级镜头。

张印泉为创制这些相机,常出入北平的旧货市场,寻觅旧相机和原材料,每有所获,高兴异常。他在家将旧机拆散,选其一二零件,进行改制,难度大的的配件,由他制图访人加工,一般配件,都是亲手制作。张印泉所用的工具,只是几把钢挫、钢锯和焊烙铁等等,为赶制配件,常是废寝忘食。可惜张印泉创制的东西,除自制几具送人和自用外,都未投入生产。

 

照相器材的进口

 

我国所用的照相器材,除专供照相馆用的木制座机和需求量很小的环形摄影机有少量生产外,凡属比较重要的器具和材料,如轻便照相机、感光片,感光纸以及冲洗药品等几乎全部依靠进口。从1920年到1922年的三年中,仅以汉口、上海、大连、天津、广州等五口岸进口的照相器材的统计数字来看,数量是相当可观的。兹将1923年出版的上海通商海关总税务司统计的各口岸进口照相器材的金额抄录如下:

               1920年          1921年           1922年

           42,652两     31,568两        50,949两

           372,507两    973,634两       791,608两

           146,528两    196,426两       219,566两

           122,783两    178,020两       254,068两

      广     47,280两     60,601两        90,571两

        计:  826,524两   1,577,598两    1,575,598两

在这三年中,还有青岛、福州、烟台、重庆、昆明等口岸和城市。也都有进口,但未统计在内。若将全国各口岸、各城市进口的照相器材全部统计起来,加上无法准确估算的大量走私物品,其数量更为惊人。到1928年进口总值为2,483,300两。到1931年为3,840,294元(折合海关银为4,516,133两),1932年为3,246,003元(折合海关银3,853,789两)。

进口摄影器材,对我国摄影事业的普及与发展起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在二三十年代民族照相器材工业有所抬头时,政府未能采取保护与扶持措施,听任外国产品在中国大量倾销,使缺乏竞争力的国产照相器材难以销售,民族照相工业处于奄奄一息的境地。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