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第二节--摄影画报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二三十年代出版的画报,约有350种,其中专业性质的画报230种,综合性画报120种。刊或以半月刊、月刊居多。散页画报期刊较短,多为三日刊或七日刊,每期刊照片从几幅到十几二十幅、多者三四十幅。散页画报的长处是刊期短,能将几天内的重大新闻时事照片及时刊出,但不如大型画报易于保存。下面接创刊先后分别介绍几种影响较大的刊物。

 

良友画报

 

这是伍联德于1926年2月在上海创办的一种大型综合性画报,到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停刊,共出171期,用照片记录了1926到1941年间,中国的历史和社会生活,以及世界重大事件,是一个很有历史价值的画报。阿英在《良友画报》150期著文对画报丰富的内容表示赞赏,并认为“这是中国画报内容的一种高度的发展”。这个评语对良友来说也是当之无愧的。

《良友》第1期封面刊《蝴蝶恋花》图,彩色套印,很引人注目,内容也较丰富。又是8开24页大本,实售小洋1角,初版3,000册,正值春节年假,一两天内就售完,以后又再版、三版,这一期共售出7,000册,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刊行几个月,便风行全国,不久又销到海外。一两年后,画报质量提高,凡有华侨的地方,无不有《良友画报》,以后又加英文说明,印数最高达45,000份。

伍联德主编了4期,就将主编之责委给周瘦鹃,周编了8期,画报内容贫乏,照片零星杂乱,多为仕女、学生、体育、电影,政治时事方面也刊出了一些。伍联德鉴于画报无甚起色,乃聘请齐鲁大学医科学生梁得所任主编。

梁得所主持编务后,精心编排,充实了内容,使画报逐步成为图文并茂、受读者欢迎的刊物。1933年8月,梁得所在编完79期后,就离开良友,主编《大众画报》去了。

80期起,由已在良友参加编务4年的马国亮任良友的第四任编务主持人,他后来说:“我只是继承了梁的编辑方针,‘萧规曹随’。如果说我有什么贡献,不过是顺应了时代的要求,使时代意识更为浓厚而已。但却也由于反映时代的画面更多,从而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敌视。”

1926至1941年,在良友出版期间,中国正处于历史大变动时期,几乎所有重大事件在良友上都有报道,它的触角深入到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戏剧、电影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在“八·一三事变前出版的良友早、中期,比较重要的时事照片有北伐战争,1927年英国侵略者制造的汉口“一三”惨案,“九·一八”、“一·二八”日军侵略暴行以及抗日救亡运动等。其它方面有上海工人纠察队(14期),穷人的街头(75期,黄英摄),史量才遇刺(99期)等。关于“一二·九”学生救亡运动和军警当局镇压爱国学生的报道,揭露了国民党政府执行的不抵抗主义的卖国政策和与人民为敌的真面,良友遂引起反动当局的忌恨。

抗战开始以后,良友一度在香港出版,不久又口到上海租界出版,直至明1941年12月停刊,共出171期。马国亮在近年写的回忆《良友画报》的文章说:“画报内容丰富翔实,举凡国内外军事政治的变易,工农业的兴革,以及经济建设,科学成就,文化教育。艺术文物,地方风貌,体育活动,妇女儿童,社会生活等等,无不及时报道。”萨空了在谈到《良友》等画报出版后指出:“中国画报显然渐有新趋向,……于数十年无进步之中国画报界中,能渐有曙光。”

 

北洋画报

 

北洋画报,4开4版,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26年7月7日创刊,天津北洋画报社出版。初为周刊,继改为三日刊(称作社会半周刊),1928年10月2日225期起,改为每周二、四、六出版。以50期为一卷,至1937年抗战爆发,已出1,587期。这本画报是北方画报中,连续刊行最久,出版期数最多的。

主办人为冯武越,主编是吴秋尘。后来冯武越鉴于华北形势已变,张学良出国养病,经费补助断绝,乃将《北洋画报》卖与同生照相馆谭林北,维持到终刊。

此刊宣称:“吾报无政治作用,不高谈原理。最高使命,乃在救济社会之烦闷,畀以滋润之剂。又在矫正社会观点与行为之错误,为作正途指示,故于端庄之中,杂以诙谐,总期谑而不虐,乐而不淫而已。”后又概括为“传播时事,提倡艺术。灌输知识。”

1版正中,上为《北洋画报》四字,并注有“天津北洋画报” 的英文名称。在报头之下,每期多刊登一幅人物肖像,如名媛闺秀、戏剧电影名流、学校高才生(女)、交际花、美女以及军政界名人等。第2版多刊新闻时事、戏剧电影照片和评介文章,第3版刊文化古迹、风土名胜、文体活动与金石书画等等。第4版为广告。

北洋画报自组“北洋摄影会”,会员周琴夫、冯至海、魏守忠等都为它拍摄和搜集了不少照片。该刊编者还直接向名人索取照片,向梅兰芳就要了数以百计的照片,经常刊载。

新闻时事照片,多以单幅或成组刊出,有时则出“专页”。

1928年9月1日出版的219期刊出北平追悼被北洋军阀杀害的邵飘萍、林白水大会照片2幅(魏守忠摄)。“九·一八”后第4天出的680期,加黑框印出“国难当头,同胞猛醒!一致对外,救此危亡!”的醒目口号。画报也改用黑色印刷,以示哀悼,只是封面,早于三天前用深兰色印就,未及更改。接着出版的681期著文指出:“对日经济绝交,是亡中救亡的第一步。”以后连续刊出《誓死救国》、《等不了》、《再买日货,是甘作亡国奴》、《不买仇货,制彼死命!》的文字和图片。揭露和谴责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东北的罪行。

1937年7月13日1580期,刊出芦沟桥事件照片9幅,1583期刊4幅。

该刊常以一人、一事出专刊、特刊、专号、专页,名目繁多,如戏剧、电影、运动会、高尔夫球、艺术家、摄影家等等。期次多寡不一,以“戏剧专刊”出的最久。北洋摄影会的活动与影展以及会员作品,都常有文有图刊出。第219期是北洋摄影会美术摄影专号”,刊

出会员作品12幅,大部分为风光摄影,并分别评定了甲等奖和乙等奖。

《北洋画报》出版11年,共出1,587期,每期4页,合计达6,348页之多。每期刊照片以5至10福计算,可达8,000至16,000幅,其中保存了不少有历史价值的照片。

                        

时代画报

 

时代画报于1929年10月10日创刊,上海中国美术刊行社总发行。由张光宇、邵洵美、叶浅予合组的时代图书公司的时代画报杂志社出版。创刊后刊名、刊期、编辑人员、页数都有变动。第4期与《上海漫画》合并,简称《时代》,由月刊改为半月刊,每期由46页减至30页。2卷7期改名《时代》图画半月刊,直至1937年终刊。编者变动频繁,最初为张光宇、叶灵凤,第2期就增加张振宇、叶浅予,以后常有增减、多达7人,少则2人,出至8卷,编辑只剩张大任1人。

为画报提供时事新闻和各种内容照片的有通讯社、新闻摄影社、电影场等十余家,个人提供照片的有王小亭、沈逸千、伍千里,郑用之、倪焕章、黄钟长、金石声等。戈公振则寄回很多国际时事照片,有不少是介绍苏联的。

该画报刊载时事照片很多,尤其是揭露日军暴行的照片,其中《东北义勇军专号》,刊出150幅照片;《热河战事》,刊出50幅照片。由于日军大举进犯,当时提出了开发大西北的口号,该画报就出了《蒙边西北专号》(照片50幅),《往西北去》(照片30幅)。这两个专号的照片,都是画家并善摄影的沈逸千拍摄的。

国内时事照片,每期都有刊出。陶行知的乡村教育、鲁迅先生逝世、肖伯纳来华、冯玉祥被迫下野在泰山谈书等等都报道过。文教、体育、妇女儿童的照片也很多。各个摄影艺术团体,如华社、黑白社历届影展作品和著名摄影家的摄影艺术作品也常刊载。

叶浅予的滑稽画《先生》,从1卷4期起连载,每期刊一组,每组八九幅,至1935年4月,共刊出77组,后单出了《先生》专集册。

1936年梁得所按编后,由半月刊改为月刊。内容大为充实、丰富。11月出版的112期,刊出的照片有沙飞拍的鲁迅先生生前最后3辐照片,还有吴宝基拍的鲁迅先生遗容1幅,以及1926年鲁迅先生在上海景云里拍的肖像1幅。国内对事照片21幅,其中有鲁迅先生殡仪照片6幅,共计刊出鲁迅先生的照片达11幅之多。还刊出《在中国境内日本军事行动——华北日军演习情形》的照片11幅。世界时事陈望台专栏刊照片15幅,其中介绍苏联的照片3幅。其他方面,如郎静山拍的飞机驾驶9幅,张建文拍的《一封信的故事》连环摄影30幅(影星张织云表演),张印泉拍的《秋郊》11幅,沈逸千拍的《五台山印象》15幅,吴宝基拍的《钱塘江铁桥之建筑工程》11幅,以及妇女、文教等不少照片。

以后出版几期的照片有:克复百灵庙,绥远特辑,西安事变,绥远抗敌战事近讯。成组照片《白蚁式的侵略》,刊出日本人在通县,福州开设猪场、娼院、当铺、贩毒所的照片8幅,揭露日人的丑行。此外还有沈逸千摄的内蒙古风土人情照片11幅,舒少南摄汉口孤儿院照片8幅,何铁华反映人力车夫劳苦生活的照片10幅,以及风景名胜和体育运动等照片,内容相当广泛。总之,梁得所主编时期的《时代》,就更具声色了。

 

大众画报

 

主编为梁得所,共出19期,署名的编辑有李青、李旭丹、英自衡、发行人为黄式匡。1933年11月创刊,8开本,每期40页。到1935年5月出最后一期,刊行期虽不长,但却是三十年代编辑印刷都很好的一个画报。

梁得所在每期末页都写有《编辑后记》,说明编辑经过。第l期后记中写道,画报“为容将何以引起读者的欲求呢?具体来说:一、有新闻性——因为这是定期刊物,应使人看了一期要看下期;二、美术欣赏——因为这是画报,画多话少,随处应用美术。现实生活许多苦闷,艺术无疑地是有慰解的效力。三、知识灌输——虽然我们认定消遣品是生活所需要,但不让本报止于消遣。……我们不能使这杂志成为空洞的文艺刊物。换句话说,这画报不但有“平面’,而且要有‘容积’的。以上所提的几种特质,与其说是本报具备的美点,不如说是我们企求的目标……”。

梁得所约请著名文学家老舍写稿,著名画家张大千、徐悲鸿、黄宾虹、叶浅予、鲁少飞等作画,著名摄影家张印泉、郑景康、吴印咸、蔡俊三、刘体志、冯四知、王小亭、郎静山等提供摄影艺术作品和新闻时事照片。还有著名照相馆、许多摄影通讯社、电影公司提供各种内容的照片,戈公振还从莫斯科寄回介绍苏联的照片。充裕的稿源加上梁得所的精心巧妙的编排,《大众画报》创刊不久,就成了当时很有影响的刊物。

每期封面为油画,头几页刊摄影名作或要闻照片,次刊国内和国际时事照片,各占两版。其余是纪事、风土、知识趣闻等等照片,但每期都各有侧重。

风土旅游摄影刊的较多,从创刊号起,到1934年9月的第12期止,连续刊出著名摄影记者王小亭拍摄的《中国游记》12组,每期一组,每组有照片十多幅,最后一组《美丽的中华》是一幅拼贴照片,选每省有特点的照片一幅,剪成如该省的平面图形,然后按地域位置拼贴成一幅中国地形图。所选各省的景物有河北的天坛,山东的孔庙,江苏的中山陵,黑龙江的伐木场,蒙古的骆驼队,新疆的天山,云南的石林等共30幅照片,集成一图,锦绣山河,一目了然。

大众画报还以《中国名山集影》为题,陆续刊出六组名山摄影;钱立庵拍的《鸡公山美景》照片20幅;吴宝基拍的玲珑、齐云、天台等浙皖三大名山照片12幅;黄学周赠刊中岳嵩山照片13幅;刘体志拍的《丹霞胜景》照片9幅;赵亦云拍的东岳泰山照片9幅;张印泉拍的《黄山烟雨》照片8幅。六组名山集影,每组都写了绘声绘色的短文作介绍。其他风光名胜摄影作品,有伍千里、黄维新拍的《海南岛风光》照片30幅(第4期),昆明存真照相馆拍的《云南省路南县大瀑布之壮观》照片4 幅、《石林奇观》照片9幅(第5、6期),魏守忠拍的《云岗石佛》照片11幅(第9期)等等。

该画报有计划地刊出很多风土名胜照片,但仅占二至四页,其他题材广泛多样,而以国内外时事新闻和纪事照片为最多,每期都刊登几十幅。如福建成立中国人民革命政府,冯玉祥在泰山革命烈士祠落成时发表演讲,江西旱灾以及反对日本侵略活动的照片等等。《大众画报》可以说是新闻性较强的画报。

 

美术生活

 

创办兼发行人是金有成、俞象贤,上海三一印刷公司出版,上海新闻报馆总发行,1934年4月1日创刊,至1937年8月共出41期终刊。

编辑者为美术生活社,总编辑为钟山隐。编辑者时为五六人,时为十一、二人。特约编辑23人,后期增至用人,张大千、徐悲鸿、林风眠、黄宾虹、张孝光、孙雪泥、梁鼎铭、贺天健、黄仲长等皆列名。

编者在发刊词中对刊物的宗旨与内容作了如下的说明:“慨自东北沦陷,强邻对我文化政治经济之侵略日甚一日,兼以内患频仍,经济破坏、工业不振,民生凋敝,是诚危急存亡之秋也……。有鉴于此,爰创斯刊,其目的在表彰我国固有之灿烂文物,使国人知所眷顾一也;介绍世界之新艺术,使国人有所借镜二也;影写现今社会之生活,使国人知所警惕与勉励三也。……故敝刊内容以艺术与工艺为经,政治、经济、社会诸生活为纬,穷技博采,取材力求得富,而选拣力求其精,言简意赅,以期耗时少而获益多,取价低产,以期购置易传播广。简言之,敝刊期由艺术之大众化,以达到救亡图存观念之普遍化,此即同人等区区之愿望也……。”由此可见该刊内容的重点为中外古今的艺术品,包括美术摄影在内;时事新闻与“影写现今社会之生活”的纪实摄影居于次要的地位。创刊号就是根据这一方针编印的,所刊作品主要是国画、洋画、雕塑、建筑图样和工艺图案等,摄影图片则很少。以后各期编辑方针逐步改变,各有侧重,后期则以刊载照片为主,艺术作品反而少了。

下面主要介绍《美术生活》所刊摄影图片的一些内容。第18期刊出两组照片,一组为《儿童年中——快乐的母与子》,表现母子的欢乐景象;一组为《天花流行——快乐圈外的母与子》,反映母与子流离失所,衣不敝体,枯瘦如柴,沿街乞讨的悲惨景象。第19期为“儿童生活特辑”,刊出中外儿童照片160幅。其中21幅反映儿童没衣、没食、没住、没有教育,流浪街头,他(她)们在乞讨、拾荒、卖艺、当童工、当僧尼。另外139幅照片,是反映中外儿童幸福生活的。两类照片排在一起,形成鲜明的对照,表现出同一个社会里穷富两个世界的生活图景。

中国农村生产凋敝,民不聊生的情况在该刊上也有反映。第21期刊出俞创硕拍摄的《荒凉修苦的西北农村》照片14幅。第27期和41期定点报道了1936年和1937年四川灾荒给农村带来的苦难。这两期刊出《人将相食》照片7幅(反映四川农村巴县大春荒)和《伤心惨目之川灾》照片十余幅。报道说,草根树皮都已食尽,乃取自泥而食。饥民成群待施,儿童枯瘦如柴,路有饿尸,……。一位署名长江的著文说“四川灾荒的原因,有百分之六十是因为政治不良”。

关于城市劳动者和社会生活的报道较多,常成组刊出十幅左右的照片,占两版。反映工人生产、生活的照片有《机杼生活》(28期)和《上海女工生活》(32期)等。穆一龙柏的《劳动线》(37期),照片8幅,反映的是从乡下进城的农民和城市工人装卸、拉车等劳动情景。每幅照片写了二三行文字说明,揭露社会的不平,如一肩扛大米包的照片,说明是“朱门送白米,回家吃糟糠。”另一幅拉车的照片,说明为“用力拉吧,任绳儿牵得肩背麻,今天两餐没吃饱,呵!还有我的家。”这是对旧社会的控诉。描写社会生活的如上海《街头文化》照片8幅(26期),反映的是书报文具摊,《上海菜市风光》照片13幅(27期)。

  风土民俗、名胜古迹的照片也常刊登或出专号。顾廷鹏、俞创硕去内蒙拍了很多蒙古的风土民俗照片,曾分期刊出。贵州的风光也有。1936年11月1日出的第32期为“四川专号”,刊照片120余幅,拍摄者有钟山隐、冷伯符、犁雨、窳父、郎静山、刘旭沧、夏文焕等。凡四川的风光、名胜、古阶、川剧、重庆市的平民生活等都一一猎取。分13个专题,如蜀道难、巫山峰;峨嵋天下完,诸葛武侯们、杜甫草堂、薛涛井、自流井之盐场等等、每一专题,都有数百字的短文介绍,读此专号,得睹天府之富,天府之美。

摄影艺术作品几乎每期都有刊出,而且量大。多出自摄影名家之手,也选刊“中国摄影学会”影展、黑白社影展的作品,还为名摄影家出专页。如第34期为“浙江文献、美术摄影联合特辑”,刊出南北摄影家48人的作品104幅。

此刊对国内外时事政治的介绍照片也不少。国内时事照片零星杂乱,内容多为政界人物的活动。

1937年“七·七”事变后出版的第41期刊出摄影记者方大曾(署名小方)拍摄的《抗战图存》和《卫国捐躯》两组照片。前者是记者在芦沟桥拍的中国第一批战况照片共7幅,占了两版,特加英文说明。后者反映了北平各界慰问抗敌受伤将士的情况。这一期还刊有吴宝基拍的照片6幅,标题是《中日发生猛烈冲突地——芦沟桥形势》,这些照片从拍摄到出版,可说十分及时,对激励军民抗日,起了很好的作用。

以上是国内出版的几种主要画报的情况。此外,还有在香港出版的《非非画报》,在新加坡出版的《新加坡画报》,在印尼出版的《新报画刊》,在美国芝加哥出版的《时事画报》和《三民画刊》等五种汉文画报。除《三民画刊》外,其他四种,国内都有残存。也是难得的珍贵历史资料。

摄影杂志和摄影画报是摄影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它的大量出现是摄影发展和创作繁荣的重要标志之一。同时,它又反过来促进摄影的普及、发展和繁荣,加强了摄影和人们生活的联系,使之逐渐成为人们生活中的重要精神食粮之一。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