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第四节--展览会的作用和展览形式的改进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一代的艺术影响一代的观众,而一代的观众也影响一代的艺术。诚如马克思所说“艺术对象创造出懂得艺术和能够欣赏美的大众。”摄影展览会是检阅摄影作品的阅兵场,站在检阅台上的观众,是每件摄影作品的鉴赏者、评论者。观众的反映如何,往往是检验摄影创作成败的探测器。展览会还是摄影家和观众联系的纽带,是摄影家和观众进行思想交流的主要桥梁。因此,任何一个摄影团体,任何一个摄影家,都十分重视展览工作,以适应形势的发展,以满足观众的要求。

        回顾摄影展览会的历史,起初是只作为小范围内陈列观摩而出现的,继而发展成公开的大型综合性的摄影作品展览,这种形式的展览会的出现,表明摄影艺术创作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光社成立之前北京大学的三次展览活动,可以说是属于前一类型的。综合性摄影展览可以照顾各个方面,也可以照顾每个作者和观众不同的爱好。因此一直延续下来,未曾中断。从“光社”到“华社”、“景社”、“黑白影社”、“美社”……的历次展览活动,尽管时期不同,内容也有差异,规模有大有小,基本上大都属于后一类型。

        摄影艺术越来越普及后,掌握摄影艺术手段的人越多,由于摄影家的思想和艺术修养不一,必然也形成不同的风格,于是出现了几个摄影家的联合展览和个人展览,有1921年江苏常熟县的《钱景华、俞缥生联合影展》领先,继而有1933年的上海“三友影会”的摄影展览,1936年《陈(传霖)卢(施福)影展》……等等都是二至三四个人联合举办的。从影展的组织工作看,三两个人的影展比几十个人的影展机动灵活,比较易于筹备:从摄影角度来看,联合影展和个人影展形式的出现,是摄影创作繁荣的重要标志之一。

        在二三十年代联合影展中,还出现画家与摄影家联合展览的形式,促进了兄弟艺术间的交流。如1935年元旦在上海青年会举办的《许幸之和吴印咸的联合展览》、19364月在上海大新公司举办的《沈逸千蒙古察绥旅行写生画展》等。许幸之(画家)吴印咸(摄影家)的联合画展展出后,当时负责地下文委工作的夏衍同志“看完展览后,立即约我们谈话,征询我和吴印咸是否愿意从我们当时所在的大一影片公司转到电通影片公司担任一部新片的导演和摄影工作。我与吴印咸经过磋商,决定接受拍摄《风云儿女》的任务。“(许幸之:《追忆义勇军进行曲”诞生前后》)。从这段简单的追忆中,可以看出他们两人不但在同一单位工作,而且在各方面的志趣也是相投的,这可算是联合展览的特点之一。在沈逸千的写生画展中,展出作品除写生画外,还有部分摄影作品,而在这一部分展品中,还有俞创硕等人的作品。因为他们当时都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学生,“九·一八”事变后,共同组成抗日宣传团北上从事抗日宣传鼓动工作时,从事绘画和摄影的。

        从几个人的联合影展到个人影展,可能在内容方面差别不大(当然也有例外),但个人影展的形式出现,表明摄影艺术创作的不同风格已在逐步形成,并有助于发展摄影家的个人风格。值是艺术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摄影艺术日益繁荣的标志之一。从1926年陈万里的个展领先,接者是1931年的“张印泉个人影展”,1934年的“孰锡麒个人影展”,1935年何铁华的“游日影展”,1936年的铁华北游影展”,“冯四知个人影展”,“宋一痕个人影展”,1936年、1937年的“沙飞个人影展”等等,都是这一类的摄影展览。个人影展有综合性和专题性之分,如陈万里的个展,实际上是古文物摄影的专题影展,而张印泉、郭锡麒等的个展,则是综合性的。

        上述各种展览会,无论是团体举办的,还是联合、个人举办的,内容是综合性的,还是专题性的,都是在固定的场所,固定的时间内展出。这一类展览会,可称为阵地展览。其优越处是布置陈列(如灯光、镜框、陈列形式等)可以精益求精,展出效果也将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越来越好。但也有不可避免的不足之处,首先是观众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在一定的地点才能看到作品,其次是展览会的周期较长,一般团体须一年筹备,联合举办和个人举办则周期更长,机动灵活性不够。随着基层摄影创作活动的开展,特别是许多大学、中学相继成立摄影学会后,这种固定的阵地展览形式虽仍被沿用,但已不能满足一批充满青春活力的摄影爱好者的要求,也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特别是“九·一八”、“—·二八”事变发生后,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他们把大型的摄影展览形式,改进为小型的分散的摄影宣传画廊或壁报形式。不少学校的摄影学会就利用这块阵地,复制画报照片,定期在校内画廊中张贴,激发同学们抗日爱国的热情,复旦附中摄影学会便是其中一个。有的还在进行示威游行时,把展览会搬到街头去,成为临时性的活动画廊,在整个抗日救亡运动中发挥了宣传群众、动员群众、教育群众的良好作用。

 摄影展览活动是摄影创作繁荣后的必然产物。从1919年到1937年的十八年中,我国摄影事业有了前所未有制发展,展览会次数的多少,展出作品质量的优劣,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摄影艺术创作的发展水平。

        这一时期展出的摄影作品,题材内容大都是风光、静物、人像、花卉等,这是由于二十年代是我国摄影艺术的初创时期。掌握摄影技能的只有少数人,他们的思想、生活,决定摄影作品的题材内容。但是,摄影是真实地记录和反映现实的艺术手段,因此,随着时代的前进,摄影题材不能不触及生活的各个方面,不能不反映人民群众水深火热的真实生活面貌,不能不反映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和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涨情绪,摄影展览活动也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不断充实新的内容。这一时期的摄影展览活动,不但在内容上随着时代前进步伐而变化,而且在展出形式也随着时代前进步伐而变换,从阵地的定期展出到街头的不定期展出;从固定的展出到流动展出,完全是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这种因时因地制宜的作法,有利于摄影艺术的迅速普及和发展。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