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第三节--抗日救亡运动和摄影展览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在我国东北挑起“九·一八”事变,由于蒋介石实行不抵抗政策,不到三个月,丧失了整个东北的大好河山。1932年初,日本帝国主义者又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蒋介石反动政府继续执行卖国投降政策,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无比义愤,大大促进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意识觉醒,全国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新高潮,使我国摄影界的思想面貌发生重大的变化,不少摄影家开始走出了纯艺术的象牙之塔,意识到时代赋予摄影家的使命,有的在革命的熔炉里,锻炼成为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

        在举办摄影展览方面,开始从纯粹的“个人兴趣”,逐渐增加能振奋民族精神的作品,并且比较自觉地和当时的形势结合起来,如以救济东北苦难同胞、支援前线抗日英雄的义卖义展开始增加,表达了摄影家们对时局的关切。

三友影会义赈摄影展览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3211291212,上海“三友影会”在威海卫路150号举办义赈摄影展览,共陈列郎静山、黄钟长、刘旭沧、徐祖荫的作品127幅。举办展览会的目的是“眷念东北被灾同胞,亟须救济,精选佳作百帧……所售之资,悉数捐助赈款。”义展作品以抽签办法售出,每券十元,凭券抽号,每券一张。据报载,“昨日购券者非常踊跃”,“三友会为了慎重起见,特邀请东北难民救济委员会王××莅场监督抽签。”这个影展,从展品的题材内容看,似和以往影展无异;但举办的目的已完全不同,这是见诸文字记载,直接和挽救民族危亡运动有关的一次最早的摄影展览活动。

 

铁华游日影展

 

        1935年在广州青年会举行,展出作品240多幅,观众人数逾万。据何铁华说:“当时我举办影展的动机是本着孙子兵法中‘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应为百战不殆),希望能通过此举向国人介绍日本的情况。”影展在广州闭幕后,准备北上巡回展览。“因当时风紧云急,中日关系日趋恶劣,所以当影展到上海举办时,原定在南市,‘民众教育馆’举行,却遭到当局的反对。幸运的是,得到七君子中的邹韬奋先生的支持。……影展后来在法租界的‘中华职业学校’举行,然后一路北上南京、济南、天津、北平各大城市举行。”第二年(1936年)何铁华又举行了《铁华北游影展》,这是何铁华随游日影展北上展出时,路过京、沪、平、津、济南、泰山、曲阜、镇江、栖霞、无锡、苏杭等十三个地方所见所闻拍摄下来的作品,共200余幅公诸于众。举办影展的目的是“使国人认识了别人的所有之后,还要认识自己。”正当影展举办时“华北已由日寇及其傀儡政权操纵,影展更使人有‘国破山河在’之感。”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何铁华在香港将《铁华北游影展》改题为《沦陷区名胜影展》重新选出240多幅照片放大成18×24英寸的照片进行义卖,并编印出版影集,为中国兵灾妇女筹赈会筹款。影展开幕时,在香港的中央筹赈会会长许世英出席了开幕式,作家茅盾为影集写了序言。影展和影集共筹得港币3万余元;全部款项捐献给抗日救国的新四军。

 

敖思洪、卢馥、卢毓联合援绥影展

 

        1936121931日在上海大新公司画廊举行,展出作品共230多幅(其中敖恩洪130余幅,卢馥83幅、卢毓19幅)。影展将门票和出售作品收入捐赠给当时坚持在绥远抗日前线的将士。报刊评论他们的“爱国热诚,令人敬佩。”不少作品是寓意深刻的讽喻性照片,评论说:“第三十二号《和平的威胁》,和平之神受兵舰发出之探照灯光的威胁,光线构图,甚为完美。当现在这弱肉强食的时代,更足以给我们作一警钟,奋起御侮。”摄影家卢馥在这次影展中展出一幅画面很大的照片,拍摄的是东北长白山上的青松,配以精美的画框,标价200元义卖,标题为《何日能还我》。被评为“于摄影艺术之外,尚有深刻的用意在焉。”由此可见,这些作品由于倾注了摄影家爱国爱民之心,因而和当时的观众在思想上引起共鸣,道出了人民的心声,起了唤起民众,认清敌我,鼓舞群众抗日救国斗志的作用。

 

北平青年会银光社摄影义展

 

        几乎在同一时期,北平青年会银光社也举办了同一类型的摄影艺术展览会,其目的在该社的蒋汉澄、魏守忠、李黎轩、舒又谦联名给《华昌》摄影杂志编辑部的信中写得十分明白,“我们的艺术作品在这非常时期中,不单是要求知己们的切实数正,还热望着爱好艺术,也爱好国家的先生女士们,多多的来赞助我们这次影展的发动,因为我们想我们的作品也能卖几个钱,扫数送给那冰天雪地中浴血抗战的绥东战士。”“给那些正在冰天雪地里为我们拼命的同胞们吃一杯热水,助助他们沸腾的血。”这个影展除在北平展出外,还去太原、保定等处巡回展览。

 

描写大众生活的沙飞摄影展览

 

        19361235日,沙飞第1次个人影展在广州长堤青年会举行,共展出作品114幅,其中“纪念鲁迅先生”26幅,“国防前线南澳岛”20幅,“风景、静物图案”16幅,“一般生活”52幅。展览会内容分三部分,第1部分是反映华南国防前线的南澳岛的形势及当地人民的生活。第2部分是反映劳动人民的苦难生活,第3部分展出鲁迅先生在第1回全国木刻展览上和青年木刻工作者亲切谈话的照片,以及鲁迅先生逝世时群众沉痛哀悼的场面。展出后在舆论界引起强烈的反响,《广州民国日报》和《南国青年周刊》等发表文章热情赞扬,认为这个展览会“与一向的摄影展览在质上略为不同,这是摄影界的一个新动向。”作品能给人以“很深的感动”,把参观这个展览会看作是“人生史上一个意外的收获。”但是也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对它恨之入骨,引诱不成就骂,甚至要到公安局控告。说明沙飞的个人影展是成功的是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193762527日,沙飞在进步教授千家驹、尚仲衣等人的支持下,再次在桂林初中举办了个人影展。共展出作品100幅,分四个专题:一是“华南国防前线的南澳岛”,展出连环照片18幅;二是“纪念鲁迅先生”,展出连环照片20幅;三是“儿童节献画”,展出连环照片8幅;四是“大众生活”,展出单幅照片54幅。其中在“大众生活”的专题中,沙飞用《小姐的闲情》、《上帝的女儿》为题的照片,和以《为了活命》、《女佣的生活》、《生命的叫喊》为题的照片并列对比,暴露和抨击社会的不公平和虚伪。又在以《儿童节献画》专题中,按标题作如下排列:《张家小姐白而胖》、《胖如冬瓜白如雪》、《人家羡慕儿童节》、《我家宝宝哭不歇》、《问是谁家儿童节》,《中国大部份儿童还饿着》、《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要生存和自由只有抵抗》。影展作品给人印象强烈,是在大声疾呼地号召人们起来革命,推翻这个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因此,受到当地进步文化界人士的高度重视,出版了、《沙飞摄影展览专刊》。进步文化人士千家驹、陈望道、洪雪邨等都写了评论,热情赞扬这个展览会开得好。千家驹教授在题为《沙飞先生影展门外谈》中说:“近年来,‘大众艺术’这个口号虽然已有许多人在提倡,然而真正能站在大众立场,以艺术为武器来描写大众生活与表现社会之矛盾的究竟能有几人呢?”盛赞沙飞的作品”十之八九是对大众生活的写真,”“有其特殊的社会意义与价值。”陈望道教授在题为《沙飞先生的摄影极富画意》一文中,热情地赞扬“他的作品差不多随便那一张……我都像看名画似的看得不愿歇。……随便那一张都是严肃内容的表现,这在用美女照片作封面,用美女照片装封底的摄影时风中,简直是一场革命。”洪雪邨以《崭新的摄影艺术》为题对摄影的发展作了历史的考察,他说“沙飞先生的摄影工作,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变革,他把整个的艺术从雅士名媛的小摆设移到广大的民众中来了。”“转而为社会大众效劳”,从而使摄影“尽量发挥出艺术的社会价值来。”“崭新的摄影艺术之途是由沙飞先生辛苦开辟出来了,此后只望有志于摄影的同仁大家走上去就是了。”在抗日战争爆发的前夕,沙飞个展顺乎时代的潮流,道出了人民群众的心声,获得了巨大成功。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