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第四节--摄影艺术团体的历史地位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二三十年代摄影艺术团体的兴起,是摄影科技的发展和传播,与我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发展相结合的产物。它一经产生,又在我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制约下,促进了艺术摄影的形成和发展。对摄影的艺术化和摄影艺术的民族化,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在摄影科技还没有充分发展,照相对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新奇的东西的时候,它们打起艺术的旗帜,要把摄影作品列入艺术品的行列,进行了艰苦的创作和舆论上的斗争。在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官办的全国美术展览会中,在陈列绘画、雕塑、书法……作品之外,终于设置了摄影作品陈列室。这表明了摄影作为一门艺术,已经得到艺术界和官方的承认。

        摄影艺术团体举办摄影展览,出版摄影艺术作品集,一方面是为了交流摄影技艺和创作经验,以提高摄影作品的艺术质量;同时也是以实际成绩向社会作广泛的宣传,传播摄影艺术作品,开阔人们的眼界,普及摄影艺术知识,“改变社会上对摄影的看法”。

        二三十年代的摄影艺术团体,大都称为学社、学会、研究会、研究社等,着重学习和研究摄影技术和艺术。他们不断组织报告会,讨论会和讲演,一方面介绍社员的试验和研究成果,更多的是介绍国内外最新的研究成果和发展状况。如苏州的浪华摄影研究社,它的纪录就有:“请老奂君介绍矮克发试验所最新公告‘大苏打驱除法’,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顾伯英君介绍一年来日德两国之摄影文献。”当时国外摄影技术或器械有什么进步和改进,不出几个月,许多摄影团体就可以听到介绍甚至学到或掌握这些新的成果了。由于当时的摄影爱好者多数是中上层知识分子,能够直接阅读外文书刊,亲自动手做各种科学实验;也由于摄影团体中有不少富裕的人,能够迅速购进最新的器具和材料;所以在传播和推广摄影科技新成果方面,当时的摄影团体是做得很及时的。

        摄影艺术团体以研究摄影艺术为宗旨,他们研究采光、构图和各种暗室制作技术,为摄影造型、表现自己的意境和“美感情绪”服务。把摄影从比较呆板的照相馆中解放出来,扩大了拍摄题材,熟悉了各种技术技法,在“再现”的基础上提高摄影作品的“表现”力,使摄影不但能写实,而且也能写意,从而把摄影术提高到既能准确描摹客观对象、又能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艺术造型手段。在这方面,各摄影艺术社团都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为艺术摄影的诞生和发展进行了多方面探索,并以创作的业绩开拓了摄影艺术创作的道路。

        摄影作为一门艺术,如何才能落脚、生根,在中国开出鲜艳的花朵,为中国人民所接受,所喜爱?这也是摄影艺术团体必须回答的问题。他们在民族化的道路上经过多方面的摸索和探讨,特别是在摄影作品的民族形式上做过各种各样的尝试,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二三十年代的摄影家和摄影团体,他们都有一个心愿,就是提高我国摄影艺术水平的同时,把我国的摄影作品打入国际沙龙,争取在国际影坛中有中国的一席地位。而由于东方的日本国在亚洲比较强大,摄影也比较发达;更因1931年“九·一八”以后,日军不但侵占我东北,而且日益暴露其要并吞全中国之野心;所以不论光社、华社还是后来的黑白社,都决心在国际影坛上和日本国的摄影作品争个高下。据美国摄影年鉴的逐年统计,在1931年以前,日本国参加国际沙龙的入选作品超过中国。19321933年,中国参加国际沙龙20个,入选作品35幅,日本国参加国际沙龙10个,入选26幅;19331934年,中国参加国际沙龙88个,入选192幅,日本参加33个,入选67幅。直到日军侵占北平、上海、广州等各大城市后,我国参加国际沙龙的数量才大幅度下落。把中国的摄影艺术宣扬到国外去,各摄影团体,特别是上海的“三友影会”,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

        在民族危机日益严重、日本侵略者步步进逼,而国民党政府不准言抗日的情况下,许多摄影艺术团体,虽然仍然挂着为艺术而艺术的旗帜,但随着时局的发展,它的内容不能不有所变化。广州的白绿社,在19364月就喊出:“利用我们的工具——摄影——表现我们的思想与意义。联系着大众的心境,到达人类真的自由平等的大时代里”!全国最大的黑白社,在19374月举办第4届影展并出版《黑白影集》第3册的《序》里写道:“此次第四届影展原定去年秋间举行,因时局多艰,遂展期至本年春季。当兹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时节,称心赏目之余,遥望东北,能不欷歔?‘塞外悲风切,阴山千里雪’。本集内出品选刊第1幅为《关山静寂,壮士无颜》——似乎告诉我们在黑水白山间,尚有不断的戎角与征鼙,声声相应;我们这些在关内的人民呢?愿读者们勿忘我们每一个国民最大的使命!”至于以个人名义在报刊上谈论摄影要和国防、民族革命战争联系起来的文章,就更多了。为援助抗战、救济难民而举办的影展也多起来了。摄影艺术,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顺乎民心,顺乎潮流,正在经历着创作思想上的变化。

        二三十年代的摄影艺术团体,其成员主要是中上层知识分子,其活动范围主要是大中城市及其周围地区或名山胜景之所在。大多是为艺术而艺术或为兴趣而摄影,既缺乏先进的指导思想,也没有明确的奋斗目标。从组织上讲,大都随着几个主要活动家的去留而散聚,非常松散。从创作上讲,创作思想、题材、主题方面,大都困于小资产阶级和市民阶层的范围。还有些团体,虽打着艺术的旗号,实际上是为了赢利或纯属资产阶级消遣性的组织。但从总的趋向看,二三十年代的摄影艺术团体,为我国摄影艺术的萌发和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完成了历史所赋与的使命。在我国摄影艺术的发展史上,留下了开拓者的印记。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