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cpanet_org@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数字博物馆>>

★第四节--照相贴册与摄影图片印刷

来源:未知       责编:未知       2007-09-14

        二十世纪初,随着摄影技术的不断改进和完善,国内的一些摄影师,已不满足于用照相机来拍摄人物肖像,还努力寻找机会利用照片反映现实社会生活,积极扩大创作领域。此时出现了不少时事摄影作品,表明中国摄影与社会联系越来越密切。为了把时事照片介绍给更多的观众,在国内印刷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曾广泛流行过一种“照相贴册”,即用裱贴的办法把编辑好的成组(套)照片制成相册。不久,印刷条件有所改善,各式各样的照片便出现在各种印刷品上,摄影画册和摄影画报也应运而生。在将近二十年内,照相贴册和摄影画册是并行发展的。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清末纪事照相贴册

 

        十九世纪下半叶,在照相网目铜板技术出现以前,许多国家的摄影者发表纪事照片和其它摄影图册时,都是采用把原版照片直接裱贴成册的方法。这样做,不仅为了节省印刷开支,还在于能够及时编辑发行,发行数量可随机应变,观赏效果也比印刷品好。辛亥革命以前,照片册的编辑也普遍采用这种方法。它是清末时事摄影和摄影报道工作崛起的产物。清末出现的各种照相贴册,内容广泛,反映了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以及人民生活等方面的片断境况,从中也可看出中国摄影者的创作技巧和技术水平。

        照相贴册,按其编辑目的和表现内容,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呈奏清廷的纪事照相贴册。这类属于官方编制的照片册,绝大多数是各省行政长官或部院大臣奏折的附件或参考件,作为文字的补充材料和形象资料。如光绪十九年(1893)十月二十二日湖广总督张之洞奏:“窃臣奉旨筹办炼铁事宜,自开办以来,历经随时上陈,并于本年二月内详晰奏陈在案……兹谨将造成汉阳炼铁全厂及大冶铁山、矿机、运道、水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陆码头暨江夏马鞍山,大冶王三石煤井工程,仿照西法,于九月下旬照印成图,共为五十六幅,兹于图上贴说,恭呈御览。” 即为其中一种。

        这类特制的纪事照片册,一般采用较大的玻璃底版拍摄,线条清晰,影调丰富。贴册画幅多少不等,每页均有标题或文字说明。册页用黄绫边装裱,装帧富丽庄重,封面及封套上贴有题签,上书册题及进呈人的职位与姓名,而摄影者多不署名。

        《湖北汉阳钢铁厂全图》(附大冶铁矿图)和《湖北兵工厂各厂机器图》 两册,选收图片多达二百余幅,包括各厂矿机房的内景和外景以及各种机器设备等图片。也有反映雇员和职工生活状况的镜头,如“洋工程师住宅”、“司员住宅尚未竣工”、“大冶铁山分局矿工住屋”等照片。卷首有“进呈人”盛宣怀和张之洞半身像片。该照片册摄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前后,说明那时办理洋务的清政府官员已重视用摄影的方法反映中国工矿建设面貌。

        《江南制造总、分局各厂机器图》、《四川兵工厂各厂机器图》、《广东制造军械厂各厂机器图》、《北洋机器制造局各厂机器图》等照相贴册,是反映当时国内工厂各种新式机器装备的摄影集。用以向清政府汇报各地兴办洋务中军械工业建设的情况。显而易见,这几本图册是经过专门组织拍摄、编辑而成的。其中《广东制造军械厂各厂机器图》选收照片最多,分订为弹厂、枪厂、场屋全图三册。封面一角印有“羊城十八甫黎镛摄影”两行小字,是这类照相贴册中较为罕见的摄影者署名的例子。由此可知,当时广州的“黎镛”照相馆,不仅拍摄人像,也到工厂去拍现场和机器照片,并承揽各种纪事照片册的摄制。

        《仓场验米图》是光绪三十一年大臣桂春等进呈的照相贴册 1905年摄制,摺式装。全册只有八幅照片。通过“火车到京”、“分段验米”、“潮淫风飏”、“迎风销袋”、“米台呈样”、“运米备验”、“卸米入廒”、“斛收进仓”等八个互相联系的环节,巧妙地表现了清末南粮北调,征收大米入库的情况。内容连贯,画面形象生动,富有独特的纪实效果。这是我国早期专题摄影报道的一种形式。当时表现军事题材的专题摄影的照片贴册有《北洋陆军迁安马厂两镇兵操照片》和《天津、保定各学堂局所照片》,为兵部尚书长庚等进呈的反映军事操练纪事册。

        此外,其他专题的纪事照相帖册还有《光绪三十四年太湖秋操照片》、《户部造币厂全图照片》、《北京农事试验场全景》等册。这些贴册,除了作为政府的档案材料收存外,有些也充做向各国赠送的礼品。

    第二类属于各地照相馆摄制的纪事照相贴册。这类照相贴册,是一些照相馆根据社会事件和社会要求自行编辑摄制。编成后既向官方提供,也向民间出售。题材多样,不拘一格,充分体现出早期摄影图片编辑者对外界事物的敏感和职业素养。

        《京张路工摄影》,是摄于1909年的大型专题摄影集,分上下二巨册。每页裱贴12吋照片1幅。图册形象地报道了我国自行设计施工兴建的京张铁路的事迹。上册收入詹天佑等人的肖像及沿途各车站的隧道、桥梁施工和完成后情况的照片86幅;下册主要纪录京张铁路通车仪式,政府官员观礼及在南口举办庆祝茶会的情景,收入照片90幅,通观全册,具有强烈的纪实性和新闻性。为了便于大量制作,照片的标题是通过底版直接晒印在照片上。封里贴有“同生照相号,本号精究放大,时装照像铺。在上海虹口北四川路,门牌三千零五十二号”及“上海公兴印字馆制造”的印签。为编辑发行单位的版权页。

        《清西太后丧事录》是北京后门“瑞华”照相馆摄制的新闻性纪事册,内贴12吋照片26幅。内容是表现1908年慈禧出殡时紫禁城外一段的仪仗和纸人纸马等各种冥器,记录了封建时代帝后办丧事的奢华场面,集中地揭露出封建社会典章制度的冗繁和愚昧的迷信思想。这本照片册摄制和编辑,体现了早期照相馆摄影师走向社会,反映时事新闻的初步尝试。

       《西湖各景》是杭州“二我轩”照相馆摄制的风景画册。共收有西湖风景照片48幅。宣统二年(1910)送农工商部主办的“第一次南洋劝业会”展出陈列,获金牌奖。这类风光题材的照片册,多以介绍祖国名山大川,名胜古迹为主,颇受人们欢迎。《西湖各景》编成后,曾畅销于国内外。

        清末各照相馆还发行一种单页式的照相裱贴片。虽为单页,但也配套出售,每种由十个单页组成。如广州“谢耀华”照相馆和“镒昌”照相馆摄制发行的《广州将军府邸》、《广东府台衙门、巡抚部院》等,表现了地方行政机关的建筑风貌。单页贴片,灵活多用,既可配镜框悬挂,又可装入“西洋景”(拉洋片)中演示。

        第三类为工矿企业摄制的纪事照相贴册。这类纪事册是反映清末工业、交通、建设等方面情况的摄影专集。主要充作国际交往中的纪念册和礼品册。装帧讲究、华丽,文字介绍一般为中外文对照。

        照相贴册《京汉铁路》 是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和承建京汉铁路的比利时公司联合摄制,内收14吋放大照片50幅,用20吋厚卡纸裱贴装订而成。装帧极为讲究,封面选用明黄色丝锦,四角饰有金属龙饰,册脊烫双龙图案,庄重华丽,是目前国内见到的尺寸最大,份量最重的纪事照相贴册。

        《房山坡里高线铁路总公司》纪事册,采用折叠式,摊开形同长卷,由该公司自行设计摄制。内容反映1907年为了开发京西煤矿,官督商办的房山陀里高线铁路总公司的基本建设情况,发行目的为了招募商股,扩大宣传。全册共贴12吋照片26幅,文字说明为中英对照。图片有:公司大门、公司主事人员和守卫人员、坨里材料总厂、机器总工厂和存煤厂,各车站设施、高空索道等场面。《京师自来水有限公司》 是该公司总管理处于1910年编辑的开业纪念册,也采用照相贴册的形式。这组专题照片的拍摄水平较高,如图中《自来水公司街道上的水龙头》和《东直门抽水站的水塔》二幅照片,摄影师采取对比手法,将古老的城楼、牌坊和新接装的自来水龙头、水塔同时摄进画面,使人感到新兴工业给古老城市带来的生机和便利。画面深邃的意境,表明作者对照片表现形式的探索和创新。

        中国早期照相贴册的摄制工作,锻炼了摄影者的图片采访和编辑能力,读者也从中得到许多新的知识和美的享受。

 

杂志插图和摄影画刊

 

        十九世纪末,国内已出现定期出版的以画为主的刊物,内容通俗,深受读者的欢迎。当时国内还没有网目照相版,这些刊物,均采用石印,由专门的画师参照照片进行再创作,通称为“时事画”。以后,上海印刷出版单位雇用日本技师,主持照相制版。二十世纪初,上海文明书局聘用画师赵鸿雪,开始自行研究网目照相版技术。

        赵鸿雪(名印),江苏无锡人。多才多艺,聪明异常,尤精于摄影。在无锡还没有照相馆的时候,赵在当地第一个置备了照相机,到处拍摄风景、人像。由于他擅长绘画,所以他拍摄的照片,光线、构图都很讲究。后来开业的惠山“宝华”照相馆,就用赵鸿雪的摄影作品放大制成广告。 赵应聘到上海后,有感于照片不得见之于刊物,便立志研究,终于成为中国人中第一个掌握制版技术的人。

        早期杂志上的摄影图片  国内杂志上出现摄影图片是在本世纪初,其中包括一些在国外印刷的中文期刊。比较常见的有:1902年出版的《外交报》、《新民丛报》、《新小说》、《大陆报》;1903年出版的《游学译编》、《浙江潮》、《江苏》;1904年上海出版的《东方杂志》、《二十世纪大舞台》、《女子世界》、《教育世界》;1912年上海出版的《真相画报》及1915年上海出版的《上海——消遣之杂志》等。

        1907年创刊的《世界》画报,由我国留法学生组织“世界社”在巴黎编印,是当时行销国内唯一的一种摄影画。《世界》由姚蕙女士主编,吴稚晖、李石曾参予其事。画报每期采用一、二百幅照片,分栏刊用。这些照片,一部分内容介绍世界时事、科学、文化等发展近况;一部分是介绍国内时事的新闻照片。如报道1905年上海反帝爱国运动高潮中,市民烧毁英国副领士摩托车的情景,以及淮北地区大饥荒的照片等。《世界》画报宣称它是“东方第一次出版之美术画大杂刊”,是取材丰富,印刷精美的“五洲景物略,科学精华录,社会现象记,历史无双谱,艺术进化史或风俗改良志。”共发行了两期。但由于出版周期长,很多的照片失去了新闻性。“世界社”还编印了《近世界六十名人》画册和宣传画,随《世界》画报运回国内发行。其中首次向中国人民介绍了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肖像和简历。

 报纸上的新闻照片 1906年以后国内日报开始刊登时事照片。北京《京话日报》于1906329570号刊登了在“南昌教案”中被法国教士杀害的江召棠县令的遗体照片。广州出版的《国事报》于1907720发表了《粤路正式会摄影图》,820发表了《女界流血者秋瑾》等时事照片。这些照片,编发及时,新闻性较强。1905年有人在论及办报方针时指出:“图画不可不多也。外国报纸,常有插入图画,加以解说。使人一目了然,意甚善也。吾国报纸亦可仿之者……图画之刊,尚于时矣。况拒约之报,其当刊之图画最多;美人虐待华工之景状可刊也,美货之商标可刊也,各华商拒约会议所可刊也,各华商之焚弃货物真景也可刊也。其余种种关系于拒约之图画,皆可刊揭,触于目者感于心。” 这种呼声,反映了大多数人的愿望,表明新闻照片的宣传作用,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

        l905年公布的《商部拟定商标注册试办》条例中第四十二类“照片”一项,明确提出了摄影图片的审查和版权问题。早期报刊上采用照片的稿源,大体来自投稿和约稿。如1912年《民声日报》出版予告的第3条,即为“募集写真”,征集范围颇为广泛,规定“国内外景片及近时名人肖像。凡投赠本馆,经报纸揭载者有相当之报酬。”各报馆派人采访摄影事例,辛亥革命前已经出现,1906年秋公布的“练兵处订定丙午秋操随观规则”中,有关接待各报馆采访人员的条款规定:“大操时各报馆有陈请派员观操者,准每一报馆派笔记者一人,照相者一人随观。” 其时各报均无专人摄影者,届时多临时聘请照相馆的摄影师充任。

 以上事实证明,“五四”以前国内的报刊杂志,已具备了现代报刊的雏型。摄影图片,尤其是具有新闻价值的摄影图片被愈来愈多的报刊所采用。照片已成为报刊版面有机的组成部分,从而推动了摄影的发展。

 

相关文章

头条more

重点资讯more

会员动态more

要闻more

会员作品赏析